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欢迎您来到这个温馨的社区.祝愿您在这里玩得开心.您的开心.就是绣阁最大的欣慰.请您用中文注册.并盼您常来看看.谢谢!
返回列表 查看3747 | 回复105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发帖
东方隶书举起了杯子和他碰了下,表示自己也赞同他的话。

  “要不我们打个赌看看谁先把叶深深摆平?”许浩泽建议道。

  “好,输的人以后要帮赢的人做一件事。”欧仲律的眼中闪耀着光芒。

  好多年没有玩这么无聊的游戏了,但愿这个叶深深能给他们带来一点点的乐趣。

  女人嘛,不过是无聊时候的消遣罢了,若是谁付出了真心,那就是傻瓜。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女人让他心甘情愿做那个傻瓜。

  “一言为定。”许浩泽举起酒杯跟欧仲律碰了一下。

  喝了一口酒,欧仲律问:“柏风,你呢?一直跟那个封游甄斗嘴,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夏柏风嗤笑一声,“那个风油精有点呛,我不介意跟她耍耍嘴皮子,女人还是温婉一点好。”

  听到夏柏风竟然把封游甄叫做风油精,其他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封游甄是有点呛,而且,还处处维护叶深深。”欧仲律若有所思。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封游甄以叶深深的保护者自居,如果封游甄知道他们此刻的打赌,不知道会不会为了叶深深而跟他们拼命。

  “女人的友谊。”夏柏风说道:“那个叶深深看起来像是没什么心计,或许应该说,她的心思藏得很深。”

  许浩泽赞同地点点头,“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玩那个游戏嘛。”

  “隶书,你呢?”欧仲律望着东方隶书,“那个天使,一直在看你,她应该是被你迷住了。”

  东方隶书随意地耸耸肩膀,“你知道,有女人送上门来,我一向不介意陪她们玩玩感情游戏。”

  欧仲律哈哈地笑出声来,“之前我表弟唐承谦结婚的时候,说祝我早日踢到铁板,我说那天是遥遥无期。现在看来不止是我,我们四个的那一天,都会是遥遥无期啊。来,为了我们的遥遥无期,我们来喝一杯!”

  四个男人举起了酒杯,为他们一拍即合,或许应该说是臭味相投干杯。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a们最近看过这个帖子收起

0791
访问时间:2014-07-23 08:38
0791
访问时间:2014-07-19 11:01
0791
访问时间:2014-03-08 09:35

TOP

叶深深几个人回到座位的时候,看到桌上已经放了不少的酒。

  想到那些酒是要进肚的,她就觉得胃部一阵阵的翻滚。

  “几位迷人的小姐回来了啊!”许浩泽那双漂亮的丹凤眼笑起来有些惑人。

  “久等了。”安琪儿说道,“叫了那么多酒啊。”

  “是啊,今天难得遇上了,就当作是庆祝我们几个认识吧!”许浩泽说着给她们每人都倒了一杯酒。

  欧仲律建议:“如果只是这么喝酒,一点意思都没有,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

  “你想玩什么游戏?”极少主动开口的叶深深突然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欧仲律有些不怀好意。

  欧仲律对叶深深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说道:“很简单,真心话,如果不愿意说真话的话,那就自罚三杯!”

  叶深深在心里呻吟了一下,她刚才的感觉没有错,这个欧仲律真的是不怀好意。自罚三杯?还不如直接杀了她比较快。

  “好啊,我也好久没有玩这个游戏了!”安琪儿显得兴趣正浓。

  叶深深只好默允了,坐在她对面的欧仲律一直凝视着她,她却偏开了视线,并没有和他对望。

  许浩泽将倒好的酒放在几个女生的面前,“为了庆祝我们的认识,我们先来干一杯!”

  其他人都很豪气地将那杯酒一饮而尽,只有叶深深是小小地抿了一口。

  注意到叶深深的欧仲律问:“叶小姐怎么不干杯?”

  “我酒量不好。”叶深深充满歉意地笑了笑,不是她想要搞特殊,而是她只要喝多一点点,就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看来,我们等会儿都能听到叶小姐的真心话了。”许浩泽看着叶深深,眼尾微微地往上翘着,模样有说不出的好看。

  听到这句话,叶深深觉得心里“咯噔”了一下。

  “好,那我们就开始游戏,游戏很简单,我们来转啤酒瓶,酒瓶尾部对着的人能对酒瓶头部对着的人问一个问题,如果不想回答,便自罚三杯。”夏柏风说完将一个空的啤酒瓶放在桌子上,并且很绅士,“女士优先。”

  “好,我先来!”封游甄将那个横放在桌子上的啤酒瓶转了起来。

  看着在桌子上旋转的啤酒瓶,叶深深在心里一直祈祷着,那啤酒瓶的头可千万不要向着她啊!

