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欢迎您来到这个温馨的社区.祝愿您在这里玩得开心.您的开心.就是绣阁最大的欣慰.请您用中文注册.并盼您常来看看.谢谢!
返回列表 查看3983 | 回复124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发帖

欲望传奇【完】

本文来自: 缘定绣阁 作者: 0791 日期: 2013-11-20 16:33 阅读: 3984打印 收藏
作者: 果红     出版社:凤凰出版社
第一部分
第一章 父亲冤死
    1
    江鸥读大四那年,江家遭遇了一场大灾难——她的父亲江波冤死了!
    江波是S市下辖县豫州重点高中主管财务的副校长。当时,豫州重点高中经济贫困的学生,可以把自家种的粮食驮到学校后勤部,过秤后,以一斤小麦换一斤饭票,在学校食堂买饭吃。在粮价比较低迷的那段时间,这个政策自然深受穷学生们欢迎。但是,不久学生们便开始有意见了。阎皮是学生食堂的负责人,同时负责称学生的小麦,每一斤粮食在他操作的磅上过秤时,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减少三两!原来,阎皮在秤砣里暗藏了机关。学生们把这件事情反映给了江波。
    那时,阎皮贪污学生的钱粮已达3万斤,当时粮价低迷,每斤大约是5角,阎皮贪污学生的粮食折合成人民币大约是15000元。
    江波接到学生举报后,调查属实,责令阎皮改正错误,把贪污学生的粮款退还给他们!阎皮不思悔改不说,竟还把他的缺斤短两行为愈演愈烈。阎皮之所以如此猖狂,原因有二:一,阎皮的表舅是息永,息永是S市政府部门的厅级领导;二,息永和江波是桃园三结义的兄弟。无论是讲权力,还是讲私情,阎皮都认为江波不会拿他说事,更不敢深究他的事。
    阎皮错了,他并不了解江波。江波是何许人也?他可是跟一路清廉、不徇私情的黑脸包公一样!在这个偷公家的不算偷,时兴损公肥己、损人利己的时代,江波把公家看得高于一切。在江波这里,你想要占公家的便宜,那你的主意可是打错了,哪怕是一分钱的便宜,他都不会叫你占!而且,江波还很有悲悯情怀,他心地善良、怜贫惜弱可是出了名的。
    江波见阎皮不思悔改,便把他的贪污行为反映给了教委。谁知,教委一把手得知阎皮的后台是息永后,将江波反映的事压了下来。阎皮越发肆无忌惮,暴打了反映他的学生后,扬言:江波如果再跟学生站在一个立场上,他下一个暴打的对象就是江波!
    江波可不是被吓大的,凡事很难让他低头!更何况,这阎皮干了违法的事,黑了国家,还欺负了穷学生!面对阎皮,江波的艮脾气上来,发誓与他斗争到底!
    正当江波想要继续代学生们反映气焰嚣张的阎皮时,刚调到S市政府部门当官的息永来到豫州,找江波叙旧。这时,豫州刚因为人口、经济实力、地区面积等合乎市级标准,升级成了豫州市,仍归S市管辖。息永来到豫州,那可是比当地的父母官还要有面子。谁知,偏遇到了一个不买息永面子的江波。

Ta们最近看过这个帖子收起

0791
访问时间:2016-01-06 19:49

2
    20世纪60年代,江波、息永、王赖在一起上大学时,效仿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结成了八拜之交,王赖是老大,息永是老二,江波是老三。“文革”期间,王赖想整息永,江波因为维护息永被牵连进去。江波的身体因此受到摧残。息永在20世纪80年代转行出教育界后,因为常年在外地当官,江波本人又不喜欢巴结权贵,因此在市场经济时代,这对难兄难弟一度失去了联系。
    今天,江波见息永突然来访,自然要热情款待,便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息老二,你失踪了这么多年,来到我家想吃什么?要不,我带你吃豫州酒楼?”
    “吃酒楼?常年当官,吃得肠子里都是油,还是吃家常便饭吧。”息永拍着圆滚滚的啤酒肚说着,又搔搔头发稀薄、几欲谢顶的脑袋壳。
    江波便嘱咐妻子夏英做了几碟家常小菜,息永从他的奥迪车里拿出几瓶茅台,兄弟二人在家里小酌起来。席间,息永神情暧昧地笑说:“江老三,你在豫州重点高中干财务主任干发了,二层小洋楼都盖起来了!”
