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欢迎您来到这个温馨的社区.祝愿您在这里玩得开心.您的开心.就是绣阁最大的欣慰.请您用中文注册.并盼您常来看看.谢谢!
返回列表 查看4527 | 回复134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发帖

转载 红袖【完】

本文来自: 缘定绣阁 作者: 0791 日期: 2013-11-27 10:04 阅读: 4528打印 收藏
作者: 浮石     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定价: 38.00
引子
    在等电梯的时候突然有两个人从左右两边向你包抄过来,并把你迅速带离电梯口,你会觉得怎么样?
    一诚拍卖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柳絮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时间是星期一上午九点钟左右,地点是在自己公司写字楼大堂的电梯口。上班高峰期已过,但那儿已经聚集了十来位准备进入写字楼、面熟而并不相识的其他人。
    那天上午十点钟有场拍卖会,否则,柳絮还不会那么早去公司。她把宝马车泊好,刚走进写字楼的大堂,就有两个女人斜地里朝她靠了过来。她们一点也不起眼,如果不是她们的速度有点超常规,柳絮压根儿就不会意识到她们的存在。那两个人年龄相仿,大概都是四十来岁,高矮也都差不多,只是一个胖一个瘦一点。很多年以后,柳絮还会记得那个瘦一点的女人留给她的第一印象——看人的眼光冷冰冰的,嘴角却似有似无地向上翘着,绽出一朵菊花似的微笑,居然极其自然。她们一上来便像见到了亲姐妹似的一左一右地挽住了柳絮,问:“你是柳总吧,一诚拍卖公司的柳絮总经理,对吧?”
    柳絮多少有点发怔,她想把脚步停下来,却没能做到。她一边被两个女人挟持着转身回头朝外面走,一边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柳絮不想就这样被带走,终于有点费劲地站住了,一左一右地朝那两个人看了一下,问:“你们是谁?想干什么?喂,保安……”
    胖一点的女人说:“别叫。我们是省纪委和省检察院联合办案组的,有些事涉及到贵公司,想找你协助我们做一些调查。”
    好像是为了配合她这句话,那个瘦一点的还把那只闲着的手插进口袋,掏出工作证,很快地在柳絮面前晃了晃。
    柳絮被带到了一辆中巴车上。那辆中巴车就停在她的宝马车不远的地方,加上司机,里面已经有了两个人,都是男的。柳絮是被胖一点的女人推上车的,里面那个男人还朝她伸过来了一只手,像要拉她一把似的,但柳絮没有去握。胖一点的女人紧跟着柳絮上了车,刚挨着柳絮坐下,顺手便把车门砰地拉上了。几乎与此同时,瘦一点的女人也已经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就座,也是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她扭过头对柳絮说:“我俩都姓彭,这是我们李检,希望你能配合。”
    被叫着李检的男人把脸侧了侧,对柳絮把嘴角向上扯了下,算是笑。笑过了,便把一只手摊着向柳絮伸了过来。柳絮眉毛轻轻一扬,问:“什么?”

Ta们最近看过这个帖子收起

0791
访问时间:2014-07-23 08:57

李检说:“手机,先替你保管一下吧。”
    柳絮说:“十点钟我有场拍卖会,能不能先让我把会开完?”
    李检抿嘴一笑,摇摇头。
    柳絮说:“那……至少得让我打个电话,跟公司交代一下吧?”
    李检沉吟了一下,说:“行,手机给我,你报号码,我来帮你拨。”
    柳絮再一次怔住了,扭头望着旁边的李检,在那张长长的马脸上停了足足五秒钟。不知道为什么,柳絮对那种瘦长瘦长的面孔总是心存戒备,她摇着头轻轻地说:“算了。”说着,便把手机啪地塞到了他手里。
    李检说:“你确定吗?”
    柳絮觉得他的这句话多少有点嘲讽的意思,便冷冷地回看了他一眼,回过头来不再理他,接着,便把眼睛闭上了。
    中巴车很及时地启动了。
    柳絮很快就对自己生气了,不知道自己干吗要感到紧张,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跟人家赌气。再过个把小时,拍卖会就要开始了,如果她不能准时在公司露面,情况会怎么样呢?起码得跟公司的人打声招呼吧?柳絮朝左边侧侧身,望着旁边那张长长的脸,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问:“请问需要多长时间?”
