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欢迎您来到这个温馨的社区.祝愿您在这里玩得开心.您的开心.就是绣阁最大的欣慰.请您用中文注册.并盼您常来看看.谢谢!
返回列表 查看3981 | 回复124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发帖
第三章 离奇裸遇
    1
    江鸥洗过澡后越发感到饥肠辘辘。江如早已给她端来了一碗香喷喷的鸡蛋面,放在了餐桌上。江鸥坐在那儿贪婪地挑着面,哧溜哧溜地吃着,呼噜噜地喝着汤水,一会儿工夫,风卷残云般地把一碗面吃进了肚子里。
    春困秋乏,江鸥吃完面连连打哈欠。江如拉着她的手来到素朴整洁的卧室,轻轻地拉上纹绣着荷花图案的窗帘,卧室里的光线顿时暗淡下来。可是,在这个温馨的氛围中,江鸥虽满脸困倦,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她说:“我择铺,睡不着。”
    “要不,咱俩说说话吧。”江如说着细细打量玉体横陈在床上的妹妹,“这么多年,我因为忙工作,竟没发现你已经成长为婀娜多姿的大姑娘了。”
    两姐妹说着过往的陈年旧事,江鸥再也忍不住,给姐姐说了几年前去边防寻找石青时的遭遇。
    “自从石青死后,我每每见你,总觉得你有点儿心事重重的。原以为你是因为石青死了不开心,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事横亘在你心中!这么多年了,你怎么不跟我说说呢?”江如抱着满脸泪水纵横的妹妹。
    “我也想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可是,我害怕给外人说了,对自己不利;对家人说了,你们为我担心。我就这么郁郁闷闷,独自饮泣了好多年。”
    江如长长地叹了口气,说:“既然这样,那就正确面对,千万不要自暴自弃,依然要珍重自己的身体!”正说着,卧室里的电话响了。江如拿过电话,接听后挂了,一边穿外套,一边对江鸥说:“趁着刘枫没来,我先赶去办点有关中招补录的事,很快就回来了。”
    “姐,骑车路上小心点儿……”江鸥说话已经含糊不清了,她实在太困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a们最近看过这个帖子收起

0791
访问时间:2016-01-06 19:49

TOP

在这个有些燥热的秋日午后,江鸥刚蒙眬睡去,就看到自己喜欢的菊花和香草在视野中次第绽放。她在菊花丛中一边欣赏着绝尘美景,一边情不自禁地吟诵着屈原《离骚》中的千古名句:“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这时,一只仿佛神话传说中的神鸟正在香草中饮露餐菊,看见江鸥后翩翩飞至她的肩膀上。
    “凤凰非露水不饮,非炼食不食,品质高洁,不与世同污,你就是凤凰?”江鸥惊讶地看着神鸟。
    “我是一只凤!正在寻找我的凰!”神鸟突然张开嘴巴,跟江鸥说起了话,“听你姐姐江如说,你浪漫多情,一直很向往《诗经•大雅•卷阿》中‘凤凰于飞,翙翙其羽’的爱情境界,是吗?”
    “我姐姐?你怎么认识我姐姐?”
    “我是……天机不可泄露,待会儿你就知道我是谁了。”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般美好和谐的爱情境界是我一直向往的,记得刚认识石青的时候,我就做了这个梦。”江鸥说着,一时思绪纠集几欲成结,眼睛里泪光浮动,宛如晨星点点。
    凤痴痴地望着面容凄美动人的江鸥,劝说:“不哭了,我的凰,我理解你渴望理想爱情的心,快快跟我‘凤凰于飞,翙翙其羽’吧。”
    “我是你的凰?”这时,江鸥朝自己身上一看,她的身体果真慢慢地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她变成了一只神奇美丽的凰。她就这样跟凤一起“凤凰于飞,翙翙其羽”着……
    这时传来“笃笃笃”的敲门声,紧接着又有人拨打卧室里的电话,正混混沌沌做梦的江鸥晕晕乎乎坐起来,拿着电话说:“姐姐吗?”
