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欢迎您来到这个温馨的社区.祝愿您在这里玩得开心.您的开心.就是绣阁最大的欣慰.请您用中文注册.并盼您常来看看.谢谢!
返回列表 查看4895 | 回复199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发帖
未晞发觉,这个男人总是可以把她逼到绝路上。没有选择之下,她只有拿起电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阮先生,你找我?”
    “未晞,我们需要谈一谈。”他的声音好像冬天的风,又清又冷。
    “阮先生,我想……”未晞迟疑了一下,“我们应该已经谈过了。”
    “所以,这就是你的决定?”他的语气听起来非常不悦。
    “是。”
    他又在笑,仿佛漫不经心,可是未晞知道,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我的小未晞,你不该这样。”
    未晞的心一下吊到嗓子眼,她刚想说什么,只听咔嚓一声,一阵忙音,他干脆挂断了电话。
    “他说什么?”如非问道。
    “他说……”未晞好像还没回过神来,“我不该这样。”
    如非皱了皱眉,“什么意思?威胁?还是请求?”
    未晞将手机还给她,苦笑了一下,“声音像请求,语气……更像威胁。”
    “靠!”如非一下站了起来,摩拳擦掌,“就当是威胁吧,那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或者,有什么是他害怕的?人家就要杀上门来了,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
    未晞绝望地摇了摇头,“据我所知,没有。”
    如非近似悲悯地看着她,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那我现在能为你做些什么?”
    未晞只觉得头疼得像针扎一样,她一下栽倒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替我收尸吧……”
    如非一把拉起她,“未晞,我说过,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这不好笑。”
    未晞望着如非担忧的眼神,叹了口气,抵着她的额头,严肃地说:“我没开玩笑。如非,你要有心理准备。我是在陆家长大的,所以有预感。马上就要有大事发生,它的猛烈程度或许不亚于一场狂风暴雨。无论是阮劭南,还是陆家那些人,他们才不管我是不是无辜,是不是根本无心参战。只要有需要,他们任何一方都会拿我垫背,根本不会犹豫。”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a们最近看过这个帖子收起

TOP

第九章 狭路相逢]
我不是劭南,没那么好的风度。记着,下次别把厌恶那么明显地摆在脸上。这样的女人,让人倒尽胃口。
    不管是不是玩笑,从那天晚上开始,如非就紧张得好像一根拉紧的琴弦,时刻处于断裂的边缘。未晞倒是跟往常一样上课,上班,有时间就跟大家一起消夜,一张脸看不出任何波澜。
    可是如非知道,未晞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她在害怕,一种古怪的害怕。这种害怕不是表现在脸上,不能诉诸语言,甚至无法宣泄,而是刻在了她的骨血里,与她严丝合缝,如影随形。
    可怕的是,她根本无力挣扎。因为她生命中的某一部分,已经打上了那个男人的烙印。或者说,是那个男人用一种近乎狡猾的手段,在一张白纸上画下了属于自己的痕迹。
    这让如非感觉到残忍,这是一种看不见的暴力,击打的是你的神经,会让你流出看不见的鲜血,却又呼救无力。
    相反,阮劭南似乎过得春风得意,向来低调的人一反常态频繁见报,身边总是伴着不同的美人,环肥燕瘦,花红柳绿。他也一直没有找过未晞,仿佛他们又回到原来的样子,成为不同世界的陌生人。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像一场猝不及防的噩梦,消失在黑夜的尽头。
    所有的风暴似乎瞬间息止,仿佛一下子,未晞就被他遗忘在街头巷尾的人潮中。
    如非曾经想过,如果这就是那个男人报复的方式。她实在不知道,他究竟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未晞对他的绯闻未置可否,没看到她失望,也没看出她庆幸。只是有时,她会对着电视上的他若有所思,仿佛遗失了什么。
    看到这样的未晞,如非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为她高兴,还是难过。
    她知道那个男人对未晞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她整个的童年、少年,乃至整个人生最美好,也是最绝望的憧憬。
    “绝色倾城”倒是如往昔一样声色糜烂。生死离别,婚丧嫁娶,那都是外面的事。任凭外面的世界如何改变,这里依旧歌舞升平。
    阮劭南没再光顾过这里,他本来就很少到这种地方消遣。凌落川依旧是常客,只是没再要如非陪酒。可是,负责给VIP包厢送酒水的未晞,却不可避免地要与此人狭路相逢。
