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欢迎您来到这个温馨的社区.祝愿您在这里玩得开心.您的开心.就是绣阁最大的欣慰.请您用中文注册.并盼您常来看看.谢谢!
返回列表 查看3557 | 回复83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发帖
于乐有点不耐烦地说:“我喝矿泉水不行吗?我跟你说过我要啤酒了吗?”
    妹妹嫣然一笑,说:“对不起,我们这里不卖矿泉水。”
    这句话要放在平时于乐一点都不会介意,还可能会因此与妹妹搭上讪。可那天却让他有点不高兴。妹妹红口白牙的乱说,一下子就惹恼了他。
    上面说到的那个案子,那天刚刚判下来,他的当事人,那个受贿了一百多万的胡姓银行处长,被判了十年。家属不乐意了,言谈之中有点怪罪于乐的意思,因为他们在案发前就已经主动退了赃,而于乐也是一直把他当无罪辩护的。
    于乐已经尽力了,但不管怎么样,法院的判决在法定刑以内,判决结果实属正常。当事人家属却只要结果,不听解释。他们开始质疑于乐的能力,怀疑他是怕对罪检察院的人,当着他的面就说二审一定要请个好律师,那种牛皮吹得山响又没有真本事的三脚猫只会误事。
    这已经有点涉嫌人身攻击,但于乐只能忍住,心里很窝火却没办法对他的当事人家属发脾气。
    也是活该妹妹倒霉,她碰到了于乐心情不爽的时候,更没有想到于乐是酒吧的常客,说酒吧没有矿泉水卖等于是说于乐是乡巴佬。于乐没有理睬妹妹,手一扬叫来了酒吧里的服务员。
    于乐说:“听说你们这里不卖矿泉水?”
    服务员看了妹妹一眼,说:“我们这里卖矿泉水,不过,你看这位小妹这么靓,就照顾照顾她的生意,买瓶啤酒嘛。”
    于乐说:“我讨厌自以为是的人,我今天就还真不喝啤酒,不仅我不喝,我还要这里一大半的客人都不喝,我让他们只喝矿泉水。”
    妹妹这个时候就又笑了下。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a们最近看过这个帖子收起

0791
访问时间:2016-01-26 17:19
0791
访问时间:2014-07-23 08:52
0791
访问时间:2014-06-27 18:01
xwxkqtzwi
访问时间:2014-03-22 08:55

TOP

根据当时的情况,妹妹这一次的笑风险太大,有点火上浇油的性质,好像在暗讽于乐是在吹牛皮。你管得了自己不喝啤酒,你还管得了别人吗?
    于乐还真管得了。他决定把从当事人家属那里受到的窝囊气发泄到妹妹身上。
    那天晚上,于乐来得比较早,酒吧里稀稀拉拉地才坐几个人。于乐吩咐服务员上了五箱矿泉水,总共一百多瓶,然后要她按空着的座位摆满了占位置,接着于乐打了个电话,叫来了正在跟他的律师事务所做装修的包工头,包工头来了以后又叫来了更多的民工。于乐让包工头事后给每个民工发一百块钱,说今天我请客,喝矿泉水,管饱。将近一百多个民工同时出现在酒吧里,不喝啤酒只喝矿泉水,并拿着矿泉水瓶象喝酒一样地碰杯,场面是很壮观的。
    那天晚上,并排几家酒吧,于乐他们光顾的那一家是唯一前面的马路边没有停上几辆车的,因为其他的客人一看到那样的场面都纷纷换地方了。道理很简单,大家出来是找乐子的,不是找麻烦的。
    最后酒吧经理出面了,一边点头哈腰,一边问于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乐下巴颏儿朝妹妹一扬,说你问她。经理于是问垂手而立的妹妹。妹妹说他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啤酒促销小姐是啤酒促销公司请的,不归酒吧经理管。但经理不敢得罪客人,只好压着火气看了妹妹一会儿儿,说,我还就要你说。妹妹说,我跟他说我只卖啤酒不卖矿泉水,谁知道他就这样了。
    于乐没想到妹妹还会栽赃,更加不爽了。他并不跟她争辩,只说你是这么说的吗?行,冲你这句话,咱们明天照样来。
    第二天晚上,于乐真的带着那一大帮人又来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酒吧经理让妹妹跟于乐认个错。妹妹还挺倔,眼睛横横地望着于乐就是不开口。尽管连续两个晚上没有卖几瓶啤酒,妹妹的脸上仍然挂着微笑,而且还很灿烂。她好像也跟于乐较上劲儿了。