    李检笑了一下,说:“这取决于柳总是否配合,也许要不了多久,也许要一段时间。”
    这算什么回答?
    柳絮却不死心,追问道:“那会是多久?”
    李检再次笑了,说:“柳总是聪明人,不要以为我在说废话,我只能说,这取决于你是否配合。”
    柳絮知道了,她不可能从旁边这个男人嘴里套出半句话来。你看他的嘴唇,多薄呀,简直像两片合在一块儿的刀子。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柳絮把头摆正了,跟公司打电话的念头,一下子又冒了出来,她知道,自己不能太情绪化,否则,伤害的是自己,损害的是公司的利益。无论怎样,都应该让那场拍卖会做完,因为在今天将要拍卖的这一单业务上,她花了太多的时间精力,她的付出实在是太多了。
    可是,刚才自己已经放弃了打电话的事,这时又该怎么向旁边的男人开口呢?
    柳絮心里七上八下的,脸上却是一副木然的表情。
    她望着前方,驾驶室里吊挂着一幅小小的过了塑的毛主席像,老人家很慈祥地望着她。柳絮再次把眼睛闭上了,她觉得老人家看她的那种眼神,就好像等着她说道歉似的。
    他们会把我拉到哪儿去呢?
    这是柳絮接下来应该关心的问题。可是,她却不想睁开眼睛朝外面看,她想,这会儿他们的眼光一定早就落在自己脸上了,他们一定早就开始研究她了。
    车子的音响不是很好,里面一个男声正在唱《老鼠爱大米》。
    四五十分钟以后,柳絮被带到了一座宾馆的双标房里。那座宾馆不是很高档,就像一个招待所。桌椅已经摆好了。柳絮被安排在一把折叠椅上坐下,她的前面是一张宾馆用的写字台,本来是靠墙放的,现在被打横了,桌子后面坐着刚才把她带来的那两个女人,瘦一点的朝胖一点的望望,说:“可以开始了吗?”后者便点了点头。
    瘦一点的于是故意清了清嗓子,摆正姿势,平视着隔了一张桌子的柳絮,字正腔圆地说:“我们已经向你表明了我们的身份,现在再向你介绍一次,我们是省纪委和省检察院联合办案组的,因为涉及到一些事情,需要你协助调查,希望你能积极配合,尽快把事情搞清楚,这对你也是有利的,怎么样,现在我们开始吧?”
    柳絮努力地望着她的眼睛,突然站起来说:“等一等,我必须先给公司打个电话,你们可以把这个……”柳絮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似的说,“当成我是否配合你们调查的条件。”
    瘦一点的把头朝胖一点的偏过去,两个人轻轻地耳语了几句,然后把身体坐正了,她直视着柳絮的眼睛,说:“我们一贯进行人性化办案,你的要求可以满足,但你的电话仅限于对今天的拍卖会作安排,你听明白了吗?”
    柳絮点头,很快走到床头柜前,用座机打完了电话,如释重负。
    她回到折叠椅上,仍然尽量正视前面的两位女检察官,主要是那位瘦一点的。
    柳絮觉得她的眼睛很好看,只是周边有点发青发暗,她把眼光下移,停在了女检察官的嘴唇上,她看到那两片薄薄的嘴唇一翕一翕的,接着听到了从里面迸出来的声音:
    “姓名?”
    ……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第一章
    下午四点钟左右,柳絮拨通了何其乐的手机,等嘟嘟嘟地响了三声,又把它摁了。她把手机搁在大班台上,愣愣地望着它出神,等待着何其乐反拨过来。
    柳絮每次要找何其乐都是这样,生怕他不方便。为此,何其乐还说过她,说她把他的手机当CALL机用。柳絮总是抿嘴一笑,随他说,却从来不去改正。
    柳絮和何其乐的关系有点说不清楚。不少人都以为他俩关系暧昧,比情人关系远一点,比朋友关系近一点。反倒是何其乐的老婆邱雨辰不这么看。邱雨辰一副傻人自有傻福的单纯样儿,作为柳絮的中学和大学同学,她太了解柳絮了,知道她跟何其乐怎么也不会折腾出什么事来,甚至一有机会就开他们俩的玩笑。至于柳絮的老公黄逸飞,倒是经常酸不溜秋地把他俩的事挂在嘴上。柳絮把黄逸飞狠狠地骂了一顿,说我不管你的龌龊事也就罢了,你再往我身上泼脏水,有你的好果子吃。黄逸飞以风流才子自居,三天两头换小情人,内心里对柳絮三分敬七分怕,见柳絮真发火,哪里还敢逞口舌之利?