    他从来就不是绅士,更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个人似乎永远生活在道德规则之外,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从不遮掩晦意。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看着未晞的时候,总是那么放肆无礼。不过一直以来,或许是碍着阮劭南的情面,他倒也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可是现在……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未晞半跪在地毯上,将香槟从冰桶中拿出,用开瓶器熟稔地打开,然后倒进杯子。凌落川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包厢很热闹,几个小姐和与凌落川带来的客人在唱KTV。有几个人喝高了,唱得荒腔走板的。
    这种噪音早就习惯了,听多了也不觉得难听,不过这本事还真不是一天能练出来的。
    “喂,这首唱腻了,换首歌吧。”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这里都是电脑点歌,小姐都会做。未晞忙着给每人的酒杯加冰块,等她抬头的时候,音乐还在放着,人却已经走光了。
    只除了一个人。
    这种情况摆明了是清场,未晞有些紧张,下意识地看了看包厢的门口。
    凌落川却笑了,懒懒地靠在沙发上瞧着她,“你怕什么?我又不吃人。”
    他凌落川是不吃人,可是做出的事比吃人还恐怖。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未晞至今心有余悸。
    凌落川见未晞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嘴角的笑意更明显,“你别这么紧张,我没叫他们这么做。不过是大家看到我一直盯着你看,就自作主张做了一些事。放心吧,你是劭南的女人,我跟他既是哥们儿,又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他的女人我不会动。”
    忽然听到阮劭南的名字,未晞有些恍然的痛楚,她抬起头看着凌落川,没什么表情,“凌先生,酒已经倒好了。如果您没事,我就出去了。”
    “等一下!”凌落川一把拉住她,毫不控制力道,未晞跌坐在沙发上。
    “你干什么?”未晞有些紧张地看着眼前这张阴晴不定的脸。
    “别这么急着走,有话跟你说……”他忽然贴在她耳边,好像真想跟她说什么。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他的嘴唇若有若无地滑过她的耳垂,温热的气息吹在她脖子上。于是,那一夜狂乱的记忆,一下子被他毫无防备地勾了出来。
    未晞下意识地别过脸,耳根霎时红了一片。
    凌落川顿了一下,一把扳住她的下巴,锋利的眼神好像手术刀,盯着她看了半晌,了然一笑,“你跟上次不一样了,呵……真没想到,劭南在女人方面向来谨慎,这次的动作还真是快。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么快……就被他打入冷宫了?”
    这个男人今天是专程来看她笑话的吗?那他未免有点无聊了。
    未晞有些嫌恶地推开他的手,哪知这个人偏偏有些恶趣味,别人越不喜欢,他越想捉弄。
    他的手稍一用力,未晞的头颈就被他扣在沙发的靠背上,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未晞不敢妄动。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男人微微一笑,仿佛很满意,咬了一下她的下巴,“其实我是想告诉你,我真是挺喜欢你的。你一天是他的女人,我就一天不动你。可是,如果你们现在分道扬镳了,那不如考虑一下我。你看,他有的我都有,他能给你的我也能给。而且,他那个人每天只想着赚钱,多没情趣。我对女人一向没什么耐性,不过,对你例外。或许……”他用大拇指摩挲着未晞的嘴唇,兴致勃勃地说,“我们可以先谈个小恋爱,培养一下感情?”
    未晞发现自己对这个无聊又霸道的公子哥,已经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
    “凌少,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现在的状况,就请你高抬贵手,不要拿我这个弃妇寻开心了。而且……”未晞笑了笑,“我虽然见识少,可是‘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我还懂。”
    凌落川诧异地看了她片刻,接着就笑起来,眉眼全都舒展开,很开怀的样子。
    未晞的下巴被他用大拇指顶着,脖子还在他手里,她只能被迫仰视着他,心里七上八下。这人跟阮劭南一样,高兴也笑,不高兴也笑,全是一副侯门深似海的面孔,让人拿捏不透。
    结果下一秒,他就扯着她的头发冷笑,“伶牙俐齿,当心,我早晚拔光你的牙。”
    未晞疼得头皮发麻,她很想知道,在她被这个魔王整死之前,有没有人来救救她?
