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欢迎您来到这个温馨的社区.祝愿您在这里玩得开心.您的开心.就是绣阁最大的欣慰.请您用中文注册.并盼您常来看看.谢谢!
返回列表 查看3756 | 回复91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发帖
原来张二江在马岗片区的一栋在建违章建筑屡屡被周围群众投诉,还被媒体曝了光。这引起市领导的重视,一位主管市领导为此大为光火,并在报纸上作了批示,要求我们违章建筑整治中心严查。接了批示后,我们“违治中心”自然不敢怠慢,给张二江公司发了停工通知书,但私下里与张二江沟通,让他先停工避避风头,等过了这阵风后再建也不迟。张二江表示配合我们的工作,他叫工地的包工头先暂停工一段时间。
    可过了一段时间,正当张二江自以为风头已过,并开始复工的时候,却又有人投诉到相关部门。再这样下去,这栋违章建筑非拆不可了,这对张二江来说,不是损失多少钱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他在行内的声誉和面子问题。
    通过一番谋划后,张二江的几个利益盟友,也即是余满良、彭海博等几人决定让张二江以地皮所有人,也即是村股份公司的名义给城建局打一份报告,说该建筑是在有关禁止私房建设文件下发之前已在村股份公司备案,符合建设条件,不算违章建筑。
    现在,这个报告就是由我来起草。这帮家伙又要我昧着良心做事了,我总是被他们当枪使!
    我不好推辞,便按照彭海博的意图起草好了一份报告,彭海博把报告拷在一个U盘里,叫我到酒楼下面的一家图片冲洗社去打印了出来,然后彭海博把它交给了张二江。
    余满良刚唱完一首歌的空隙,张二江把报告递给了他。余满良草草地看了一下,然后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支粗墨的签字笔,不假思索地在报告上写下了:情况属实,请城建局研处。
    彭海博曾经告诉过我,领导的签字大有学问,如果领导用粗墨笔签字,而且有“研处”字样,所指示单位就一定要照办。如果领导用粗墨笔签字,而且签的是“酌情办理”,所指示单位便可办可不办,办与不办就看所指示单位的利益权衡了。如果领导随便拿一支别的什么笔签字,那大都是领导在应付搪塞请托之人,所指示单位一定不能办。
    看来张二江今晚这餐饭不会白请,他的那栋违章建筑肯定可以保住了。你用一餐丰盛的晚餐换来了一笔不义之财。
    签完字后,余满良又伸手揽着小陈的小蛮腰。小陈正如歌如泣地唱着《人鬼情未了》的主题歌《UNCHAINED MELODY》,张二江还是一个劲地在一旁起哄鼓掌,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彭海博躲在洗手间里接了好一会儿电话,应该是他老婆打来的。他告诉过我,最近他老婆老跟他闹,个中原因我不得而知,但彭海博常在外面眠花宿柳,夜夜笙歌,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忍受得了他这样的瞎折腾。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我老婆卓秀娴,她最近对我也颇多微词。为了未来的一亿财富,我必须忍气吞声,今晚还是早点回家为好,免得生来事端。
    于是,我起身向大家告辞。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a们最近看过这个帖子收起

0791
访问时间:2016-01-06 13:32
0791
访问时间:2014-07-23 08:59

TOP

第九章 我心恍惚
    回到家里,只见老婆卓秀娴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床头灯被她调得半明半暗,让我看得朦朦胧胧,加上她今晚可能是特意穿上件粉红色的睡衣,映得她的脸绯红绯红的。看着她,我头一次有了真实的性冲动,立马豪情万丈起来,我脱光衣服就扑到卓秀娴的身上……