  可惜,上帝好像在她祷告的时候睡着了,并没有听到她的话。

  欧仲律满脸溢满了笑意,他望着叶深深,“叶小姐,看来我们两个还挺有缘的”

  叶深深没有说话,心里却想着不知道他会问出什么样的问题。

  “我不会让叶小姐为难的,问题很简单,叶小姐现在有男朋友吗?”欧仲律问道。

  其他几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似乎早就料到欧仲律会问这样没有建设性的问题。

  叶深深看了欧仲律一眼,“没有。”

  叶深深的回答似乎让欧仲律觉得很满意,他举起了酒杯,对叶深深做了个敬酒的动作,然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没有男朋友,那就好办!不过,即使她有男朋友,他也深信,她绝对会为了他而甩掉她的男朋友的,毕竟有了更好的选择,不选的人,是傻瓜,她是个聪明的人,该知道怎么选择才对。

  “既然叶小姐说了真心话,这次就由叶小姐来转瓶子吧。”许浩泽说。

  叶深深从善如流,拿起酒瓶转了起来,酒瓶停止的时候,头对着欧仲律尾对着叶深深。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叶深深笑了,将他刚刚的问题原原本本地抛回给他:“欧先生现在有女朋友吗?”

  欧仲律对着叶深深说:“没有。”

  听了欧仲律的回答,叶深深暗自腹诽,他回答就回答,干嘛还要一直对着她笑啊?

  没有错过欧仲律看叶深深的眼神,封游甄说:“真是意外,像欧仲律条件这么好的男士竟然没有女朋友!”

  欧仲律说:“像叶小姐那么漂亮的女生都还没有男朋友,我没有女朋友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沈菲菲插话:“我们家深深没有男朋友,是因为宁缺毋滥,欧先生也是吗?”

  欧仲律露出了迷人的笑容,“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换作以往,他不介意让人知道他那游戏人间的态度,但是今天他并不想在叶深深的面前透露太多。

  “仲律回答完了,那就转瓶子吧。”许浩泽继续“主持大局”。

  这一次瓶子的头对着夏柏风,尾对着封游甄。

  封游甄笑着说:“看来,我是今晚的幸运儿啊!夏先生,我的问题也不会让你为难的,请问你交过几个女朋友?”

  夏柏风挑挑眉,有些苦恼地说道:“封小姐,你的问题对我来说不算为难,但是我却给不了你一个确切的数字。”

  “原来夏先生是如此博爱的一个人。”

  “我这个人一向善良,只是不忍心看到那些倾心于我的女人失望。”夏柏风表示自己很无奈说道。

  听了夏柏风的回答,叶深深嘴角微微一撇,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几个男人肯定是那种流连花丛的花蝴蝶。

  跟他们做普通朋友还可以,若是跟这样的人谈恋爱,玩玩还好,若是认真了,最后受伤的肯定是自己,在情路上她自认为还稚嫩,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叶深深今晚的运气不太好,她又成为了被问问题的那个。

  只不过,这次问她的是许浩泽。

  许浩泽问:“叶小姐,如果,一个有才有貌的穷小子跟一个有钱人同时追你,你会选哪个?”

  想了想,叶深深回答说:“我会选我自己喜欢的那一个。”

  她觉得真正的爱情与外在的条件没有关系,爱一个人,必然会爱他的全部,就像是结婚誓词所说的那样,无论是富有还是贫穷,无论是健康或不适,都愿意和对方永远在一起,不离亦不弃。

  欧仲律不得不承认,她的反应倒是挺快的。

  没有从其中选出一个,因为无论选哪个,都会被人诟病。选有才有貌的穷小子,会让人认为是虚伪,毕竟爱情不能当饭吃这个道理被人印证了无数次;若是选了那个有钱人,则会被人认为是过于现实,甚至是拜金。

  一开始,他以为叶深深会选那个有才有貌的穷小子,那样的选择才适合她那样清纯、没有经过世俗污染的女孩。

  叶深深的回答让欧仲律再一次肯定了,这个女孩看似单纯,但她的心思比任何人都要来得深。

  酒瓶仍旧在桌子中间转着,酒瓶停住的时候,夏柏风笑了出来,说道:“叶小姐,看来上帝今天很优待我们几个人啊。我的问题很简单,如果有一个人拼命地追你,并跟你约定,要在你家楼下等你一百天,你会怎么办?”

  叶深深微微侧着头,“如果我是喜欢他的,我会在第九十九天下楼去接受他。”

  “为什么是第九十九天?”欧仲律有些不解。

  说好是等一百天的,不是吗?

