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欢迎您来到这个温馨的社区.祝愿您在这里玩得开心.您的开心.就是绣阁最大的欣慰.请您用中文注册.并盼您常来看看.谢谢!
返回列表 查看3996 | 回复124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发帖
3
    办公室里,赵红托着憔悴的脸想了好大一会儿,她想反思自己的教育行为。但是,最终还是坚定了工作思路和教学思想。高中马上毕业了,差生还能进行有机转化?不可能!所以,只有彻底放弃对他们的挽救教育了。对,我要借着石青跟江鸥的事,把这些差生统统赶走,只留下有升学希望的优等生。对,石青这个小屁孩说得没错,优等生的确是我的摇钱树,我们这所高中每考上一个大学生,学校都要被上级教委奖励表彰,班主任则被学校奖励表彰,这奖励除了荣誉奖章,还有钱!
    赵红愈想愈坐不住了,火急火燎地赶到江波那里。
    江波因为资格老,在学校里分了一套面积很小的三室一厅,为了大力支持在该学校上学的孩子,平时一家人都在学校分的小房子里住,这样吃住在学校,可以给孩子们读书学习提供更充裕的时间。每逢节假日什么的,一家人就回距离学校几十里地的江家大院住。
    赵红“笃笃笃”地敲着江波家的门……夏英通过门眼看看是江鸥的班主任,赶紧打开门。赵红急急慌慌地问:“江主任在家吗?”看见江波走出书房,赵红双手舞动着,口中讲着刚编排的话:“江主任,不得了了啊,我们班的石青不思悔改,扬言要跟你女儿江鸥继续交往!”
    江波赶紧请赵红坐在小客厅里的沙发上:“慢慢说。”
    夏英给赵红斟了一杯自制的菊花茶,赵红顾不上喝,激动地叨叨着,把石青在班会上说的话添油加醋地讲了一遍:“我真的害怕石青影响鸥儿的学习。现在,那些学生在石青的消极影响下,都开始闻风而动了。要不,你给校长和教务处提提建议,咱们组织一次高三毕业班成绩测试,借此机会把石青他们这些差生撵走?”赵红透露出了她来找江波最深层的想法和意图。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a们最近看过这个帖子收起

0791
访问时间:2016-01-06 19:49

TOP

那天,乍听赵红说石青有一个叫王赖的舅舅,江波一时怒火燃烧,不管这个王赖是不是桃园三结义的王赖,江波都恨得要死,大力支持赵红惩治石青。现在江波已经冷静下来,示意夏英给他拿烟和打火机。他自顾自地点着嘴里的烟,沉默地抽着。几分钟后,江波对赵红说:“这么做不妥,没有最终参加高招考试,不能轻易断言他们就考不上大学,有的学生具有超常的临场发挥能力,如果把他们给撵走了,这跟毁了他们的前途有什么区别?极有可能他们一辈子就完了。”
    “可是,石青已经对鸥儿的学习和前途构成了严重威胁!万一鸥儿受石青影响考不上大学,她的一生就有可能完蛋了!”赵红故作关心地说着江鸥,同时咬牙切齿地讲着“石青”两个字,重重强调着一些刺激江波的字词。
    最后,江波和赵红暂时达成了共识:“咱们教师和家长联合起来,结成统一战线,对石青和江鸥之间的交往密切关注,坚决不能让他俩在一起!如果再有这个倾向,立即开除石青!”江波甚至许诺赵红:到时候,他就依赵红所言,建议校长和教导处组织一次高三毕业班成绩测试,借此机会把石青他们撵走!