    这让于乐觉得妹妹还有点意思。
    第二天晚上离开酒吧的时候,于乐自己做了一个决定,就是必须把妹妹给解决了,否则那算什么呢?老是带着一大帮民工到这里来喝矿泉水,不是显得太二百五了吗?老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同一件事,你就是有文化,也叫重复自己没创意。再说,那些敢开酒吧的,要么跟公安很熟,要么多少有点黑社会背景,就为了一个小姑娘的几句话把别人的生意给搅黄了,说不定真会闹出什么乱子来。还有,酒吧里的矿泉水你以为便宜呀,跟超市比同样也是要翻多少倍的,那不存心跟自己的钱包过不去吗?
    两天一过,于乐心里郁结的情绪也慢慢消了。妹妹就是说错了话做错了事,也不该受这么大的惩罚。但是,就这样灰溜溜地走掉,却又有点对不起自己,搞得自己倒像个精神病似的。
    于乐很容易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台阶,就是决定把那小姑娘弄上床去折腾一番。是的,男人是不应该欺负小姑娘的,但在床上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另当别论,那会显得自己很有英雄气概。
    第三天于乐再次去了那家酒吧,这次是一个人去的,而且使用了最俗气的套路,为妹妹带去了一支玫瑰花。于乐装出很真诚的样子向妹妹道歉,还说要把前两天造成的损失给补回来。他向她一次性地要了两打啤酒。于乐当然不会喝那么多,他乘着妹妹转身去招呼别的客人,就把啤酒倒在了地上,甚至整瓶整瓶地提拎到卫生间洒到了便池里。凌晨两点钟左右,于乐已经说话舌头都打卷了。妹妹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于乐装出来的。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那天是于乐岳母娘的生日,上午于乐带着老婆和一儿一女去拜寿。岳母娘非得留女儿外孙住一宿。吃了晚饭于乐向老婆请假,说跟几个法院的朋友约好了,准备打一个通宵的麻将,说明天再来接他们。王老师是那种贤妻良母型的女人,并不因为是龙凤胎的母亲而居功自傲,她没想到自己的老公为了干坏事不惜让他的法官朋友背黑锅,她叮嘱于乐好好干,同时注意别搞得太晚了累着了自己。
    于乐来酒吧之前就在不远的一座宾馆里开了房,他对于把那个啤酒促销小姐弄到房间里去似乎很有信心。
    客人陆陆续续地离开了,于乐却没有离开,他趴在桌子上假装睡着了。于乐对时间概念把握得很准,知道这时已经离酒吧打烊的时间相差不远。酒吧经理当然不会让于乐在他的经营场所睡大觉。事情是妹妹引起的,只能交给妹妹去处理。所以,那天凌晨三点,是妹妹把于乐搀扶着离开酒吧的。
    于乐是一步步把妹妹弄上床的,他一出酒吧就摔了一跤,到了宾馆的大堂里又摔了一跤。他用自己的行为艺术向妹妹证明,如果没有她的帮助,他可能只会睡在马路上了。于乐的表演到了房间里之后仍然在继续,他紧紧地搂着妹妹的腰,假装一个踉跄以一记顺手牵羊的动作把妹妹勾倒在了床上。
    第二天,于乐特意打电话给洪均,把他叫到了自己的作案现场。他把毛巾毯掀开,让洪均看到了在洁白的床单上的那一小摊醒目的血迹。
    于乐兴奋得在房间里手舞足蹈,他说:“洪均同学,你想得到吗?妹妹居然是个小处女,活该我今年要走财运了。”
    洪均说:“请你不要忘了另外两种可能性。第一,这可能是经血;第二,她做过处女膜修复手术。”
    于乐说:“第一种可能性就不要讨论了,你不会认为我真的那么傻吧?对于你说的第二种可能性,我也认认真真地想过,最后给出了否定的回答。我有以下几条理由:第一,她在乖乖就范之前足足做了一个小时的抵抗,凭我的经验,那种抵抗并不是做做样子,而是一种实实在在地挣扎。你不知道我在准备进去之前她浑身的那种颤抖,那个时候她肯定也有了欲望,所以那种颤抖内容很丰富,一边要抗拒我一边要抗拒自己的欲望,那是能装得出来的吗?第二,今天早晨我要给她钱,你猜怎么样?”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洪均说:“怎么啦?她不要钱?”