  男人的等待对女人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魅力的证明。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叶深深并没有计较那是第二个问题,而是回答道:“他用九十九天来证明他的爱情,那么我必须要给他尊严,爱情并不是单方面的付出。”

  如果那个人真的打动了她,那么她必然是要做出一点点的回应的,在爱情的国度里,爱情固然重要,但是尊严也同样重要,只有彼此尊重,爱情才能长久。

  在场的人沉默了片刻,之后,夏柏风鼓起掌来,说道:“回答得真好,叶小姐真是一个有想法的女生!”

  “我们家深深当然有想法!”封游甄得意她说着,眉宇间尽是骄傲。

  不知道上帝是突然睡醒了听到叶深深的祷告还是怎么的,叶深深没有再被酒瓶的头对准过,自然也不会成为游戏的对象。

  一整个晚上下来,其他人都喝了不少的酒,只有叶深深几乎算是滴酒未沾。

  一群人道别的时候,沈菲菲的丈夫来将她接走了,夏柏风也因为和别的女人有下半场活动而先行离开。封游甄则在照顾着喝了不少酒的安琪儿。

  欧仲律抓紧机会提出了邀约:“叶小姐,我送你回家吧。”

  许浩泽瞪了欧仲律一眼,没料到他手脚竟然那么快。

  叶深深客气地说道:“不用了,谢谢。我自己回去就好。”

  “时间不早了,放任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女生自己回家,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欧仲律说道,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不会轻易放弃的。

  “我不是小孩子,知道怎么避开危险。”叶深深仍是坚持。

  “深深,我送你回家。”将喝醉了的安琪儿塞进车里之后,封游甄走了过来。

  “不用了,你送安琪回去。”叶深深有些担忧地看了车里的安琪儿一眼。

  “可是……”封游甄面露难色。

  “封小姐,你放心,我们会送叶小姐回家的。”欧仲律笑着说道。

  游甄叮嘱了声“到家给我电话”,得到叶深深的保证之后,才转身离开。

TOP

“叶小姐,如果你不想仲律送你的话,那我送你回家如何?”许浩泽讨好地问。

  “谢谢,我坐计程车就好!”叶深深仍是笑着婉拒。

  她并不是傻瓜,不是没有看出一整晚欧仲律跟许浩泽的注意力都放在她的身上。她很清楚,她和他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她一点都不想招惹这两个人,引来没必要的麻烦。

  “这么晚了,我们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家。”欧仲律并没有因为她的拒绝而退缩,看着她的眼神里有着势在必得的决心。

  这么多年来,任何一个他看上眼的女人,用尽办法,他都会弄到手的,更别说他现在跟许浩泽还有着赌约。

  所以,叶深深他一定会得到的!

  看着面前两个争相要送她回家的男人,她问:“是不是一定要让你们中的一个送我回家?”

  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叶深深走到一直没有说话的东方隶书面前,扬起一抹浅笑,“东方先生,可以麻烦你送我回家吗?”

  在场的人都以一种异样的眼光望着叶深深,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欧仲律的脸色尤为复杂。

  他一直都坚定地认为,叶深深必然会选择他,因为他与叶深深最为熟悉,哪怕他们只是见过两次面。这一整晚下来,他的表现那么明显,相信她也是有所察觉的,任何一个聪明的女人,都不应该放弃那么好的机会,只是这个叶深深,为什么会拒绝他而选择东方隶书?

  难道东方隶书的条件比他要好吗?

  莫名的,欧仲律觉得有些挫败,不过这样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厉害,她深谙“得不到的,便是最好的”这个道理。

  东方隶书倒不介意当个护花使者,说:“既然这样,叶小姐,我们走吧。”

  刚说完,东方隶书就明显感受到两道带着杀气的目光射向他。

  叶深深说了声“麻烦了”,再看着其余两个人,“很高兴认识你们,再见。”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看着叶深深和东方隶书一起离开的身影,许浩泽用肩膀碰了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欧仲律,“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车上播着轻柔的音乐,东方隶书将车窗打开,看了几眼叶深深。

  叶深深回他一记淡淡的笑容,“东方先生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东方隶书收回视线,回答:“好奇。”

  叶深深很自然地接过了话题,“好奇我为什么会选你送我回家,对吗?”

  “没错。”东方隶书点点头,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方向盘,“我能知道原因吗?”

  “因为我相信东方先生是个好人。”叶深深的模样看起来就像一只无害的小白兔。

  东方隶书没想到她竟然会用“好人”这个词语来形容他。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在叶小姐的心里,我是一个好人,看来我已经被叶小姐三振出局了,对吧?”

  叶深深没有回答东方隶书的问题,反而说:“在东方先生的心里,我又何尝不是被三振出局了呢?”