    “妹妹找哥泪花流,不见哥哥心忧愁,望穿双眼盼亲人,花开花落几春秋……”市豫州重点高中举办的春节联欢晚会,在学校礼堂的舞台上,和着优美的旋律,江鸥手拿话筒动情地唱着《妹妹找哥泪花流》。这首情深意浓、婉转动听的歌曲经江鸥一唱,又陡增了很多感染人的魅力。江鸥唱罢,大家用久不停歇的热烈掌声请她现场再献一曲。
    “下面我想为大家演唱《天仙配•夫妻双双把家还》,想找一个人配唱,扮演董永。”江鸥落落大方地冲台下发出邀请。
    舞台下一时人头攒动,跃跃欲试着想要扮演董永的人还真是不少。不过,他们都比不过一个男生的速度。该男生坐在观众席最后一排,只见他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像是离弦之箭,一下子射到了舞台上,速度之快令人咋舌。站在舞台上后,大家才看清楚了该男生的尊容:他个子高大魁梧,皮肤微黑,长得虽然不帅气,但是很有男人气,穿着白衬衣……竟是石青!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只见石青在舞台上亮相的那一刻,一甩长及脖颈的时尚发型,左手冲舞台下的观众飞吻,右手潇洒地挥手致意,宛然一位个性张扬且有着“腕儿”气魄的明星。随后,石青凝神注视着江鸥走到舞台中央。江鸥乍见石青,洁白如玉的脸瞬间变成三月桃花色,一双大眼睛直瞪瞪地望着石青,心想:就害怕他,偏遇到他!一颗心早已经像小鹿一样扑通通乱跳起来,看着台下突然寂然一片的同学和老师,江鸥便本能地与石青保持距离,整个人离舞台正中的演唱话筒足足有两米远。
    “喂喂……大家好!”石青张着嘴巴,对着舞台正中的话筒试了几下音,又扭头看着一脸桃花色的江鸥,“往前点儿呗,离话筒远了影响演唱效果!再说了,咱们唱的是《夫妻双双把家还》,不离近点儿,不像那回事!”
    江鸥不得已走近,但二人之间还有一米距离。石青又大大咧咧地说:“扭捏啥?再到跟前点!”说着,上去拉住了江鸥的手。江鸥分明感到石青的宽大手掌已经渗出汗液,心想:他看似潇洒轻松,原来竟跟我一样有些紧张。
    学校礼堂里,当《夫妻双双把家还》轻柔、舒缓、优美、动人的旋律响起来时,舞台上的石青却唱出了一句完全走调的“树上的鸟儿成双对……”正当大家准备喝倒彩叫石青滚下舞台的时候,还好,江鸥及时地承上柔情婉转的“你耕田来我织布……”台下众生瞬间又为江鸥足可绕梁三日的演唱而痴迷了。
    石青和江鸥就这么一句不在调上,一句在调上交替地唱着,演绎了一出全新版的《夫妻双双把家还》。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晚会之后,江鸥和石青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大家说二人演唱《夫妻双双把家还》真是绝版搭配,直接称呼江鸥为七仙女,石青为董永。议论间,竟又扯出了二人在凤凰山旅游时发生的事。后来,有人编撰顺口溜说:“凤凰山旅游大巴里,董永勾引七仙女,先送菊花表寸心,篝火晚会变蛐蛐,水里曾做鸳鸯戏,瓜熟蒂落结夫妻。”赵红又急急地给江波打电话,在电话里给他念了这首歪诗,然后又是一番添油加醋:“我听说,凤凰山旅游时,篝火晚会上,石青曾经学蛐蛐向你女儿求爱,然后滚落到了湖水里鸳鸯戏水。”
    “啊?”正在财务室下账的江波惊跌了老花镜。
    赵红说的这件事其实是,那晚去凤凰山旅游的学生在湖畔燃起了篝火,大家唱累了、跳累了之后,女生们躺在青草地上或是躺在野菊花上数星星,对面的男生们就着篝火把蛐蛐串起来,烤着蛐蛐肉津津有味地吃着……女生们听男生的嘴巴砸吧砸吧响着,也不数星星了,垂涎欲滴地跑过来向男生要烤好的蛐蛐肉吃。余晓仿眨巴着很有风情的小眼睛,撒着娇向石青要烤蛐蛐吃,见石青对她爱理不理,她差点气哭。最后,还是猿猴给余晓仿烤了一串蛐蛐肉,猿猴正对余晓仿产生好感中。
    江鸥一直在嚼吃着野菊花,石青双手背在身后走近她,笑着小声说:“别再吃素了,快尝尝荤腥吧。”
    江鸥不觉笑了,她喜欢听石青说话。问:“荤腥呢?”