    今晚我与卓秀娴非常和谐,达到了一定的境界。实际上,我压着卓秀娴的时候,一直把她当成了晚上吃饭时见到的美眉小陈。所以,效果出奇地好。
    在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只要我与卓秀娴过夫妻生活,我都这样想象着压在身下的是美眉小陈。这样一来,我总能从我老婆身上获取到特别的快感与愉悦。但老婆一直不知情,以为是她的魅力增加了或是我的态度改变了。不过,无论如何,只要她觉得幸福就行。
    最要命的是,自从在饭局上见了余满良的情妇小陈后,我竟对她心生邪念,幻想着有朝一日她成为我床上尤物。为此,我自慰的坏毛病又犯了。
    我自慰的坏毛病从我十二岁时就有了。而我老家那头公牛是引起我这毛病的罪魁祸首。
    我老家在农村,上小学的时候,我下午一放学回家就得到山上放牛。农家小孩都这样,边读书,边帮家里放牛。我家养的是头公牛,这公牛很不老实,它一到山上,如果遇到公牛就跑过去挑衅人家,用牛角尖顶人家的肚皮或头部,如果遇到母牛它就调戏人家,不管人家同意不同意就往人家的背上爬,活脱脱的一个牛中的地痞流氓。
    我十二岁的那年的一天午后,赶着牛上山后,就躲在一棵树荫下偷看从同学哪里借来的一本小说,小说里有描写男欢女爱的场面。那个时候,可能因为情窦初开,对人间情事懵懵懂懂,看着小说里关于男女之事的描写,我常会满身发烫,血脉膨胀,昏昏乎乎。就在我满脑子出现男欢女爱场面的时候,我瞥见我家的那头公牛正爬在一头母牛的背上“哈哧哈哧”地喘着粗气,那条又粗又长、血红血红的东西在母牛的背后不断抽动。我被眼前的一切感染了,在这种场景的诱示下,我的手情不自禁地伸进裤裆里搓弄起来,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随之而来,接着,一股黏糊糊的东西喷薄而出。这应该是我人生第一次的性经历。
    那时正好是黄昏,太阳已下山,一叶残阳正挂在半山腰,血红而神秘,一阵阵清风吹来,沁人心脾,远处有炊烟袅袅,大地万物正结束一天的忙碌,渐归平静。我摘几片树叶像做贼似的慌慌张张把下体擦干净,然后茫然若失地赶着公牛回家。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这次无意间的自慰让我既忐忑不安,又回味无穷。这之后,我像着了魔一样常常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寻找快感。这毛病自我到东莞给那个风尘女子“开处”后,才有所好转。后来,我与孟莉好上后,这个毛病就彻底消失了。孟莉在那方面的战斗力非常强,她每次跟我偷情,总像一个发情的野猫,弄得我筋疲力尽,缴械投降,体力和精力都严重透支。
    可最近一段时间,我与孟莉幽会越来越少了。一方面,卓秀娴总爱添油加醋地向她家人告状,说我经常在外面花天酒地,对她不管不顾。因而岳父大人好几次拐弯抹角地提醒我要对他女儿好点。岳父算是抓住了我的软肋,我与他女儿结婚就是冲着他家里财产而来的,如果真的对我实行“经济制裁”,我岂不是亏大了?岳母是个传统女人,从小就养成了逆来顺受的性格,在这个家庭的地位并不高,平时对家事很少发表意见,但她对我特别好,总是默默地为我添汤加饭夹菜,对我的疼爱溢于言表。对于善良慈悲的岳母,我实在不忍心对她造成任何伤害。
    岳父岳母倒还是好对付。而让我棘手的是我的小舅子,卓勇毛。卓家一共有三个小孩,老大卓勇皮已经移民美国,早已在那边娶妻生子,成了地道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子民。我只见过他一面,那就是我与卓秀娴结婚摆酒的时候,他特意从大洋彼岸飞了回来,情意很浓。毕竟是在美国待过,大舅子给我的感觉非常好,基本上算是文质彬彬的那一种。比起大舅子来,小舅子卓勇毛却是个凶狠异常的主。这厮在家里是老小,仗着优越的家庭条件和当村长的老爹,小学还没读完就辍学在家,整天无所事事地在村里晃荡,到处惹是生非。后来,村里要成立护村队,岳父就把他弄了进去,还利用手中权力给他封了一个护村队队长的头衔。说是护村队,实际与黑社会组织没有什么两样。这个护村队只保护本村村民,而对那些外来者说,护村队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我小舅子也就是这个“黑社会”组织的头头,人称“西丽一霸”。