    对方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哧哧笑说:“是,我是——姐姐!快开门!”
    江鸥半睁着蒙眬睡眼,连连打着哈欠走出了卧室。打开客厅的门,门外站着一个年轻男人和一个年轻女孩子——他们是刘枫、刘荷兄妹!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江鸥跟刘枫、刘荷是第一次见面,心里自然糊涂,还没有完全从梦里醒来的她迷迷糊糊地看着刘荷,嘟囔道:“你是我姐姐?”
    先不说刘荷如何为江鸥的美丽惊羡得要命,大张着的粉红色小嘴巴已成了圆圆的O字形。一起来的刘枫更是早已经震惊,他的身子顿时酥麻一片:天呢,这世上竟有这般美丽、性感的女孩子?那美丽出俗的脸、洁白如玉的身子、颀长优美的脖颈、饱满坚挺的乳……刘枫睁大一双高贵迷人的凤目,从上至下打量着江鸥,他的心跳愈来愈加速,目光愈来愈如燃烧的火炬……
    这时门口的风一吹,江鸥昏沉的大脑开始清醒了,见对面站着的俩男女看着她的目光异常,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衣衫不整的自己,顿时像是见鬼似的发出一声惊叫——“天啊!”江鸥急忙钻进姐姐的卧室,簌簌发抖地待在被窝里,再也不敢出来了。她在被窝里压抑地哭着。
    江如回来听说这件事后,唉声叹气了好大一会儿,说:“真是的,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我大妹江鸥跟我一样矜持保守得很,她都快要被吓破胆了!”
    客厅里,刘枫闷闷地抽了口烟,说:“如果我是女人,估计你妹妹不会受这么大的惊吓。可是,我也不知道会出现这事啊。”
    刘荷忙冲江如检讨自己:“江老师,都怪我假冒你的声音。可是,我也没想到江鸥竟会这样走出来开门啊!”刘荷又跑到卧室里向江鸥诚挚道歉,说自己不应该冒充江如的声音,等等。
    “不怪你的,都怪我睡迷糊了。”江鸥在床上簌簌发抖地掉着眼泪说,“羞死了啊,如果只有你看到也就罢了,偏偏让那个刘……刘枫也看到了。他是个男人,我以后可怎么做人啊?”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刘枫和江如站在卧室门口听着里面的对话,面面相觑着。江如急拉着刘枫的手来到客厅里,瞪着他小声说:“这可怎么办?归根结底还是怨你!”
    刘枫灵机一动,呵呵地笑着,敲了敲卧室的门,对把自己蒙在被窝里的江鸥说:“起来吧,江鸥妹妹,从此打消顾虑吧。给你说实话,当时我的大脑一片轰塌,两眼一抹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还在丝绵被子里嘤嘤哭泣的江鸥说:“我觉得你是在骗我,在哄我开心。”
    “我向你发誓,是不是就会信我了?”
    江鸥不答,她在想刘枫会发什么样的毒誓。
    刘枫缓缓举手发誓:“我刘枫如果看见了,让我活不过明年!”
    众人都震惊了,为这毒誓的分量之重震惊。
    江如和刘荷不约而同地说:“怎么起这么大的毒誓?”
    “没事,我确实没看到,当然也就死不了了。”刘枫咧咧嘴巴,故作潇洒地对江如和刘荷微笑着。他嘴角噙着的这丝微笑分明有些牵强,他有些顾忌誓言,因为他心里最清楚,自己一览无余了江鸥的身体。
    听了刘枫发的毒誓,江鸥暂时心神安宁,可是又平添一丝忧郁,在被窝里抽抽搭搭地对刘枫说:“我一时又担心,你发的这个毒誓万一应验了,万一你真的活不过明年,你让我情何以堪?”