    “给你!”石青说着,把烤好的一串蛐蛐像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拿出来,双手递给了江鸥。江鸥试着咬了一个烤得焦黄的,只觉得一股青草香味和一股甜中带腥的肉香在唇齿间弥漫,止不住说:“真香!”
    石青看着江鸥,笑着说:“看你这样,我真想变作蛐蛐叫你吃,不叫你吃菊花了。”
    “为什么?”
    “害怕你将来变成菊花仙子,我这个凡夫俗子到哪儿找你去?”石青恋恋不舍地望着江鸥,不乏幽默地小声说。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江鸥知道石青喜欢她,可是她真的不想再说有关拔丝儿的话,自此沉默。石青知趣,也不再提及拔丝儿话题,只是拼命地捉蛐蛐并串在木棍上,拿着在篝火上烤,然后给江鸥吃,直至她吃厌了,看见蛐蛐想呕吐。有石青的地方总是女生多,有江鸥的地方总是男生多,不一会儿,大家伙儿又都围拢过来,在篝火旁大话蛐蛐。石青想起前不久看的一本乱七八糟的书——《动物的性爱生活》,带着显摆自己博学的口气说:“你们知道雄蛐蛐是咋向雌蛐蛐求爱的吗?”
    听石青这么说,大家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到了他身上,这个年龄正是对爱特别感兴趣的时候。石青看着江鸥的大眼睛,此刻,那双大眼睛在篝火的温馨光芒中越发显得如诗如画,眼神中满是困惑,她也迫切想知道这个答案。见江鸥喜欢听,石青愈发来劲儿,侃侃而谈:“在雄蛐蛐的前翅上,有旋涡纹状的翅膜。一边翅膀长着锉刀状的翅膜弦器,另一边翅膀长着较硬翅膜弹器。当这两种发音器相互摩擦时,就能发出声音。雄蛐蛐靠翅膀的摩擦来发音,利用翅膀摩擦发声的目的,就是吸引异性、求爱并进行交配!”
    猿猴自从在旅游大巴上被石青打了一顿后,对石青始终怀有不忿,这家伙还很有点儿“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感觉,挤眉弄眼地对旁边的男生说:“靠,我还以为是送野菊花求爱呢!”
    众人一愣,哄地笑起来,一时间,石青在大巴里给江鸥送菊花的事又被小声提及,石青竟成了雄蛐蛐,江鸥成了雌蛐蛐。江鸥听见这种暧昧议论后气得哭得不行,结果石青又把罪魁祸首猿猴打了一顿。打架期间,见石青下手很重,猿猴嘴里发出凄厉喊叫声,江鸥吓得赶紧上去拉架,在拉石青的过程中俩人一不小心滚落到了湖水里……
    江鸥放学回来,江波声色俱厉问她为什么隐瞒“篝火晚会变蛐蛐,水里曾做鸳鸯戏”。江鸥哭着说:“我害怕给您说了,您又要敏感猜疑,我最讨厌被人猜疑!”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正在这时,电话铃响了,赵红在电话里给江波秘密汇报:“有人说,你跟盗窃犯联姻!”
    “什么意思?”
    “石青的老子石化是军区负责军服发放的人,他利用职务之便多领了军服,给喜欢穿军装的独生儿子穿。石青跟江鸥是拔丝儿,你跟他老子石化当然就是亲家了!”
    “石青身上的军装原来是这么来的!”江鸥一时也震惊了,但她很快否定了父亲的观点和看法:“什么有其父必有其子,石化是石化,石青是石青,你们对石青不公允!你们这是世俗偏见!”见父亲依然坚持自己的偏见,江鸥急了,“您以前不也被人说是异类吗?照此说来,我也是根不正、苗不红!”
    只听见“咣当”一声,江波把手中正冒着热气的茶杯重重地砸在桌子上,“混账!什么‘根’不正?我们书香门第江家,不但家学渊源,而且祖祖辈辈堪为世人楷模,我那些全是‘莫须有’罪名!”