    其实,柳絮和何其乐的关系还真是简单,虽然两个人都很看重对方,但在感情上,就像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也像两条平行的铁轨,相互依存,却从来没有过交叉。
    一般来说,柳絮摁断电话不久何其乐就会把电话反拨过来,如果碰上他在开会,也会很快给她回个信息。
    这次也是这样,没过半分钟,柳絮的手机响了,何其乐先在电话里笑了一声,说:“你先别急,我待会儿再给你电话,好吗?”
    柳絮“嗯”了一声,等何其乐先挂了电话,才把手机摁了。知道何其乐这时还不能定下来,心里便有点莫名其妙地发慌。
    她今天有个重要的饭局,约了好久才约上对方,她想让何其乐作陪。
    柳絮知道,作为省委书记陆海风的秘书,何其乐其实也是身不由己的,一般的事,也不会去麻烦他。但她今天要请的客人很重要,是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常务副院长贺桐,如果何其乐不能到场,这顿饭就吃不出什么特别的意义,搞得不好还会节外生枝。柳絮运作这件事差不多一个星期了,早已给何其乐透了信,当时他按照一贯的做法表了态,说我尽量争取。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差不多五点了,何其乐那边还没有消息。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柳絮想给何其乐发个信息,催一下,终于忍住了,柳絮一般很少给何其乐发信息,有什么话直接就在电话里谈了,生怕何其乐接了信息忘了删掉被邱雨辰看到,闹出不必要的误会。其实柳絮的那部手机是专门为何其乐配的,那个号码也只有他一个人才有,是她跟他通话的专线。柳絮很看重跟何其乐的关系,尽管他俩一个月难得联系一两次。
    何其乐没来电话,坐在大班椅上的柳絮只好继续发呆。发呆是一种思维短路,眼睛望着什么其实是视而不见,脑子里好像在想什么,其实只是一片空白。
    她的眼光落在正面墙上挂着的一幅泼墨斗方上,那是黄逸飞的手笔,画的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红荷,荷梗上立着一只展翅欲飞的翠鸟,下面是几尾欢快的游鱼。
    柳絮认为黄逸飞执意将这样一幅画挂在她的办公室,不是别有用心,就是用心良苦。他是想让她出淤泥而不染吗?还是想让她做捕鱼的翠鸟?或者成为自由游弋的小鱼?在柳絮看来,和黄逸飞从相识到结婚,简直像做梦一样,懵懵懂懂的。梦醒得也很突然:几年以前,说不清大半夜还是大清早,派出所的电话打到了家里,说黄逸飞因为嫖娼被抓了,要她带了钱去捞人,当时柳絮离预产期不到一个月。事后她怎么也没有想清楚,为什么没跟黄逸飞离婚。
    柳絮的目光被蜇了一下似的从那幅画上移开了,游离着还是落在了那部手机上,那是一款这几年比较流行的三星,滑盖。上次见到何其乐,他还拿过去摆弄过。当时他俩在廊桥驿站茶坊里喝茶。他一边摆弄手机一边望着柳絮一笑,却也没有说什么。那款手机要说有什么特殊,便是何其乐送给柳絮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柳絮本来是要拒绝的,刚说了半句话,见何其乐阴了脸,便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她不想欠他的人情,便给他买了一个都彭的公文包。她本来是打算给他买条领带或者皮带的,又怕自己太僭越了。就那样柳絮心里还老不安,后来干脆硬拉着邱雨辰去了一趟宠物市场,花六千块钱为她买了一条三个月的萨摩耶。
    也亏了柳絮,能够把跟何其乐的关系这样别别扭扭地维持十来年。