    刘枫微微眯缝着修长秀美的眼睛,很有好感地看了丝绵被子里裹着的江鸥一眼,心想:这女孩子的心还真是纤细纯良。
    几个人就这么哄着劝着,过了很久,江鸥才穿好衣服下了床。此后,江鸥只要看见刘枫总是不自觉地脸红,洁白如玉的脸就像是盛开的桃花那样,内心有了说不清的情结。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2
    江如下厨做饭去了,客厅里只剩下了江鸥、刘荷和刘枫,江鸥本来想帮姐姐做饭,无奈被刘荷拉住,暂时滞留在了客厅。
    江鸥与刘荷虽然相差近10岁,但竟像是很有缘似的,很快勾肩搭背着说起了悄悄话……刘枫则坐在二人的对面,像个大哥哥样仔细端详两个年轻漂亮的妹妹,并微微笑着。
    刘荷正跟江鸥叽里呱啦说笑,抬眼看见刘枫在冲她们暧昧地笑,便瞪着圆圆的杏眼问坐在对面的刘枫:“刘枫,你在家说什么我比江如老师年轻、性感。现在你说说看,我和江鸥谁更漂亮、更性感?”
    刘荷不但直呼哥哥刘枫的姓名,不懂得长幼有序的道德规范,而且竟爆料和刘枫在家里说的话,令人感觉这对兄妹之间的关系像是有些变味了。
    刘枫白嫩的脸上瞬间浮上了一抹红色,额头好像还冒出了点点明晃晃的汗液。他很是警觉地看了看厨房门口,像是害怕正在厨房做饭的江如听到刘荷的话。接着,刘枫又尴尬地望着对面正好奇地打量他的江鸥,不自觉地呵呵呵笑着,其实他心里在想:这刘荷的话接了不如不接,越接她的话茬儿,她越语出惊人,说不定还会爆料出那晚我亲她的事。
    刘荷冲刘枫撇了撇粉红色小嘴巴,跟江鸥腻腻歪歪地继续说话。见江鸥很多时候都是心事重重的,话语不是很多,不久,神情有些落寞的刘荷又对刘枫说:“喂,刘枫,你评价一下我和江鸥到底谁最美呗!”
    刘枫细细地看了看江鸥,觉得自己像一个生锈的破钉子,而江鸥则像一块美丽的磁石,强烈吸引着他,他真想将自己放肆而贪婪的目光大胆地投向她,可是又害怕引起她反感。这会儿,刘荷既提了引子,刘枫便将一根烟叼在嘴里,点燃后,微微眯起秀美修长的双眼,将灼灼目光逡巡在对面坐着的刘荷和江鸥身上。他其实更多是在关注江鸥,心想:兴许是出身不同,刘荷这种出身平民的女孩子,尽管考上大学了,但身上自然流露出的气质依然不是很高贵。相比之下,出生书香门第的江鸥更讨人喜欢,举手投足间尽显矜持高贵气质。江鸥的容颜更是少有的清新脱俗,一双美丽清澈的大眼睛尤其惹人注目,可以借用三国曹植的《洛神赋》来描摹一二——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刘荷从对面站起身子,扭着水蛇腰走到刘枫那儿,想都不想就坐在刘枫腿上,不自觉地扭着身子,还抢了刘枫嘴上叼着的香烟,放到自己粉红色的小嘴里。刘荷猛吸一口香烟,对着刘枫的脸缓缓吐着灰色烟圈,嘻嘻笑着说:“快说说,快说说,我和江鸥到底谁最漂亮、最性感?不说是吧?”说着,她在烟灰缸里摁灭烟头,然后就要挠刘枫的腋窝等敏感部位。
    “好了好了,浑然一个刁蛮公主,都是我给惯的!”刘枫呵呵笑着,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江鸥,对刘荷说:“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说话随便,我们今天跟江鸥是第一次见面,怎好随意品评?”刘枫又点燃了一支烟,微微眯缝着眼睛细细打量着江鸥,又本能地看了看厨房门口,厨房里不时传来菜刀在案板上切菜的“嚓嚓嚓”的响亮声音,还有炒菜的油锅里发出的“刺刺啦啦”的响声,江如肯定正忙,没有听见刘荷的放肆言语,也没工夫出来看这暧昧一幕。刘枫缓缓松了口气。
    见刘荷不听劝,又要疯,刘枫故作严肃状地对她说:“你要以江鸥为镜子,学学她的淑女形象!”