    “石化是石化,石青是石青,我就是认为石青不是坏孩子,你们都是老古董,是在用老眼光审视新事物,你们对石青的评价就是不正确、不公允、不客观!”江鸥正坚持自己的观点,“啪啪啪——”脸上已经挨了几记耳光。
    怒不可遏的江波边打边骂:“我叫你再乱说……”要不是夏英拉走江鸥,江波还会继续对她打下去,他竟像是大脑失控似的那么恐怖。
    江鸥的小卧室里,江鸥伏在夏英怀里放声大哭:“妈,我爸他咋啦?”
    夏英怔怔地坐在那儿,想起了江波遭受的一切,便对江鸥简单说了桃园三结义的故事,更讲了王赖对江波的摧残伤害……听得江鸥骤感毛骨悚然。江鸥忽然想起了另一件令人感到脊背发凉的事,她对紧紧抱着她的夏英哆哆嗦嗦地说:“妈,我最近总是做噩梦,梦见女鬼!一个浑身是血的尼姑追着我哭,喊着叫我救她。”
    “怎么没来由地做这样的梦?”
    “不是没来由的。我们在凤凰山游玩时,去了山上一座破败不堪的尼姑庵看了看,尼姑庵里只有一个老尼姑。当时,那老尼姑看见我,两眼昏花的她竟喊我‘兰心’!对了,当时老尼姑还絮絮叨叨讲起了兰心的故事,说她是秘密出家当尼姑的,生前是豫州人。后来家遇不幸,悲愤交加就撇下仨孩子跳了河,被老尼姑的师姐救了,剃度了。对了,这个老尼姑还说,兰心曾经跟一个当官的男人交往,这男人叫宋……刚说到这里,老尼姑就歪在尼姑庵的神胎前死了。”江鸥惊恐万状地给夏英讲着,她是亲眼目睹老尼姑死的,当时吓得晕了过去,要不是石青狠掐她的人中,她恐怕就回不来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夏英纳罕地想:这个尼姑兰心的遭遇,咋跟江鸥的生母穆兰有点儿像呢?思前想后,夏英又不自觉地摇头:世上不会有这么巧的事!穆兰重情,跳河不死,肯定会回来,因为她有仨孩子牵绊着啊!夏英便对江鸥说,梦都是假的,叫她不要多想。说完后轻轻地关上她的小房间门,走了出来。
    江波砸完东西发泄了之后,默默地收拾着一屋子乱糟糟的东西。看见夏英从女儿的房间里出来,江波怔了片刻,问:“你们娘儿俩刚在里面说什么呢?什么尼姑?还有什么跟一个姓宋的当官的……”
    夏英看了看江鸥的卧室,生怕江鸥听到二人说话,便拉着江波的手走进卧室,给江波小声说了江鸥在凤凰山尼姑庵的遭遇。江波惊愕了:“穆兰的坟墓只是衣冠冢,莫非……莫非她真的出家当了尼姑?”江波说着,早已是泪水纵横,“如果她真是兰心,那我不会再想她,永远不会再跟她夫妻相认,她……她竟在我生不如死的时候撇下我和仨可怜的孩子!而且,她……她竟还跟一个姓宋的当官的……”江波开始疯狂地摇晃夏英,语无伦次地说:“你给我说实话,穆兰真的为我守身如玉了吗?你当时是保姆,跟穆兰暂时住在豫州江家大院,你肯定知道的。”
    夏英的脑海里闪电般出现了一幕:某日夜深,穆兰坐着一辆红旗轿车回到江家大院后,在东厢房里压抑着哭泣,说她对不起江波……再后来,穆兰跳河自尽了……为了不让江波痛苦,夏英赶紧摇头劝说:“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这个兰心绝对不会是穆兰姐,穆兰姐对你真的是情深义重呢!”夏英说着,拿起手巾给江波擦泪。
    “哎,不提她了,不提她了!我也相信穆兰是真死了,这个尼姑肯定不是穆兰,咱们想都不能这么想。记住,更不能对外面的人提起这事,这年头,没有的事还编得有鼻子有眼儿呢,舆论的力量太大,到时候咱们江家的颜面可就没了!”江波说着,闷闷地坐在床沿上,眼圈红红地看着夏英,“想想要不是你,我早垮了,孩子们肯定也是死的死、伤的伤,你对我和孩子们的恩情我都知道,即使是穆兰活着,她恐怕也难以做到你这样!我……我竟还叫你守了几十年活寡,我无用啊……”江波用手捂着脸,开始压抑地哭泣起来。
    “我跟着你情愿守活寡一辈子,我无怨无悔!”