    于乐说;“她要了。可是,她只拿了一百块钱,说是要打的回去睡觉,那还可能是因为当时我钱包里没有零钞的缘故。你想呀,如果她的处女膜真的是修复的,不是连成本都不够吗?她又没喝酒,难道晕头了?”
    “这回是你真傻了,小姑娘厉害着哩。人家这是放长线钓大鱼,懂了吧?”
    “错,她根本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我的电话号码,也就是说,这个时候如果我一闪走人,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再找到我。”
    “这么说,你是碰到女雷锋了,做好事一不为钱二不为名?她是东北人吗?她会不会也写雷锋日记?”
    “你别开玩笑,先听我说,你知道现在为一个小处女开苞的行情吗?一万啦,我等于赚了九千九百块,你说这账是不是应该这么算?”
    “如果你再也不去找她了,也可以这么理解。但是,你会不去找她了吗?如果她料定了你还会去找她,我的傻弟弟,人家还是放长线钓大鱼哩。”
    “她年纪轻轻的会像你这么老奸巨猾?”
    “看看,你都开始为她辩护了,看你这架势,我估计你今天晚上就会去找她。”
    “你别打岔,我还真有点糊涂了,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免费的午餐?”
    “你还是先不要想什么免费的午餐吧。多想想退路,想万一要是被人家缠上了,怎么脱身。”
    “这个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派你去勾引她,然后让我捉奸在床。”
    “你损不损呀?你怎么做你的缺德事,我不管,千万别扯上我。”
    “瞧把你吓得。你放心吧,这样的好事轮不到你,也就跟你说说玩儿。再说了,你多模范呀,是我们这拨人中间硕果仅存的恐龙,我怎么会让你做出对不起虞可人的事呢?她要知道了,还不把我给宰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第三章
    (一)
    洪均不知道于乐是怎么走掉的。
    他坐在卡座上一动不动,完全忘了那边的王小薏正一边轻轻晃荡着的秋千,一边时不时地朝他张望。
    他的脑袋先是一片空白,接着嗡嗡作响,有一种要炸裂开来的感觉,他紧紧地闭上眼睛,让头使劲顶着高高竖立起来的卡座隔板的软包,似乎这样能够让自己的意识清醒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脑海里开始出现一些影像,刚开始很杂乱,到后来慢慢地异常清晰起来,还原出了于乐刚才的描述:
    作为一个身心健康的男人,隔壁房间里传过来的那种男欢女爱的声音,让于乐睡意全无、很是兴奋。他屏住呼吸,把手脚放轻,生怕打扰了隔壁的两位。刚开始他还以为是隔壁的男人在叫鸡,真想拿拳头去捶墙壁,提醒他们注意点社会公德,不要只顾自己快活影响了别人休息。没想到传到耳朵里来的那个女人的声音竟然那么熟悉,让他简直不敢相信。他希望是自己弄错了,为此,他把耳朵紧贴在自己房间这一面的墙上,直到隔壁两个人把事情办完。他接下来做的事情显然没有经过大脑,而更像是梦游——他在自己房间的门后面候着,听到隔壁门响,立即拉开门出去,特意与那女的打了个照面。
    那是一个很尴尬的场面,尽管从隔壁房间里出来的只有那女的一个人。当然,她已穿戴整齐。
    她惊诧的表情击醒了于乐,让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办了一件愚蠢透顶的事。
    “她一副想哭的样子” 于乐当时是这样跟洪均说的,“却冲我一笑,说你也在这儿呀?便快速地从我身边掠过,头也不回地直奔电梯口而去。我觉得她怪可怜的,她肯定恨死了我。我觉得这事真他妈的太太太那个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洪均想,于乐决定告诉我真相的时候,一定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他可能只想尽朋友之责而不会想到我会痛断肝肠,也没想到我会因此而颜面无存。
    实际上,二十多年以来,像很多娶了漂亮老婆的男人一样,洪均总是一边暗自得意一边精神紧张,既怕贼偷也怕贼惦记。他没想的是,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自己暗自担心的事会以这种方式发生,而且来得这么猝不及防。
    是的,于乐说的那个女的,是虞可人,是他洪均的老婆。
    洪均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呀?