    “我不是劭南,没那么好的风度。记着,下次别把厌恶那么明显地摆在脸上。这样的女人,让人倒尽胃口。”然后出其不意地,他竟然张开雪白的牙齿咬她的嘴唇,惩罚似的,咬完一边,又换了一边。
    他一定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未晞一边挣扎一边在心里骂他,可是怎么也拼不过他的力气。而这个男人似乎越玩越上瘾,手已经探进她的衣领里,顺势大力一拉,露出文胸的肩带。他低头一笑,用牙齿饶有兴趣地将它咬到一边,吻在她白玉般的肌肤上,很用力,恶意地留下一串串红紫的印记。
    “凌落川,你放手!”未晞彻底被他逼急了,大声喝止他,连害怕都顾不上了。
    就在这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刺耳的铃声,是防火警报!无数只脚在外面跑来跑去,“绝色”立刻沸反盈天,乱成了一锅粥。
    “凌少……”保镖在外面敲了一下门。
    凌落川这才放手,满意地看着未晞双目氤氲、又惊又怕的样子,安慰似的亲了亲她的额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还没忘帮未晞拉了拉被他弄乱的衣领,这才心满意足地走出去。
    未晞在沙发上呆滞了一秒,重重舒了一口气,忽然想到这是火警。夜总会里都是易燃易爆品,真要着起火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她赶紧跑出了包厢,可走廊上只有乱得像蚂蚁一样的人,没有闻到烟火的味道。
    然后,就听到魏成豹在不远的地方暴跳如雷,“妈的!是谁闲着没事乱拉警报。”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第十章 你以为我怀孕了
占有她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要她眼睁睁地看着。是他狡猾而冰冷地要她记住这一切,所以她就一辈子都忘不了。
    “特别新闻报道,泰煌集团主席的长子陆泽晞,因涉嫌迷奸一名未成年少女,昨天夜里已被公安机关逮捕。被害少女由于被迫服食大量违禁药品,至今仍处在昏迷中,根据医院透露,病情相当危险。此案虽在进一步审理中,可是陆泽晞身为集团高层,他此次涉案,将给泰煌集团带来相当不利的影响。有股评专家认为,今天泰煌股价将会大跌。这无疑令正被易天追击的泰煌雪上加霜……”
    早间新闻报道这段消息的时候,未晞跟如非正在楼下的小吃店吃早餐。
    如非先是一怔,接着摇了摇头,对身边的未晞说:“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现世报。你大哥也算罪有应得,只是那女孩可怜了,不知道能不能救得活?”
    “救不活了……”未晞喝了一口豆浆,低声说。
    未晞的笃定让如非有些惊讶,“为什么?”
    “这个世界没有现世报,只有预设的陷阱。迷奸,顶多三到七年。可是如果因此导致对方死亡,那就是重罪。布局的人不是想教训他,而是想整死他。这个女孩如果救得活,这个陷阱还有什么意义?”
    如非忽然明白了什么,问道:“阮劭南,你怀疑他?”
    未晞摇了摇头,“不是怀疑,我几乎可以确定。陆泽晞的确是个畜生,可他不是白痴。他有手段,有头脑,小时候就可以把别人整得死去活来,自己滴水不漏。长大了,应该更高杆了,怎么会被人抓了现形?就算他一时大意,可陆家呼风唤雨这么多年,人脉甚广,又怎么会让消息这么快流出去?”
    如非哼笑一声,“阮劭南,你大哥那样的人也能栽在他手上,他可真是有手腕。”
    “或许,出手的不止他一个。”
    如非想了三秒,脱口而出,“凌落川?”