    是什么叫夏英情愿几十年守活寡也要跟着江波?这段往事不能不提。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4
    20世纪60年代末,初夏季节,下午时分,凤凰山北麓一条浊浪翻滚的河流中,刚刚高中毕业的夏英正站在亡命河中仰天哭泣。
    原来,夏家村的村支书虎彪,因为夏英的出身问题,扣下了夏英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不仅如此,还发动群众声讨夏英以及那些试图为夏英抱不平的村民。
    夏英苦求无果,绝望地走进了亡命河。河水逐渐淹没了她的胸部……赶巧路过此地的江波救起了她。
    夏家四合院的北房里,夏典与江波说着夏英:“三妹英子不但聪明好学、志向远大,而且很有吃苦耐劳的精神,比其他几个妹妹更有家庭责任感。她说改变民族命运、家族命运、个人命运的都是科学文化,于是刻苦学习,考上了金融大学。我也做好了供养她的准备,谁知,村里那些人不但把英子跟我这个哥哥牵连到一起,还把英子跟我们地主家庭这个坏成分连到了一块儿。这不,英子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寄到大队村委后,村支书虎彪不但不给英子出具村委证明信,还紧握着英子的录取通知书不给……”
    夏典8岁的女儿——菊儿,紧接着又给江波和夏典倒茶。菊儿斟茶的时候,江波留意了一下,他发现菊儿每次斟茶都是以右手握壶把,左手扶壶盖,而且是先客后主的服务顺序。每斟完一轮茶后,菊儿就把茶壶规规矩矩地放在小方桌上,壶嘴不对着客人,茶水斟倒总是七八分满的样子,便止不住对夏典夸赞说:“菊儿是个很有家教的孩子。”
    “不是骄傲,我的曾祖父是清朝末年御赐领兵大元帅,后来不满清朝的统治,卸甲归田……我的妻子也是大家闺秀。”
    正说着,只听见一个女人拖着长腔冲屋内喊:“多了一口人,窝头今天就不够吃了。”接着,那女人又跑到堂屋门口嘟嘟囔囔说:“我嫁给夏家真是倒霉,小姑子成堆,死的死,嫁的嫁,偏剩下这么一个英子不思婚嫁,偏爱上学,如今吃的东西都没了,还上什么学?我还感谢虎彪不给她出村委证明信、不叫她上大学呢。这样不但给家里节省了一笔钱,而且又添了一个挣工分的劳力。”这女人前面的话还算正常,接下来就不行了。只见她双手叉腰,指着懂事的菊儿莫名其妙地骂:“你这个傻妮子,你是我们家的童养媳吗?看我不让你的两个小男人休了你!”其实,这个女人口中的两个小男人是菊儿的亲弟弟夏建和夏伟,这女人这么骂,看来傻得不清。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女人又疯疯癫癫地说:“我到底是将军家的大小姐,日子过得风光、体面、舒服得很,不信,你们都看看,我正在舅舅家的深宅大院里,打麻将、说闲话、嗑瓜子。一会儿啊,我就要去街上买旗袍料子,赶明儿嫁给夏家村地主家的大少爷夏典做少奶奶呢。”之后,她又在空落落的屋子里四处寻找着,从北房找到东厢房,慌忙问:“我的舅舅给我陪嫁的那个步兵排哪儿去了?我的凤冠霞帔呢?”她陡地又号啕大哭说:“我的亲舅舅啊,我听到你乘坐的小客机在头顶嗡嗡直响,你好狠心啊,就把我一个人撇下了。”
    江波望着哭天喊地的疯癫女人,困惑地问夏典:“她是谁?”