    “还发呢,欠了一屁股账。市场经济时代到来了,国家的经济形势是日新月异,商品楼是越盖越高,江家四合院周围一夜之间起了高楼,进家就像是走进了阴沟里,我不得已拆毁了老四合院,借钱盖起了这栋带院子的二层楼房。就那,现在的大门还是以前老四合院的破如意门,因为没钱买铁门。”
    “你为什么不找我借钱呢?”
    “我还以为你死了呢!那时你来江家四合院找我,咱俩见了一面。当时,在老四合院里,咱们这对难兄难弟举杯庆祝平反,一盘花生米、二两熏烧肉、半斤白酒,喝着喝着,就哭着抱作了一团。之后分手,你再无音讯。时光倥偬,将近20年过去了,今天是别后第一次见面。”江波说着,剑眉高高扬起,瞪着一双星目对息永说,“你当时说:我因为维护你被王赖折磨,身体都被折腾坏了,你这一辈子跟我是患难与共的生死情谊,有本事后,一定记着拉我一把。恐怕你早都忘了对我说的这番话了吧?真是官场如戏场,你也学会做戏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是!”
“你有没想到,这是在给我制造难堪呢?子不教父之过,我将会因此事受到影响!同时你也逃脱不了干系,阎皮是你们学校后勤部的人,他出事了,对你们后勤部有利吗?你将会因为管理不善,成为第一个受处分的人!”息永说着放下筷子,抽了根软中华,缓缓吐出灰白色烟圈,他觉得自己说的话已经触动了江波的内心,一时有些惬意。
    江波闷闷地喝了口酒:“这样吧,阎皮贪污学生的3万斤粮食悉数退还给学生,我就不再坚持将此事反映给监察机关了!”
    “如果把粮食退还给学生,那么这反而成了皮儿的罪证!”
    “总不能让学生的利益受损吧?他们来自农村,家里都那么穷。”
    息永把烟头狠狠地摁灭在琉璃烟灰缸里,给江波支招:“以你们学校后勤部的名义,从财务上拨款,赔学生钱!这3万斤粮食,私下里叫皮儿运走卖了!这事结束后,我严厉教育皮儿,以后再不许他干这种事!”
    “你说得怪轻巧的!15000元怎么下账?你为了你外甥,竟想叫我干违法的事?”
    “你咋这么死脑筋?当了这么多年会计,竟不知道里面的下账门道?收入和支出对平不就行了。”
    “还15000元呢,公家的一分钱我恨不得掰成十瓣子花呢,1分钱我都不会从公家这里出!本人严词声明:损害公家利益的事,一概免谈,江某人永远做不到!”
    息永猛地灌了一杯酒,脸红脖子粗地看着江波:“我要你必须按照我说的去做!”
    江波也猛地灌了一杯酒,与息永针锋相对:“我做不到!”
    息永“咣当”一声将酒杯子重重地放在酒桌上,站起身来对江波说:“江老三,你就顽固不化吧!”说完便拂袖离去。
    不久,江波先是被开除党籍,降了两级工资。江波不服,之后便又出事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第二章 初恋殇逝
    1
    父亲在S市教育上遭遇的打击和伤害,令在T市读师范大学的江鸥失去了当教师的兴趣。毕业那年,他们师范附中直接找到江鸥等几个优秀生,希望他们来学校任教,而且直接是正式老师待遇。江鸥毫不犹豫地推辞了这份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好工作,回到S市打拼。江鸥一直有着给父亲平反之念,父亲在S市被打击伤害,她自然要立足此地寻找契机,为给父亲伸冤寻找契机。
    江鸥在上师范期间,一边认认真真地学着所学中文专业的必修课程,一边为了适应经济社会的需求,刻苦自学了财会专业,毕业时一下子拿了双本科学位,尤其是国内某知名财会学院的烫金毕业证书,令她在择业方面如鱼得水。江鸥通过严格考察,被S市一家大型企业相中,正准备签约这个大公司之际,秦贵出现在了她面前。
    秦贵是江波的朋友,在江家盖二层楼房的时候,曾经借给江波3万元钱。江波死后,江家的经济状况是前所未有的紧张,处境更艰难:那时,夏英因为江波的事患了偏瘫,要看病;大女儿江如和儿子江涛虽然上班了,但是家底薄,无能力父债子还;江鸥正在上大学,申请的是助学贷款;江帆正在上高中……当时,秦贵曾经去一贫如洗的江家催债,见江家实在困难,便暂时作罢。