    未晞点点头,“他们是合作伙伴,就是利益共同体。现在,泰煌股价大跌,陆家名誉扫地,他们恐怕正在家里开香槟庆祝呢。”
    如非摇了摇头,“这两个人,真是……可他们也未免太狠了,那个小女孩才多大?她不是白白做了炮灰?”
    “商场,就是一个没有硝烟的修罗场,尸骸遍野,处处陷阱。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未晞转过脸,看着远处高耸入云的易天大厦,“你看,那些金碧辉煌的高楼大厦,外表光鲜亮丽,其实,都是建立在累累白骨之上。”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如非简直不可置信,长叹一声,“老天,我真的无法想象,这究竟是些什么样的人?”
    未晞笑了一下,正色道:“是你我,绝对招惹不起的人。”
    说到这里,她忽然感到腹部一阵绞痛。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如非发觉她不对劲,担心地问,“早上就看到你在厕所待了大半天,没事吧?”
    “没事……”未晞脸色发白,虚汗都冒了出来,“早上就有点恶心,可能是吃错东西了。”
    “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未晞摆了摆手,“不用,我上午有课,下课之后如果还不舒服,我自己会去。放心,我能坚持。”
    今天的课似乎特别的漫长,未晞还是觉得很不舒服,一直熬到下课。她收拾好东西,背着画板要离开的时候,周晓凡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未晞,系主任要你去一下。”
    “什么事?”
    “我猜可能是关于你奖学金的事,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未晞从主任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还是一阵阵的眩晕,或许,她真的需要去看看医生。快到门口的时候,她还在盘算,坐哪路公共汽车去医院又快又省钱。
    “未晞!”有人在叫她。
    未晞回头一看,阳光下,一身珠光宝气的美女正站在一辆玛莎拉蒂旁,向她招手。
    未晞自嘲地笑了笑,想她二十一年的人生是何等的清冷平静,忽然之间,竟然变得如此忙碌拥挤。各路人马轮番出现,你方唱罢我登场,真是好不热闹。
    “好久不见,我们能谈谈吗?”
    她可以说不吗?
    谈话的地点是一家露天咖啡屋,未晞看着眼前这个一身名牌、闪闪发亮的女人,毋庸置疑,她还是这么漂亮。
    “未晞,姐姐有多久没见过你了?你过得好吗?”美人笑不露齿,仪态万千。
    未晞点点头,“我很好。”
    “最近有去祭拜你妈妈吗?”
    “昨天刚去过。”未晞喝了一口咖啡,很苦。
    美人有些惊讶,“这么说,你已经知道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是,我知道。她的骨灰不见了,墓园的管理人员跟我说了。我已经委托他们报警,还在等结果。”未晞放下杯子,看着她,“你今天来,不是找我嘘寒问暖的。我还有事,直接进入正题吧。”
    “呵,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那我也不多废话了。大哥的事你应该听说了,我们知道阮劭南找过你,也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陆家现在需要你的帮助,当然,父亲说了,不会让你白做。我想我说得够清楚了吧?”
    未晞点点头,“是很清楚。可我还是不明白,你找我做什么?”
    美人嘴角沉了沉,有些不高兴了,“你在耍我,是不是?阮劭南这样整大哥,他根本就是在替你报仇。陆家现在只要你在他耳边帮大哥说句话,叫他不要太过分,而且事成后也不会亏待你,这你也不肯?”
    未晞忍不住笑了,“原来你们以为陆泽晞的牢狱之灾是我吹了枕边风?这未免太抬举我了。我何德何能,能左右阮劭南的想法?难道你们忘了,我也姓陆。理论上来说,我也是他的仇人。”
    “未晞,你跟我们不一样。阮劭南以前就最疼你了,你说一句,抵得过别人十句。就算这件事不是你唆使的,可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啊!”美人忽然握着未晞的手,仿佛要黯然垂泪,“就当帮帮姐姐吧,未晞,我们毕竟是一家人。”
    “一家人?”未晞觉得有些可笑,“当年,那两个畜生把我拖进地下室……”她停了停,直直地看着这个所谓的姐姐,“扒光我的衣服,作践我的时候,姐姐,是谁站在旁边幸灾乐祸,见死不救?”