    刘荷圆圆的杏眼瞪着刘枫:“你一味地埋怨我不淑女,跟着你,我能成淑女吗?”刘荷开始大掀刘枫的底牌,什么吸烟、喝酒、打牌、夜不归宿,刘荷甚至还提到了刘枫曾经跟女上司王青关系不同寻常。
    刘枫赶紧喝住了刘荷:“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你心里最清楚跟王青干了什么!”刘荷说着,见刘枫看着她的一双凤目里隐隐有火苗在窜,她的心不禁紧张起来。刘荷最了解刘枫,他一旦真的被惹恼,回到家肯定会对她大打出手。于是,她赶紧转移话题,言语上已经开始放尊重了:“咦,老哥,你的眼睛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刘荷跟刘枫腻腻歪歪的时候,江鸥虽然貌似安静,其实内心说不出地羡慕刘荷,羡慕她能够在自己的哥哥那儿肆意妄为。江家是传统家教,崇尚长幼有序,江鸥自小到大都没敢跟亲哥哥江涛随便过。
    在刘荷的感染下,江鸥在刘枫面前逐渐放得开了,敢于正视他了。江鸥细细打量刘枫,一双眼睛正盯着对面不远处的刘枫。听刘荷说刘枫的眼睛有问题,江鸥急急移身过来细瞧,吃惊不小:“刘枫哥哥,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了,我前不久在网上查资料,看到肝功能不好的几大症状,有几条就跟你的情况很像。”
    刘枫竟无视江鸥对他的关怀和提醒,他已经晕了,被江鸥身上飘来的幽幽菊香深深吸引,一阵意乱神迷,有点儿所答非所问地说:“感觉江鸥像是空灵的菊花仙子似的,穿着淡黄色上衣,米白色裤子,身上还飘来淡淡的菊花香气。我对香水很关注,从没嗅到过跟你身上的香水味一样的。”
    江鸥不觉推了推刘枫,急急地说:“先不要谈论我,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了,人的眼睛是肝的镜子,你的肝功能不是很好!”
    刘枫终于清醒了,说:“怎么保养肝脏呢?看你眼睛很清亮,让我想起了曹植的《洛神赋》。说实话,‘明眸善睐’也有点儿形容不出你的眼睛之美!”
    “你也懂得三曹为领袖的建安文学?”
    “我跟你姐一样,都是师范院校毕业,能不懂这些?”