    这他妈的叫叫叫叫什么事呀?
    你出轨也就算了,还偏偏让别人撞见,这就更不应该了。洪均只觉得天底下就数他倒霉,要是能把奸夫淫妇堵在床上,他还可以抽他们的耳光,用脚去踢他们,抄起椅子去砸他们,甚至拿刀去砍他们,因为做亏心事的是他们,不幸中的万幸自己还可以通过血性而为来洗刷自己的耻辱。
    现在呢?偏偏虞可人出轨先被自己最好的朋友看到,再也没有比这更倒霉的事了。什么叫屋漏偏遭连夜雨?这就是。你除了伤心还伤面子,因为这事除了让人觉得你是一个窝囊透顶的人以外,还会让别人可怜你同情你,那种滋味真他妈的不好受。
    凭着两个人的交情,洪均相信于乐不会把这件事到外面去宣扬,但那又怎么样呢?他即使不可怜你不同情你,起码发现了你和虞可人两个人婚姻关系的真相吧。更糟糕的是,在于乐发现之前,你被戴了绿帽子这件事,也许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唯一被瞒着的可能就只有你这个倒霉蛋。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我他妈的怎么会这么倒霉?
    还他妈的竞选副局长哩,你就是当了省长也他妈的是个戴绿帽子的省长,作为男人你也算是失败透顶。
    正常情况下,人们不会谈论-对结婚二十多年的夫妻是否有感情。在他们之间,感情不感情的早已被日常生活的灰尘掩盖了。真到了考量两个人是否有感情的时候,一定是两个人的关系不正常了,就像哪本保健书里说的,当你感觉到自己某个器官存在的时候,极有可能是这个器官出了问题。于乐带来的消息像-阵风、-场雨,吹开和冲刷了洪均夫妻关系上的灰尘和鸡毛蒜皮,露出了惨烈而丑陋的事实真相。
    在这之前,他还一直以为自己的家庭生活是多么美好多么让人羡慕哩。
    虞可人,你也他妈的太狠了。
    服务员朝洪均走过来,躬身问他需不需要帮助。洪均看都不看他,很烦躁地朝他直摇手,生怕服务员的出现会招惹来别人对他的关注。
    洪均硬撑着站了起来,他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
    洪均一起身,王小薏就看到了。
    她望着他那朝门口走去的背影,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怎么啦?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没礼貌的男人,一起喝咖啡却把人家女孩子晾在这儿,还招呼都不打地一个人离开?