    江鸥原本想拒绝秦贵,因为秦贵的公司规模不大,管理也不是很正规。可是,江鸥一想到秦贵在江家经济最困难的时候,曾经借给他们3万元钱盖二层楼房,而且这钱现在还没偿还清,秦贵在公司资金周转困难的情况下也不逼债,她便怀抱着感恩之念,去了秦贵的公司上班。
    在秦贵的公司里,江鸥起早贪黑地工作,吃住在公司,以公司为家。谁知,一年后,秦贵竟气咻咻地要炒她鱿鱼!客观些说,秦贵是被江鸥的顽固不化给惹火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秦贵公司里的成员基本上都是内戚和外戚,这些家族成员除了会领工资,几乎没什么财会知识。秦贵生气也没办法,现在急需能够走偷税漏税账的专业技术人员。当江鸥明白秦贵要她来工作是为了做假账方便,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对不起,我是一名合格的会计人员,我坚决遵守会计法则,我做不了。”
    秦贵温言细语地对江鸥说:“闺女,你父亲在世时咱两家交情不错,你家盖楼房我一把手借给你们3万,那时候,3万元钱存银行一年,利息差不多就是3万。几年过去了,我无论多难都没向你们要钱。你父亲去世,很多人因为畏惧息永的权力和阎皮这个赖皮,不敢去吊唁,我顶着巨大的压力去了,我可是你父亲绝无仅有的好朋友!”秦贵一番煽情言语之后,最后归结到了正题:“现在各个单位都做假账岀假数,那些会计法则都是挂在墙上给人看的,你害怕啥?天塌下来有秦叔叔顶着呢!”
    江鸥再次亮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我就是因为感激您帮助过我们,才来这儿上班的!我可以不要工资,以此偿还欠您的钱,但是,这做假账的事我坚决不干,这是在黑国家,这种行为是违法犯罪!”
    秦贵见江鸥顽固不化,气得头疼:“你不做假账也得做,我是老板,叫你干啥你就得干啥!”
    江鸥还真是艮上了,说:“您逼我做假账是违法的,逼急了我,我……我告你!”
    秦贵嘿嘿嘿连声冷笑:“告我?天下乌鸦一般黑。我刚才已经说了,现在各个单位都在做假账,你告也没人管!”接着秦贵恶狠狠地警告江鸥:“你告了我,即使是有人受理此事,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先拿钱摆平此事,然后叫你吃不了兜着走——吃官司蹲监狱的就是你!”
    江鸥望着秦贵逐渐显得狰狞恐怖的脸,吓得哭起来……很快又揩去眼泪,无畏无惧地看着秦贵说:“您再逼我,我就死在这里。我死也不做假账,死也不坑国家!”
    秦贵对江鸥如此坚决又心生怯意,想了想,从抽屉里拿出来一样东西,说:“现在咱们俩什么都不要说了,按照合同说事。一年前,你跟我签了聘用责任书,责任书的应聘期限是两年。当时,你在保证书上写的是‘尊重领导,服从领导的工作安排……’现在,你到我公司上班仅一年时间,而且不服从我的工作安排,这种行为就是违约!违约就要按规定拿出违约金5万元!你拿出5万元违约金,我立即放你离开!”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2
    江鸥在双休日的一天中午,找到了在S市省城中学当教师的姐姐江如。给姐姐叙述了事情经过后,她为难地哭起来:“我该怎么办?不做假账就要拿出5万元违约金。现在,咱妈因为咱爸的事病瘫了,自顾不暇,我刚参加工作,没能力给她拿钱看病,没能力为经济拮据的姐姐哥哥分忧,反过来又拖累你们……”
    提及父母的悲惨遭遇,姊妹俩相拥而泣。江鸥更恨自己为多灾多难的家雪上加霜了,她哽咽着说:“姐,我也恨自己不随俗,可是我真的做不到秦贵要求的,那是违法的,而且是坑害国家的行为!”