  东方隶书的神色微微一变,“被我伤了心,所以叶小姐才会选择我,看看能不能征服我,对吧?”

  嗟!女人的小心眼,稍微长得好看一点的女人想让男人都拜倒在她们的石榴裙下,以此来证明她们的魅力。

  察觉到东方隶书的不屑,叶深深解释道:“东方先生误会了,我并没有想要征服谁,也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会让所有的人都喜欢我,会选择东方先生送我回来,纯粹是因为我觉得东方先生是一个好人而已。”

  东方隶书觉得有些意外,他挑眉说:“这么说,你认为我那两个朋友不是好人?”

  叶深深没有回答,而是说:“我家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

  叶深深下了车,“东方先生,今晚谢谢你,晚安。”

  东方隶书看着叶深深的背影,嘴角挂着一抹笑容,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还没到下班时间,将公事都处理完的欧仲律提前开车回家,经过时代广场时遇到了红灯。他踩下刹车,无聊地看向一边的广场,那里有不少小孩在大人的陪同下在放风筝,突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眯起眼睛,他看清了那是叶深深。

  叶深深坐在花坛的边上,面前架着一块画板,她手里拿着画笔,不时地抬头看看前方,然后又低下头在画板上涂涂画画。

  那一刻的叶深深给他的感觉,似乎整个人都在发光。都说认真的男人是最帅的,认真的女人又何尝不是最美的呢。

  不知道她在画什么,竟然是这么认真。

  如果他能成为她目光唯一的追随,想必会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意识到心里的念头,欧仲律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在想些什么呢?天下间所有的女人不都是一个样的吗?

  他真是疯了才会想要成为叶深深目光唯一的追随,有这样奇怪的念头肯定是因为叶深深一直吊着他的胃口。

  想起和许浩泽的赌约,他顿时有一种老天也在帮他的感觉。既然碰巧遇到了她,那么他也省去了派人找她的麻烦。

  广场人有不少在散步或者下棋的老人家,唯一没有的就是像他这样西装革履的上班族。

  欧仲律走到叶深深的身后,她正在专心地画画,并没有觉察到他。他也没有出声,而是静静地看着她。

  她在画前方那两个正在对弈的白发老人。虽然他并不是很懂画,但他不得不承认,她画得很好,无论是线条还是用色,前方那两个在对弈的老人几乎是跃然纸上。

  今天的她与前两次看起来很不一样,第一次她穿着正式的礼服,脸上化着优雅的淡妆;第二次她穿着一条米白色的裙子,整个人都散发着甜美的气息。而今天,她只是穿着简单的恤衫跟牛仔裤,一头柔顺的长发也束了起来,她的装扮简单,却不失味道。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叶深深画完最后一笔呼了一口气,细细端详着自己的画作,嘴角挂着一抹满意的笑容。

  收回了心神,欧仲律出声叫道:“叶小姐。”

  叶深深被吓了一跳,她回过头来,看到欧仲律就站在她身后,她松了一口气,但是对上他的眼睛她又莫名地觉得一阵慌乱,这个人为什么用这样炙热的眼神看着她?

  为了不让他察觉出自己的慌乱,她收拾着手边的画笔,“欧先生怎么会在这里?”

  他一身笔挺的西装,看起来并不像是那种会来广场散步的人。

  “刚开车经过,碰巧看到你,所以就过来了。”察觉出叶深深对他有些防备,欧仲律觉得好笑。

  防备?还真是有趣,这又是她的手段吗?

  任何一个女人一见到他,都是随时准备着扑上来的,除了她。对他有所防备,难道是因为她的目标是东方隶书吗?

  想到那天晚上她是跟东方隶书走的,他心里就有些不痛快,他主动提出送她回家,没想到她倒好,非但不领情反而还让东方隶书送她回去,他究竟是哪一点比不上东方隶书?

  意识到自己竟然会跟东方隶书比,欧仲律在心里嗤笑,这个女人真是懂得怎么吸引他的注意力,竟然用东方隶书来刺激他,还真是高招!

  叶深深只是敷衍地“哦”了一声。

  欧仲律问:“怎么?你不想见到我?”

  “没有的事,欧先生不要误会。”叶深深笑着说道,只是那笑容仍旧带着几分疏离。

  “既然这样,难得今天那么巧,那我请叶小姐吃顿饭吧。”

  看着他不容拒绝的表情,叶深深只好点点头。

  得到叶深深的应允,欧仲律在心里暗笑,看吧!

  只要是他欧仲律想要得到的女人,没有一个是弄不到手的,这个叶深深绝对不会成为那个例外。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返回列表 查看3747 | 回复105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温馨社区:“绣阁”祝大家:工作舒心,薪水合心,被窝暖心,朋友知心,爱人同心,一切顺心,事事称心,永远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