    王小薏还是从他的背影上看出了问题,这个刚才还腰板挺直的男人,此刻却很虚弱,头耷拉着,整个身体好像站立不稳,随时会摔倒似的。
    她想,他那边一定出了什么大事。
    那会是什么事呢?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王小薏从秋千上跳下来,想上前去搀扶洪均,没想到他转眼之间就从门厅里消失了。
    服务员及时地挡住了王小薏,那神情,好像王小薏是个逃单的人。
    这倒让王小薏清醒了过来,觉得追出去不像一回事,她回到了秋千上。
    (二)
    洪均硬撑着来到了地下停车场。
    那儿灯光昏暗,进进出出的车子不时打破里面的寂静。
    他找到了自己的车子,扶着车门干呕着,却连半点酸水也没有吐出来。他打开车门,把自己的身体斜摔到座位上,接着把自己的两条脚拖进车里,很快把身体缩成一团,同时感到自己的胃一阵一阵地痉挛。
    他浑身瘫软,像虚脱了似的有气无力。
    他奇怪自己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想办法找到虞可人。
    如果他找到了她,他是该臭骂她还是劈头盖脸地把她痛扁一顿?
    结婚二十年以来,他和虞可人从来没有红过脸,更不用说吵嘴打架了。虽然两个人之间的话越来越少,但他以为那是太正常不过的事,一起共同生活了七千多个日日夜夜,谁还会整天卿卿我我、讲究那些不能当饭吃的小情小调呢?没有日久生厌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
    如果说曾经有过暗潮涌动, 那也是因为自己而起的——黄缨儿是他的第一个情人,和她的关系曾一度令他十分紧张,回到家里总是一边抢着做家务,-边暗地里对虞可人察言观色。那段时间,他的表现甚至让虞可人感到了幸福与甜蜜,他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矫枉过正了,对虞可人的体贴关心不过是因为做贼心虚罢了。
    幸亏黄缨儿跟他不在-个城市,幸亏黄缨儿乖巧得让他无可挑剔,他才得以软着陆,很平稳地度过了提心吊胆的不应期。从那时开始,他知道自己亏欠了虞可人,总是纵容着她的小性子,从来不跟她争论高低是非,在她心目中很好地保持了对她一直宠爱有加的假相。他觉得她是爱他的,对自己的婚姻是满意的,因此,他告诫自己千万不会头脑发热,做出伤害她的事。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却没想到这其实也是假相。
    他知道自己欺骗虞可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那么,她欺骗他呢?是在他之前,还是在他之后?
    洪均仔仔细细地回忆了一下跟虞可人最近一段时间相处的情况,实在找不出她跟一年前两年前甚至更久以前相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也就是说,完全有一种可能,就是远在他出轨之前,她已经在外面乱搞了,并把自己的奸情在他面掩饰得天衣无缝。
    这种假设让他郁闷透顶。
    在他的潜意识中,自己出轨倒像是一根新的支柱,让他的婚姻关系得到了某种平衡,是有利于家庭稳定和夫妻恩爱的。
    没想到自己后院早就起了火,他在欺骗虞可人的时候她也在欺骗他。
    你还暗地里得意洋洋哩,你这白痴。是的,很多人可以容忍被欺负,但很少有人能够容忍被欺骗。
    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背叛他的?她太会装了,太会表演了。
    这种问题也许永远无法求证,道理很简单,一个对配偶不忠的人,必定假话连篇,他或者她的话,根本不能作为求证的依据。
    不过,他宁愿相信那是最近的事,是因为他做了初一她才做十五的。这样,他心里会多少好受一些。
    但如果真是这样,必定有一个前提,就是虞可人发现了他与黄缨儿的事,她只是没有揭穿他,为了免得自己吃亏,她选择了以他同样的方式报复他。
    他觉得这种假设有点牵强。
    那么,如果她并没有发现他出轨的蛛丝马迹,在她那一方,可就是先行出轨了。是什么理由让她出轨的?是我有什么地方让她觉得不满,以至于非得去另外一个男人那里寻找补偿?还是那个男人实在太优秀,她未能抵御得了诱惑?或者更糟糕,她本质上就是一个水性杨花、到处找操的贱货?
    恶心,真他妈的恶心。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返回列表 查看3557 | 回复83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温馨社区:“绣阁”祝大家:工作舒心,薪水合心,被窝暖心,朋友知心,爱人同心,一切顺心,事事称心,永远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