    “你做得是对的!快别哭了,姐姐再穷再难也会帮助你的。”江如蹙着眉头想了很久后,拨打了刘枫的电话……放下电话,江如紧蹙的眉头已经如二月的柳芽被春风吹开了。她拉着江鸥的手微笑着说:“刘枫处理完一些事情后,很快就会赶过来。你连日来为这事奔走,先去冲个澡,我去厨房给你做碗鸡蛋面吃。”
    蒸汽氤氲的冲澡间,江鸥的少女身子就像是一幅朦胧的画卷。她由上往下轻轻地搓洗着洁白如玉的身子,颀长优美的脖颈、饱满坚挺的胸、平坦紧致的小腹……在那里,她不觉暂停了搓澡动作,靠在挂满水珠的墙砖那儿沉思着,一双美丽清澈的大眼睛中瞬间盛满了盈盈珠泪,泪珠大颗大颗地掉落下来,在洗浴间的地砖上瞬间如飞珠溅玉般摔碎……江鸥的少女心更是瞬间碎了!她压抑着、悲戚着,寻找石青时被人奸污的事,又清晰地出现在了眼前。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越边境遗留下来的地雷,已经成为危害两国人民之间交往的隐形杀手,以至于频繁出现无辜老百姓伤亡事件。政府急需对地雷等进行排除,便对一些开设排雷专业的军校发出呼吁和号召,要他们提供排雷技术人员前去支援祖国的排雷事业。
    石青一直对排雷技术情有独钟,在原来参军的部队里就已经刻苦自学了很多排雷知识。考上军事院校后,学的专业还是跟排雷相关。他一直跃跃欲试着想要参加排雷实践,苦于没有机会。他在军校跟杜鹏打架被投进监狱后,部队女首长救他出狱的前提条件是,出了监狱,转学后要好好上大学,大学毕业后必须娶女首长的女儿!石青不能不答应女首长,对于一个人来说,生命与自由太重要了。石青顺利出狱后改了学籍姓名,转到了一个新的军事院校,学的还是排雷技术。刚学了一年,即大二时,听说部队要学校提供排雷技术人员,他便积极要求参加排雷组织。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去边境排雷,对于石青来说,这样既实现了他的平生抱负,又暂时摆脱了整天纠缠他的部队女首长的女儿,也算是两全其美。但是石青又绝对不敢得罪女首长的千金,他的前途命运可都在她手中握着呢。他只是郁闷,跟女首长的女儿拍拖感到说不出的郁闷,他想通过自己喜欢的排雷工作化解郁闷,转移痛苦。就这样,石青像一个视死如归的革命志士,雄赳赳气昂昂地去参加排雷组织了。
    这段关于石青的事是王建斌讲给江鸥的。王建斌是石青读高中时的铁哥们儿,同时也是江鸥的高中同学。那天,江鸥在就读的T市师范大学门口遇到了王建斌,江鸥哭着问他:“你知不知道石青参加了哪个排雷组织?”
    王建斌摇摇头说:“这是军事机密,恐怕只有石青自己知道。”
    王建斌跟江鸥分别的时候,见江鸥因为思念石青哭成了泪人,他的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难受,他更可怜痴情的江鸥。于是,他思考再三,给江鸥提供了石青现在的名字,已经改名为“秦默涵”。
    江鸥难耐对石青的相思,向学校请了病假,回S市下辖县豫州,向石青的母亲王香打听石青的消息。谁知,王香竟说不知道。
    江鸥坐火车去了石青原来参军的部队,想要打听这个决定着石青的前途命运的部队女首长,可是,根本就没人搭理她。最后,见江鸥哭着不走,部队里的人干脆一句话堵死她,说他们这里根本就没什么部队女首长。
    列车像一条长蛇蜿蜒曲折地行驶在既定轨道上,江鸥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沉重与痛苦。她缓缓打开车窗,深秋的风携着寂寥的村庄、干涸的河床、沉郁的山脉等在眼前呼啸而过,可是,这迅疾的风却丝毫带不走她对石青的思念和挂牵,她的眼前都是石青的影像,脑海中都是对石青的记忆。她的心更是在抽搐、在滴血:石青,你真的就这么走了吗?真的放得下我们之间的感情吗?4年了,那些带着感伤的纯纯的青春记忆,那些惊心动魄的激烈抗争,那些百折不回、心不退的爱的执着,那些吃安眠药为爱化蝶的生死恋,都已经深深地镌刻在了我的生命中,我舍弃不了你啊!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列车上,江鸥一时间五内俱摧,伏在那里压抑地哭起来。
    “什么‘根据国情研究出了适合自己的人工搜排技术’?咱们的排雷技术压根儿就是超级落后的,所以,我父亲坚决阻止我去参加边防排雷组织。”车厢里,男军人指着手头的报纸,冲女朋友低声发表着议论,“就那,还有这么多不知情的热血男儿雄赳赳气昂昂地开赴排雷一线呢,说不定回来的时候,就会被炸得缺胳膊少腿儿、歪鼻子斜眼睛的!而且,极有可能去的时候是活蹦乱跳的人,回来的时候就是骨灰盒一个!”