    这如同当面被人打了个耳光,美人立刻涨红了脸,堪堪一笑,“未晞,当时是我一时糊涂。可那时候大家都小,都不懂事。再说大哥、二哥不过跟你开个玩笑,你最后也没怎么样,是不是?”
    “玩笑?”未晞笑了一下,“也对,对你们这些从小锦衣玉食、颐指气使的人来说,伤害别人就像喝凉水那么简单。何况,我们还不是一个妈妈生的。”
    未晞收回手,从背包里一边掏钱包,一边说:“我绝对相信,你们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否则不会跑来求我。不过,你们真的是找错人了。对于你们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但是爱莫能助。不过,有一点我可以保证……”
    未晞看着她的眼睛微笑,“就是阮劭南,他也很爱开玩笑。他还很喜欢玩游戏,陆家现在对他来说,就是个趣味横生的游乐场,充满致命的诱惑力。在他彻底毁掉陆家前,你们,就是供他消遣的小玩意。但是,等他玩完之后,你们绝对不会没事。他会让你们身败名裂,一文不名!因为,这是陆家欠他的。”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未晞把话说完,将一杯咖啡的钱放在桌子上,拿起背包起身离开。她自己还有一堆麻烦没有解决,根本无暇顾及对面的美人是否已经一脸铁青。
    “陆未晞,别这么幸灾乐祸,你以为你能独善其身?别忘了,你也姓陆。等他整死我们,最后一个就轮到你。我就等着看,你有什么好下场!”
    未晞停住脚步,回头看着那张因为绝望而愤怒的脸,没有气愤,只有平静。因为她知道这个女人正在经历的那种根深蒂固、如影随形的恐惧,就像她之前经历过,并且现在正在经历的一样。
    “我从来没想过,我可以独善其身。但是,你们现在会怕成这样,还真让我惊讶。还记得小时候,你们几个把我关进那间不见天日的地下室时,说过什么吗?你们说,这叫关门打狗。那你们现在像什么?瓮中之鳖?你们作恶多端的时候,没想过什么叫天理循环吗?”
    未晞没再看她,不过,听声音也知道,她美丽的姐姐,正在她身后绝望地痛哭,恐惧已经让她顾不上体面和尊严。
    原来,仅仅是恐惧而已,就可以让人沦落到如斯地步。
    未晞知道,自己并没有幸灾乐祸,因为,她自己也处在灾祸之中。
    行差踏错,万劫不复!
    “未晞,就算你不帮我们,就算我跟大哥、二哥、父亲,我们所有人都罪该万死,那我们的小妹幼晞呢?你也不管了吗?”
    未晞的后背僵了僵,可她没有回头,径直走了。
    下腹还是绞痛得厉害,医院……
    未晞来不及等公共汽车了,她招手打了辆出租车。坐上车的时候,看到倒车镜中的自己,脸色白得像雪。
    未晞从妇产科出来的时候,给如非打了个电话,想问问她,一会儿能不能来接她。可是电话占线,她只有坐在休息区等着。
    碰巧休息区的电视正在直播本年度最杰出银行家的颁奖典礼,这是业内的最高荣誉,获奖的往往都是在金融界领军的风云人物。
    未晞还在想,今年是谁摘得桂冠。结果,电视上一个熟悉的身影,伴着雷鸣般的掌声和闪亮的镁光灯,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未晞有些恍惚,定定地看着电视。所有的声音忽然变得那么遥远,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
    她一个人坐在人来人往的医院里,却如同置身一座荒凉的孤岛上。四周的一切瞬间黯淡,唯有他,笑容清浅,朗眉星目,还是一贯的寡淡,就连微笑都只是略略挑起唇角,高贵得如同帝王,有种可以掌控一切的感觉。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她已经不太记得,自己最后一次看到他的样子。那个疲惫而疼痛的早晨,她醒的时候,他还在沉沉睡着,呼吸在她耳边,那么远,又那么近……
    可是,她还记得他的手指,他嘴唇温情的线条,他狂乱的气息,他灼热的力度。关于那一夜所有的酸楚隐秘,她竟然记得如此清晰。她不可能忘记,也无法忘记。
    整个夜晚,只要她试图逃避,他就强迫她看着他的眼睛。占有她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要她眼睁睁地看着。是他狡猾而冰冷地要她记住这一切,所以她就一辈子都忘不了。
    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未晞像被暴雨击打过的梨花,慢慢地萎缩,最后整个人蜷在一起。
    就在这时候,颁奖典礼突然出现了骚动。
    只见,阮劭南正在台上发表获奖感言,汪东阳忽然走上来,俯在他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谁知,他听完后脸色大变。对着麦克匆忙说了句“对不起”,一句解释都没有,就带着汪东阳匆匆离开了。
    全场一片哗然!