    “她是我的妻子陈娇,嫁到夏家不久,被虎彪故意推下几米高的看台摔倒,摔坏了脑子,如今她只记得出嫁前的事情,出嫁后的事情多半不记得了,而且大脑时而清醒、时而混沌,经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怎么又是虎彪?你们两家的仇恨可谓源远流长。”
    “往事不堪回首啊……”
    夏典虽然出生在旧式地主家庭,但是他的思想却是贴近民众的。他曾经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抗大)进修学习并毕业,在此与部队政委秦啸云的女儿秦穆白认识并相恋。在多年的烽火岁月中,夏典与秦穆白二人的感情日渐深厚。解放战争时期,夏典和秦穆白所在的解放军部队挺进菊城。国共两党初次交锋后,各自休整部队的某日下午,身着戎装的夏典和秦穆白站在硝烟弥漫的菊城城外,在山冈上远望着绵延起伏500里的凤凰山,凤凰山像凤凰在翙翙其羽。他俩又看着菊城迎着冷冷风霜怒放的战地黄花,一时激情满怀。
    秦穆白说道:“这菊城的菊花正在连天烽火中怒放,它让我想起了《采桑子•重阳》。‘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夏典望着如血残阳说:“我瞬间想起了《忆秦娥•娄山关》。‘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秦穆白说:“毛主席的后一首诗愈见百折不挠的霸气,尽显一代帝王风范!”
    夏典说:“是!”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女人爱花,秦穆白也不免俗。这会儿她折过一朵黄色菊花,嗅着菊花的幽幽芬芳,紧紧地依偎着夏典高大、魁梧的身躯,仰脸望着他,无限深情地说:“我们怀抱着共同的革命信仰和领袖信仰奔赴延安抗大,在抗大学习班上相识,栉风沐雨走到今天,这种感情像不像这战地黄花?”
    夏典接过秦穆白手中的黄色菊花,轻轻地插在她的发际,凝视着她的修长秀目说:“菊花象征着民族气节和忠贞的爱国精神,也象征着忠贞不渝的爱情,用‘战地黄花’来比喻咱俩的爱情再贴切不过!”
    二人愈说情愈浓,紧紧地牵着手,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宋代郑思肖的《画菊》,并轻轻地吟诵:“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念罢,二人久久注目彼此。就在这时,一封来自后方的加急电报把夏典击倒在眼前的战地黄花中。
    夏典双手颤抖着拿着母亲病重的电报,想到早逝的父亲在病床前拉着他的手,嘱咐他一定要肩负起振兴夏家、孝顺母亲、爱护妹妹的职责。想到母亲年纪轻轻守寡,拉扯着五女一男长大,同时苦苦支撑着夏家,如今病重,他这个长子却不能在病床前守孝:“5年了,我离开母亲、离开家已经整整5年了……”夏典回忆着,像个小孩子似的呜呜大哭起来:“我想回家看看母亲,哪怕只看一眼!”
    秦穆白安抚着夏典:“我能帮你做些什么?要不,我帮你求求父亲,让他给你准个假?”
    部队政委秦啸云这里,刚调来的年轻司令员穆和平正在跟秦啸云看着菊城地图。见夏典和秦穆白走进来,穆和平一下子被眉眼弯弯、长相秀气的秦穆白吸引了。
    夏典给政委秦啸云和司令员穆和平一一敬过军礼后,说起了家里的情况,谁知秦啸云却不准假。秦啸云瞪了女儿一眼,又看了看夏典:“你们俩越来越儿女情长了,这么下去难成大器!”
    “不是我们儿女情长,是您不近人情。”秦穆白有点儿不满地说父亲。
    “当前战事吃紧,不是讲人情的时候。”秦啸云说着女儿,转而又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教育未来的女婿,“我的家庭情况跟你们夏家差不多,我也是家里的长子。我的祖父母、外祖父母、父母、兄弟姊妹、妻子、儿子、女儿等都死在了连年战事里,现在就剩下捡来的女儿秦穆白与我相依为命,你应该向我学习,舍小家为大家,精忠报国。”
    夏典望着以民族大义和国家、人民为重的秦啸云,深深敬佩他的同时,心里觉得说不出的伤悲。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返回列表 查看3996 | 回复124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温馨社区:“绣阁”祝大家:工作舒心,薪水合心,被窝暖心,朋友知心,爱人同心,一切顺心,事事称心,永远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