    有一个这样的小舅子,我自然不敢造次,处处防着他。俗话说,惹不起,躲得起。
    这个小舅子对我也是充满着敌意,我跟他姐结婚这么久,姐夫也没见他叫一个,平时就很少跟我说话,我也懒得去理他。我在外边做些对不住他姐的事,首先要防的就是他。有这么一个弟弟给卓秀娴撑腰,她平时虽然还算温柔,但骨子里肯定对我不服气,只是暂时还未发作而已。所以,我也得防着她,免得后院起火,引火烧身,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我与孟莉近段少幽会的另一个原因是,孟莉的香港“老公”徐色鬼似乎已经发觉到她的不忠,最近对她严防死守,不让她随便到处乱跑。男人都怕戴绿帽,这比戴手铐还可怕。戴手铐是关乎人身自由的问题,而戴绿帽是关乎一个男人尊严的问题。戴了手铐还可以解开,而戴了绿帽就一辈子摘不掉了。所以,很多男人为了防止戴绿帽而宁愿去触犯法律。我的一位朋友就是这样,他娶了一个漂亮老婆,整天担心怕老婆给他戴绿帽,为此,他在华强北的赛格电子市场偷偷买了一个手机窃听器,专门窃听他老婆的通话。我曾经以一个法律专业人士的身份善意提醒过他,这可是犯法的。但朋友不以为然,说戴手铐不可怕,而万一戴绿帽就可怕了。男人有时候真贱,娶一个漂亮老婆吧,不放心,不娶一个漂亮老婆吧,又不死心。男人啊,你的名字叫纠结。
    我有时想,娶卓秀娴没有什么不好的,至少我不怕她会给我戴绿帽。像孟莉这样的女人,确实难让她的男人放心。所以,“徐色鬼”对她的防范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在孟莉身上花了不少钱财,虽说不能拥有所有权,但至少也得完完整整地拥有使用权啊。
    事实上,“徐色鬼”在孟莉这笔投资上一直都是做着亏本生意。孟莉背着他在外面偷人,而且应该不止我一个。经验告诉我,孟莉在外面还有别的男人。一次,她跟我幽会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她忙拿起电话直奔洗手间,一脸的慌张,显然不是她的“徐色鬼”打来的,她在我面前接“徐色鬼”的电话从来不用避开我。其实,她有没有别的男人我是没有资格管她的,因为我从来没有给过她任何好处和承诺。说白了,我上她可以,但管她是没有权利的。而“徐色鬼”不同,他在孟莉身上花了大把大把的金钱,到头来,却换来一顶接一顶的“绿帽子”,他当然心有不甘。所以,他发现了孟莉出轨的蛛丝马迹后,对孟莉看管越来越严了,孟莉去哪里都得向他汇报行踪,他甚至还派人跟踪孟莉。
    正处在风口浪尖上,我与孟莉的幽会自然就少了。可我不能缺少女人。所以,那天我在饭局上见到余满良的情妇小陈后,便勃发起跟她上床的幻想,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跟她大干上一场。
    未曾想,我这一梦想竟然能够成为现实。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第十章 梦想实现
    就在我日思夜想着小陈的时候,孟莉一个电话打过来,让我有了接触想念了好久的小陈的机会。
    在这之前,我跟孟莉差不多有两个多月不联系了,前段时间我打她电话老打不通,不是处在关机状态,就是“你所拨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内”。两个多月前,我跟孟莉见过一次面。那是在夏天的一个下午,她约我到位于金光华广场的星巴克喝咖啡。可这次孟莉情绪并不高,她低着头,不断地搅着杯里的咖啡,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问她发生什么了,她却欲言又止,不愿回答我的问题。
    我们两人就这样默默地喝着咖啡。
    期间,我曾经试探着说:“我们到房间里聊吧?”