    火车车厢里,男军人的声音就像重型炸弹,把正哀哀凄凄地哭着的江鸥炸得魂飞魄散。
    “我要南下边境雷场寻找石青!”江鸥的执念已经形成。几天后,江鸥背着老师、家长等,不畏旅途颠簸,南下到地形复杂、险象环生的边境。她一定要见到令她魂牵梦萦、放心不下的石青。
    在深山密林中,面积大约600平方公里的雷场附近,江鸥忘记了吃饭和睡觉,没日没夜地呼唤石青,打听石青,可是没有人知道石青的情况。后来,江鸥的旅游鞋磨破了,嗓子喊得再也发不出声,连日来奔波劳累、没怎么吃饭的她,看着头顶那轮毒辣辣的太阳,一阵头晕目眩,沉沉地倒在了深山密林中。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哗哗地下着,把茂密的热带灌木丛林冲刷得东倒西歪,冲洗着昏迷在灌木丛林中的江鸥柔弱的身体……江鸥无力醒来,她甚至想就这么永远昏睡下去,因为只有在梦里她才会见到石青……但是,江鸥终是醒来,被下身的剧烈疼痛惊醒了!就在她蒙蒙眬眬地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身穿迷彩服的男人,提着裤子迅速躲进了旁边的灌木丛中,之后,熟悉山路的他仓皇逃窜了。
    醒来的江鸥本能地看着自己的下体,竟是赤裸的!眼前,几滴触目惊心的殷红在她下身处的青草叶上颤动着,还在淅淅沥沥下着的雨水逐渐冲淡了它,一滴一滴地滴落到青草下面的泥土里……随着下身的疼痛再次袭击全身,江鸥大哭起来:“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泪水已经带不走江鸥生命里所有的苦痛,她失声哭喊着,趔趔趄趄地走在泥泞的山间小道,望着这场不期而至的淫雨形成的一道汹涌澎湃的山洪,顿感人生痛苦迷茫的她,突然想到了亲生母亲穆兰,“听说,当初母亲就是跳河死的!”江鸥竟仿佛看见母亲在水中冲自己微笑,她就这么迷迷糊糊地走进山洪……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快回来!”随着这声如雷贯耳的大吼,身穿迷彩服的军人李力扑进山洪,拽住了即将沉溺其中的江鸥。江鸥哭着拼力挣扎着,突然恐惧万分地望着李力。李力一惊,以为江鸥认出了他。
    “你……你见过我?”山洪中,面红耳赤的李力惊问江鸥,又忙不迭地补充解释,“我……我一直在山冈上巡逻站岗啊!”
    “解放军哥哥,我……我刚才被一个男人欺负了,他好像也穿着迷彩服,等我意识完全清醒,他已经逃得不见影踪了。我真的不想活了,你能帮我抓住他吗?”江鸥哭着扑进了李力的怀抱。
    李力痛悔不已:万万没想到,她竟是一个性情刚烈的女孩子,我他妈的还是保家卫国的军人吗?常年不见女人的我竟伤害了她!