    “回归正题,我这会儿暂时不跟你谈论古典诗书,教你怎么关注你的身体健康,怎么对肝脏进行保健。菊花为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是中国传统的常用中药材之一,主要以头状花序供药用。据古籍记载,菊花味甘苦,性微寒,有散风清热、清肝明目和解毒消炎等作用。我小时候患过眼疾,中医叫我喝菊花茶,在菊花盛开的季节,我还嚼新鲜菊花的花瓣。就这样,我的眼疾好了。我建议你经常喝菊花茶,因为菊花有清肝明目的作用。”
    “谢谢,我保证以后一定经常喝菊花茶。喝了菊花茶,我的肝病如果好了,到时候请你客。”刘枫想跟江鸥好好说说话,说些轻松话题,便有意提到了曹植的《洛神赋》。江鸥素喜古典诗词,谈兴颇高,二人此次谈话很有效果。刘枫由衷感慨:“当了教育领导后,经常吸烟、喝酒,忽略了这些高雅文学,今天跟你一聊,顿觉提升了个人品位,而且换了个心情,很开心。我很有一种话逢知己的感觉啊。”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刘荷是学外语的,对江鸥和刘枫说的什么《洛神赋》不感兴趣,此时早已经钻进书房玩电脑去了。
    江鸥还想和刘枫继续谈诗论词,可是一旦跟他单独相对,终是感到说不出的紧张,于是江鸥以帮姐姐做饭为由,去了厨房。
    客厅里一时冷冷清清,只剩下刘枫一个人。他拿起电视遥控器,狠狠地摁了遥控器的开关,却总是不灵敏。刘枫冲着厨房里的江如大声说道:“在这个电子技术高度发展的时代,你竟然买来了这样的台式破电视。我有心帮你买挂式液晶电视机,还害怕你不接受。你那不合潮流的脾气什么时候改改,与时俱进一次。”
    “在我这里,不知道什么是潮流,我也不想知道,只要能看看新闻联播就行了。”江如从厨房里探出了头,看了刘枫一眼,“咱俩什么关系啊?连订婚都没有!说是恋爱关系,也不像!告诉你,我才不想让人嚼舌头呢。现在这种生活,平平淡淡的,没波没澜的,我心里也是平静舒畅的。”
    正说着,遥控器上选频道的键又可以用了,电视上正在上演一部电视连续剧。里面一对姊妹花正在伺候一个有权有钱的男人……刘枫心中一动,白皙的面孔微微一红,对着厨房说:“江如,要不别做饭了,江鸥妹妹不经常来你这里,我带着你们去吃大餐吧!”
    “你的心意我们领了,只是现在饭菜已经快做好了,改天再说吧。”
    刘枫再也忍耐不住,起身去了厨房,见姊妹俩做饭做得很投入,盘盘碟碟的已经成菜,多是热菜类的。他忽然酒瘾上来,对江如央求道:“管家婆,怎么不多做些凉拌菜啊?”
    “就知道你想喝酒呢,大夫都说你的肝子不能再喝了!”江如严肃地看着刘枫。
    “管家婆,求求你了,看着江鸥妹妹今天第一次来,我和她也是第一次见面,最起码要碰碰杯意思一下吧?”
    江如以沉默坚持自己的立场,坚持不给刘枫酒喝。
    “今天喝了这杯酒,以后再喝酒的话,你骂我、打我、叫我跪搓板、让我上刀山下火海都成!”刘枫央求着江如,又瞄了一眼江鸥。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江鸥正一脸绯红地悄悄打量刘枫,见刘枫看她,赶紧扭过头去,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说:“姐,就让他喝一杯吧,他像是有酒瘾了,一时戒不掉的,看着很可怜呢。更何况,人家是给咱们雪中送炭来了。”
    江如沉默片刻,终于点头:“好吧,我再买几样凉菜去。”说着,解下围裙,出门去了。
    江如的书房里,刘荷已打开电脑,登录了QQ,没一会儿就跟一个昵称为“哥爱裸聊”的年轻男子聊上了。
    刘枫去了趟卫生间,在客厅里转悠了一圈,见刘荷此时沉浸在网络中,不再聒噪他,江如买菜还没回来,他走进厨房,想要跟正做饭的江鸥再单独说会儿话。厨房里,江鸥正手拿一把青菜微微发愣,看见刘枫进来,她洁白如玉的脸倏忽又红了,比三月的桃花还美艳动人。
    刘枫呆呆地看了一眼江鸥,说:“你不知道,你姐姐真是叫我又爱又惧。当年在省城中学,我是校长办公室主任,看着校长王青的眼色行事,开除了几个中学生,你姐姐整整七年不跟我联系,我为她差点疯了。”