    她摇了摇头,沉沉地说:“今天就算了,我还有事。”
    那天我刚好在这方面兴趣盎然,非常想要,就求她说:“有什么那么急吗?今天可以提速,十几分钟就行了,包括洗澡。”
    可能见我可怜怜兮兮的样子,她也不再坚持,默默地跟着我去酒店开了房。
    进入房间后,正当我准备大干一场之时,孟莉的电话却响了,她忙跑到洗手间里接电话。
    一会儿,孟莉接完电话出来了,一脸的不快。
    她走近我,并一脸歉意地说:“宝贝,今天真的不行,我得走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说她就捧起我的脸给了我个吻,然后扭头便走了。
    虽然我很生气,但也无奈。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就随她去吧。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闻着她残留在房间的催情香水味和淡淡的体味,我竟不能自持起来,决定自个儿解决问题,反正房都开了。人走了,钱不能浪费啊。于是,我躺到床上“自娱自乐”了起来。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自此后,我就很少跟孟莉有联系,倒不是因为那次她放我的“飞机”,而是因为自那后,每次打她电话,她要么就不接,要么就是接了,对我不冷不热,不咸不淡。我也是个明白人,知道她要抛掉我这只不再被她看好的股票了。
    人要自知之明,急流勇退,才是明智之举。
    但真要失去孟莉这个小妖精,我还是有点舍不得的。她的身体,她床上的表演,都给我留下美好记忆,真是欲罢不能。因此,她对我的突然冷落我还是很在意的。那段时间,我像一个失恋的愣头青,丢魂落魄,不思茶饭。我老婆卓秀娴看着我日渐消沉的样子,以为我在工作上遇到了什么问题,她怯生生地、心疼地对我说:“老公,干得不开心就别干了,我们不差钱。”
    我正在气头上,本来就看她不顺眼,钱又是我心头唯一的痛,我的软肋。她这时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提到钱,我就来气,便冲她吼道:“钱,钱,钱,你家里有钱关我屁事啊?你以为老子不会自己赚钱啊?”说着,我脖子向上扬了扬。其实,我不正是冲着她家里的钱才娶她为妻吗?我说这些话时心里直发虚。
    见我发火,卓秀娴像犯了错的孩子,颤颤巍巍地站到一边抹着眼泪。
    看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也心生同情。说心里话,除了长得不漂亮,卓秀娴还是个不错的老婆。她常常对我问寒嘘暖,洗衣做饭,百依百顺。这样好的老婆,到哪里找啊?
    尽管如此,我还是对卓秀娴不冷不热,横眉冷对,跟她做个爱还想着别的女人。这对于她是何等的不公平?孟莉除了有一个漂亮的外壳,又有什么呢?难道漂亮可以当面包吃么?难道一俊可以遮百丑吗?孟莉为了享受而不惜出卖身体,出卖灵魂,甘当一个可以做她父亲的人的“二奶”,难道就那么值得我留恋吗?她与夜总会那些用身体来搞创收的“小姐”又有何区别?
    想到这里,我心里舒坦多了,并逐逐淡忘了孟莉。而就在我已对她逐渐淡忘的时候,她却像幽灵般出现了。
    接到孟莉的电话时,我正在办公室里百无聊赖地翻着报纸。她声音依然娇滴滴,沁人心脾,“你在哪呢?”她问我。
    “我的天,你这电话不是从地府那边打过来的吧?” 我阴沉沉地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想咒我死,好让你的孽债一笔勾销,烟消云散啊?你放心,我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你。”看来孟莉对我还没有生分,还保持着跟我一通电话就打情骂俏的套路。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我倒真的希望你变成鬼呢,这样我们就可以上演现实版的人鬼情未了啦。”我顺着她的套路接招。
    “不是人鬼情未了,是色鬼情未了好不好?你这个色鬼,快点老实招来,这段时间你都跟谁鬼混了?”
    这话应该由我来问她才对,她倒先发制人了。我忙在电话里唱了一句《霸王别姬》:“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爱你那一种。妹妹不在,哥哥哪敢胡来呢?”
    我曾经跟她去唱K,她特别喜欢听我唱屠洪刚的《霸王别姬》,有一句“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爱你那一种”的歌词,让她感慨不已,她喃喃自语道:“人世间哪有这么纯粹、这么专一的感情啊?”
    听我在电话里这么一唱一说,孟莉也用歌词来回应我:“是吗?真让我感动。我也是妹妹找哥泪花流,不见哥哥心忧愁。”
    “你是在找哪个哥呀?”
    我这一问,竟把她给堵住了。她在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后,便说:“我们不要胡扯了,说正经事吧。”
    她说这话时,语气倒是正经得让我疑惑,我问她:“你有啥正经事?”