    “我会帮助你抓住他的。”李力声音迟缓地说着,抱着浑身发抖的江鸥一步步走出洪水,听着她的嘤嘤哭泣,李力的心好疼好疼。
    原来数小时前,李力从山下赶来接替自己的战友在高岗上巡逻,在站岗巡逻过程中,他一直在想自己上山途中做的龌龊事。刚刚还晴朗一片的天,瞬间下起了倾盆大雨,上山值班的他被迫停在热带灌木丛林处暂时避雨。李力发现一个少女浑身湿透地躺在不远处,好像晕了过去。他赶紧抱着她走到了可以躲避雨水的地方。随后,他蹲下身子把手放在她的鼻孔处,心想:她的呼吸正常啊。李力又把她胸部的衣服扒开,贴近她的心脏处倾听心跳,也很正常。他纳罕地看着面前的少女:只见她皮肤洁白无瑕,五官清秀,尤其是那双眼睛,虽然闭着,但是眼睫毛长长的、黑黑的,就像是两排小扇子。她的红润、娇嫩的唇微微开启着,令李力本能地想到了接吻,他又看看她那刚被自己扒开的胸部,左胸半球状的乳房正微微起伏着,他的心跳骤然加速……
    这会儿雨水渐小,站在高岗上巡逻的李力心事重重地远眺着那片热带灌木丛林,心里想着那女孩在干啥。正想着,只见那女孩子趔趄着走来,竟哭着走进了汹涌澎湃的山洪!李力大惊,迅速蹦下数米高的山冈,冲女孩子跑去,期间还跌了几跤,摔了一身泥。李力奋力救下了即将投山洪自尽的江鸥。
    通过了解她来此地的缘由,李力怔住了:“你是S市豫州人?我是S市人,咱们是老乡啊。”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江鸥一时哭得更痛。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你的男朋友叫石青,21岁?听说边防某部队刚参加排雷工作的两个年轻军人以身殉职了,其中就有一个姓石的!”
    江鸥一时悲痛,再度欲扑进山洪。李力又把她给拉了回来,“你这个小女孩,姓‘石’的人多了,你就知道是你男朋友吗?”
    江鸥这时猛然想起石青改名字的事,又哭着央求李力打听一下参加排雷组织的有没叫秦默涵的。
    李力为打听秦默涵费尽周折,仍一无所获,还因为这事影响了巡逻站岗的任务,受到了部队领导的通报批评。江鸥对李力怀着非常歉疚的心情离开了。李力亲自将江鸥送上了回北方的列车,并提出想要跟她交朋友。李力说他老爸的朋友是S市金融系统里的老总,他退伍回家后会被安排在金融系统上班,如果江鸥同意做他的女朋友,大学毕业后同样可以进银行上班。江鸥非常干脆地拒绝了李力,因为她心里只有石青。
    临走时,江鸥对李力的救命之恩无以言表,说将来有机会一定会报答他。
    江鸥哪里知道,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就是趁着她昏迷奸污她的人,也是导致她后来的爱情婚姻悲剧的罪魁祸首!世上最悲惨的事恐怕莫过于此,即仇人就在你面前站着,你却不知道,而且还在感谢他,想要报答他。
    江鸥回到学校后,分分秒秒都在期盼着李力给她打电话,告诉她石青(秦默涵)的具体情况。可是,李力却没有打来一个电话。江鸥正失魂落魄的时候,有一天突然接到石青的寡母王香打来的电话。电话中,王香的语气非常平静,像是在强调什么,根本就不像是失去爱子的母亲说的话:“江鸥,石青死在南疆排雷中了!你打消对他的想法吧!”
    惊闻石青死去的噩耗,江鸥当场昏倒在地。等到身体勉强恢复后,正上大三的她为了安慰王香,请假跑到石青家为王香做饭洗衣,但是王香对她置之不理。再后来,王香请了一个神神秘秘的算卦人,叫他卜算一下石青的死因。算卦的半仙竟说,石青的厄运都是江鸥带来的,因为江鸥与石青的命相、生辰八字等极为不合。王香冷漠无情地撵走了江鸥。
    “真的是我克死了石青吗?”江鸥哭着想着,她真的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最后,大脑一片混沌的她,差点儿被一辆出租车撞上,幸亏开车的司机是个老手,及时刹住了车。
    不久后,王香离开了豫州,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石青和他们家的人及事就这样成为了一个谜。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返回列表 查看3983 | 回复124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温馨社区:“绣阁”祝大家:工作舒心,薪水合心,被窝暖心,朋友知心,爱人同心,一切顺心,事事称心,永远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