    这可是电视直播,成千上万的观众看着,而他就这样走了?一句交代都没有?
    现场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主持人站在台上不知所措。就连坐在医院里的未晞,都被这急转急下的局势吓得连疼都忘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主持人不愧训练有素,很快恢复状态,几句漂亮话打了个圆场,继续进行下面的活动。但是很明显,会场的气氛已经不如之前活跃,记者和嘉宾议论纷纷,甚至有很多媒体已经离席了。
    未晞看得一头雾水,只觉得这事诡异到了极点,他从来就不是这么没有分寸的人,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
    正想着,医院大厅却又涌起一阵骚动。很多人聚在大厅门口,似乎在看什么。然后,就听一个小护士低声惊呼,“阮劭南!”
    开玩笑吧?
    未晞震惊地回头,瞪圆眼睛看了看眼前的男人,又看了看电视。简直不敢相信,刚刚还在电视里的人,怎么像阵风似的,一下子就跳到她身边来了。
    阮劭南一把抓住未晞的手,看得出他赶得非常急,额头还有汗珠,表情十分焦躁,“未晞,听我说,你不能这么做。”
    未晞只顾呆呆地看着他,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男人以为她是漠视,语气变得更加严厉,“就算大人犯了错,可孩子是无辜的!”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孩子?”未晞这时才恍然大悟,“你以为我怀孕了?”
    男人非常疑惑,“我以为你来打胎……不是吗?”
    未晞看着他,简直哭笑不得,“阮先生,看妇科不一定是为了打胎,也可能是别的。”
    “别的?”阮劭南一头雾水。
    未晞晃了晃手里的药,“比如,痛经……”
    阮劭南这才明白过来,重重舒了一口气,之后扑哧一声,看着未晞笑了,大约是自己也觉得今天这事儿实在太乌龙了。
    未晞真的看傻了,从相识到现在,她见过的他都好像活的标本,完美得无懈可击。从没见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变幻这么多的表情。
    “阮先生……”他的助理汪东阳跟了上来,提醒他,“有记者跟过来了,我们从后门走吧。”
    阮劭南没有动,只是紧紧攥着未晞的胳膊,仿佛在思考什么。
    未晞忽然明白了他的意图,她抓着他的手,近似哀求地看着他,“不行……”
    可是,这个男人仿佛已经打定了主意,连动都不动,只是箍着未晞的手变得更加有力,好像怕她跑了似的。
    未晞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最后,还是汪东阳懂得转圜,“阮先生,你如果想公布和陆小姐的关系,可以换个时机。这种地方,这样的情形,记者一定会乱写。况且,陆小姐还是个学生,恐怕对她不好……”
    阮劭南又看了看未晞,这才松口,“那走吧。”
    坐进车里之后,未晞才算松了一口气。可能是紧张的关系,苍白的脸色竟然有了一点红润。
    阮劭南看她一副放松的表情,不由得冷笑,“这么开心吗?不用跟我在媒体面前纠缠不清,就让你这么开心?”
    未晞被他说得一愣,低声分辩,“我不是这个意思……”
    可是阮劭南似乎无心听她解释,把脸转向了一边,留给她一个冷硬的侧影。
    未晞默默叹了口气,这男人的心真是让人捉摸不透,不过一分钟,他就变脸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返回列表 查看4895 | 回复199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温馨社区:“绣阁”祝大家:工作舒心,薪水合心,被窝暖心,朋友知心,爱人同心,一切顺心,事事称心,永远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