    “也没什么?是我一位好姐妹想认识你们城建局的官员,我想介绍你跟她认识。”
    一直以来,孟莉不知道我是城建局下属单位的编外人员,把我当成公务员看待了。其实,在政府机关编外人员与公务员的差别是很大的。编外人员就是公务员队伍的边缘人员,他们在机关里是不可以有职务的,工资也比公务员低得多。但是,因为虚荣,我很少把我这一真实身份告诉别人,尤其跟我上过床的女人,以至于许多人都把我当成了公务员,包括我岳父一家,他们都搞不清楚我的身份,以为在政府机关做事就是公务员了。
    “想认识我还不容易吗?你们几时临幸?我好恭候娘娘们。”一听孟莉要把她的好姐妹介绍给我认识,我一下子就来了劲。
    “去你的,别跟我贫嘴了。如果没什么事,就今晚吧?具体地点稍后短信通知你。”
    孟莉历来说话、办事从不拖泥带水,雷厉风行,我喜欢她这个风格。
    我说:“那好,我焦急地等着你的消息。”
    就在我说完话,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孟莉在电话那头“喂喂”地叫住我,她补充说:“不过,我可要先给你打预防针,人家可是一位漂亮MM,你可不能打人家的主意喔。”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孟莉知道我好这一口,先给我打打预防针,怕我勾引她的好姐妹。女人都是天生爱吃醋的动物。
    我忙在电话这头拍着胸脯说:“这你大可放心,我现在已练就释迦牟尼身,不吃人间烟火了,何况,我现在也加入中国足球队了,想射都射不了啦。”
    “哎哟,你几时变成公公了?那岂不是我也没指望了?”孟莉故作惋惜。
    “放心,对你我就霸王硬上弓,不能上也要上啊。”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去你的,不跟你这个臭流氓扯了。”说着,她“啪”地把电话挂了。
    想着马上能见到孟莉传说中的漂亮好姐妹,我竟心情大好起来。
    不多久,孟莉就给我发来短信,见面地点定在彭年广场五十楼的旋转自助餐厅。
    这正合我意。我对彭年广场一向好感,因为它的老板余彭年老先生是个慈善人士。这个中国最慷慨的慈善家把彭年广场的所有盈利全部捐给慈善机构,广济天下寒士,实在令人敬佩。
    人有钱真好,一则可以享受,二则可以做善事,让人歌功颂德,名利兼收。
    虽然我没像彭老先生那样富得可以攫富济贫,但也有足够的能力常到这里的自助餐厅里来消费,一则可以饱尝美食,二则可以献献爱心,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之呢?
    我一到下班时间就开车往彭年广场赶。
    这个钟点正是深州下班高峰期,深州所有道路习惯性堵车。现在深州的车越来越多了。据车管部门统计,最近几年,深州平均每天有400多辆新车挂牌下地,而且有每日俱增的趋势。有人这样推断,照这样发展下去,不出十年,如果深州人都把车开出来的话,足可以把深州的主干道排满。这不足奇怪,深州地势呈狭长形,南北长,东西短,纵向只有深南大道、北环大道和滨海大道共三条主干道,这就大大地限制了交通的微循环,使深州的交通交而不通。这也是为什么深州越来越堵车的主要原因之一。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为此,有人建议大家放弃开私家车而改乘公交车。但是,这显然不现实。因为深州公交车的拥挤也是出了名的。有个段子这样说,一个北京人和一个深州人在喝酒聊天。北京人说:“北京的公交车真挤,前不久把一个怀孕的给挤流产了。”深州人听了后不屑地说:“丢,这算什么?上周有个女的在深州公交车上给挤怀孕了呢。”
    深州公交车不但挤,而且小偷特多。那些蟊贼小偷把公交车当成了他们的办公室,他们在“办公室”里忙碌劳作,摸包割袋,探囊取物,大发其财。所以,在深州坐公交车,男的得捂着口袋,女的得抱着包和捂着胸。否则,你要么就失财,要么就失身。
    我左拐右挤,见缝插针一路上,孟莉的电话像催魂一样催个不停,说如果我再不来,她们可就买单走人了,让我不但吃不到美食,也见不到美女。
    说真实话,今天我对美食不是十分兴趣,倒是对那个尚未谋面的美女一直耿耿于怀,心里想着她究竟是何方神姑,为什么要认识城建局的人呢?