    “我姐姐的心眼是最好的,那时她貌似不理你,心里其实很痛苦,我最理解她。”
    “你说得对,这就是这么多年我始终放不下她的原因。”
    “我能够感觉到,你善良重情,只是有时候身不由己。试想:面对一些大无奈,又有几个人不感到悲哀?我父亲面对息永就是这样。”江鸥说着又落下了泪,晶莹的泪珠掉落在手中拿着的青菜叶上。
    刘枫呆呆地看着江鸥流泪的样子,是那么凄美动人,一时竟忘了给她递纸巾拭泪。他哎嗨一声:“当年,你姐姐也经常像你这样哭,叫我心疼不已。最近,我也尝试着替你们的父亲翻案,可是权力有限,这事真的不好办啊。”
    “有心就行,我很感谢你。”江鸥喃喃而言,“不知道怎么回事,看见你们这些有权又善良的人,我总是不自觉地要说起我父亲的事,好像在祈求你们帮忙似的。”
    “你第一次见我,能够语出肺腑,泪落纷纷,我能够体会到你的无助心情,你要我心生怜惜啊。”刘枫动情地说着。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江鸥一时只觉得跟刘枫的心理距离又拉近了很多,大胆地回头,细细地看了看他,刘枫也正在打量着她,这让她对他的五官又一次大饱了眼福:刘枫的长相确实是男人中的上等,他的头发又黑又密,眉形略呈精神的剑眉状,鼻子挺拔,他长着天生成好看唇线的美男唇,他的眼睛应该是五官中最美的,修长如凤眼,看上去非常高贵、漂亮。大概是不忍看到江鸥流泪,这会儿刘枫的眸子里闪烁着柔润的光泽,眼底隐隐浮现着泪花。江鸥心想:早就听姐姐说了,刘枫的形象气质颇具女人缘,令所有见过他的女人都禁不住会爱上他,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看着刘枫,江鸥的一颗少女芳心越来越莫名地激动起来,像是怀揣着一只小鹿,不安分地跳动不止。因为是近距离接近刘枫,江鸥又嗅到了他身上的香水气息,这香水气息是之前她从未嗅到过的,价格不菲,而且感觉非常舒服。她想:之前我不喜欢使用香水的男人,但是,今天嗅到刘枫身上的香水,竟感觉他因为这香水气息更显得高贵迷人了。
    刘枫微微眯缝着凤眼看着江鸥,看着心情惶惶不定的她,那美丽出俗的脸、优美修长的脖颈和微微起伏饱满的胸,真想扑上去搂住她。还好,刘枫把持住了自己,有点儿困惑地问道:“对了,你跟那个公司老板秦贵是怎么回事?”
    于是江鸥给刘枫说了她如何去秦贵的公司打工,秦贵又如何逼她做假账的事。说着说着,晶莹的泪珠又扑簌簌滚落下来,顺着洁白如玉的脸庞掉落在洗菜池里。江鸥沉默了好一会儿,鼻翼微微翕动着,想要启唇,却又欲言又止。
    “我今天就是奉你姐姐之命来帮你的,听你这么说,秦贵也不像是坏人,他还对你们江家有帮助呢,所以,这事和和气气地解决最好。”刘枫微笑着对开始洗菜的江鸥说,“据我所知,现在很多单位都做假账,你给秦贵做做假账也不算是多大的事!你啊,跟你姐姐、你爸爸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太板了。”
    江鸥扭头,直瞪瞪地望着刘枫,说:“你叫我做假账?一旦事发,吊销会计从业资格证不说,情节严重的,可还要追究刑事责任的。”
    “我只是随便说说。年轻人干工作,还是应该像你这样,稳步求发展。”
    “这才像个当哥哥说的话。”
    “呵呵,还哥哥呢,是不是该叫姐夫了?”
    “没跟我姐姐结婚怎么喊姐夫?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姐姐结婚?”
    刘枫一时沉默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返回列表 查看3981 | 回复124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温馨社区:“绣阁”祝大家:工作舒心,薪水合心,被窝暖心,朋友知心,爱人同心,一切顺心,事事称心,永远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