    在迎宾小姐的引导下,我换乘了三次电梯才上到了彭年广场五十楼的旋转自助餐厅。
    孟莉见我进来,忙站起来向我招手示意。
    我走了过去,眼前的一切着实让我吓了一跳,原来孟莉所说的漂亮好姐妹,竟是我日思夜想、一直念着的余满良的情妇小陈!我一下子就呆在原地,嘴张成了大写英文字母“O”型,差点就发出“嗷”音来。
    “原来是你呀。”小陈也认出了我,主动走过来与我握手。
    “真是太巧了!”我不禁感叹道。同时打量了一下她,她今天扮相十分清纯,马尾辫,T恤衫加紧身牛仔裙和一双阿迪达斯运动鞋,略施粉黛的脸,显得恬静素雅,楚楚可人。
    “怎么?你们以前认识?”孟莉疑惑地看看我,又看看小陈。
    “是的,我们还一起吃过饭呢。”小陈抢先回答。
    我怕孟莉误会,忙补充道:“是好几个人一起吃饭。”
    “我又不是说就你们两人,你那么紧张干吗?我师姐才不会单独跟你这样的‘咸湿佬’(广东话,猥琐之意)吃饭呢,你说是吧?师姐。”孟莉话中带刺,我知道她的醋意又发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小陈笑了笑,不置可否。
    我对孟莉称小陈为“师姐”颇感兴趣,打趣道:“你们是哪个门派的师姐妹,是峨嵋派?还是芙蓉姐姐派?”
    “别一点正经都没有,还不赶快去拿吃的,好填饱你这狗肚,免得到处乱吠。”孟莉似怒又嗔。
    小陈在一旁看着偷笑。
    我肚子正闹革命,先填饱肚子才是正经。于是,起身去取吃的。自助餐就这点好,随时想吃就吃,想吃什么就拿什么,无拘无束真好。
    这里的三文鱼刺身做得不错,十分新鲜,厚薄适中,口感极佳。我每次来这里都要吃上七八碟,搞得切刺生的师傅都认识我了。此外,这里生蚝、冻蟹、鱼翅等都是我特爱吃的。
    我先拿两碟三文鱼刺身回到座位狼吞虎咽起来。看着我巴咂巴咂地吃着,可能觉得我食相极不雅,孟莉又开始给我挑刺儿:“你看你这食相,别人还以为你是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犯人呢,一点风度都没有。”
    “没办法,看到美女我就胃口大开,秀色可餐嘛。”说到这里,我故意夹一块三文鱼往口里塞。由于芥末蘸得过重,呛得我泪涕齐流。小陈忙递给我一张餐巾纸,我说:“谢谢美女!”
    孟莉在旁看得醋意骤起,忙拉起小陈的手,说:“我们去拿东西吃,免得看着他恶心。”
    于是,两位美女施施然地欠身出去。
    望着小陈妙曼的身材,翘起的屁股,我一边嚼着三文鱼一边心中暗叹:如此绝色美女怎肯委身一个皮干骨枯的老男人?余满良又是如何拿下如此慑人魂魂的美女呢?
    想到这里,我又猛地往口里塞一块三文鱼,边嚼边想着小陈,竟忘了芥末的冲。
    坐在深州市中心的制高点彭年广场,透过立体落地玻璃窗望着脚下的都市夜幕,深州的浮华尽收眼底。近处是已经老态龙钟的国贸大厦,这个曾经令深州人骄傲的地标,已被后起之秀的地王大厦和赛格广场所取代,迟尽暮年,尽显疲态。远处是各类披金戴银、灯火辉煌的石头森林,灯光闪烁,霓虹深处幻如仙境,衬托出深州的无比繁华与荣光。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返回列表 查看3756 | 回复91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温馨社区:“绣阁”祝大家:工作舒心,薪水合心,被窝暖心,朋友知心,爱人同心,一切顺心,事事称心,永远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