    柳絮在拍卖行业里很有点名气,原因除了她的一诚拍卖公司业务做得好,便是她的性别和容貌,不错,柳絮是个美人坯子,从小学开始,便一直是令人瞩目的对象。身为美女老板,柳絮时不时地会给她的同行提供一些谈资。概括成一句话,就是这个女人厉害,她要想做的事,没有做不成的。一些风言风语也时不时地传到柳絮的耳朵里,每次她都一笑了之。男人经商难,女人要是鬼使神差入了商界,要不了多久,会比男人更深刻地体会其中的酸甜苦辣。只要一闲下来,柳絮便会经常问自己,如果能够重新选择,她还会这样做吗?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柳絮找不到标准答案,因为根据不同的心情,每次的回答都不一样。柳絮只能认为这都是命。
    女人一过三十岁,生理和心理都有一些微妙的变化。对于柳絮来说,则是越来越信命了。
    她和何其乐既没有成为夫妻,也没有成为情人,可能就是一种命。
    邱雨辰跟柳絮高中时同桌,两个人的关系好得经常夜里钻一个被窝,叽叽喳喳的也不知道哪里有那么多废话。有个周末,她们还一起骑单车跑了十几公里山路,到一个据说能摸骨相命的仙姑那里问过前程,想看看考大学有多大的希望。
    那是个瞎子老太太,看起来年龄在五十岁和九十岁之间。对被柳絮推到前面的邱雨辰只说了一句话:一生富贵,衣食无忧。轮到柳絮的时候,那张长满皱纹、血管像蚯蚓一样凸出的手,不仅在柳絮俏丽的脸上来回摸了两三遍,还让她伸出两只手,掐掐捏捏了好半天。老太太的脸色不断变化,没有了牙齿的嘴巴,像咀嚼着什么东西似的一抿一抿的,又是点头,又是摇头,把柳絮的心一下子吊了起来。柳絮赶紧从贴身口袋里掏出十块钱往她手里塞,她竟然不肯收。柳絮急了,抓起她的手把那张皱巴巴的钞票往那掌心里一拍,说:“您老人家说吧,我受得了。”老太太的嘴又是一抿一抿的,说:“画一样的人儿,看起来文文静静的,性子烈呢。你是宁愿受苦也不愿意受委屈的人。你这一辈子,钱是花不完的,别人用钱包装,你用皮箱装。可是……成也男人,败也男人,你好自为之吧。”
    电话响了,不是大班台上的手机,是座机。柳絮回过神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她的副总经理杜俊。
    她刚把话筒拎起来放到右耳朵边,立即传来杜俊的声音:“我已经到了高院,刚才给贺副院长打了电话,他马上就下来,怎么样,我们是直接去吗?”
    柳絮说:“行,我这就动身,争取在你们之前赶到。”
    柳絮忍不住又给何其乐拨了一次电话,响了三声还是把它摁掉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接到柳絮第一个电话的时候,何其乐正在等李明启,李明启是他读研究生时的师兄,现在是省日报新闻部的主任,约好了下午五点钟以前送照片过来。今天上午省委书记陆海风到省高级人民法院检查工作,明天的新闻报道要配照片,这事是不能大意和耽误的。
    事情巧就巧在柳絮今天晚上请到了贺桐,何其乐知道,这场饭局他如果能够出席,对柳絮来说意义将会很不一样。问题是,他能不能抽出时间,还得看陆书记的安排。这也是何其乐未能及时给柳絮回电话的原因。
    何其乐和柳絮认识十几年了,时至今日,他一直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她的情景。那时他研究生刚毕业,一边当助教一边兼任系里的政治辅导员。后者是一个什么事都可以管,什么事也可以不用管的职务。元旦文艺演出,何其乐和系里的头头脑脑去看彩排,就那样认识了柳絮。柳絮的红绸舞被安排在整场晚会的中间,随着激越的音乐骤然响起,那条鲜红亮丽的绸缎,便像一条鲜活的灵蛇,满场摇曳和飞舞。谁持彩虹当空舞?柳絮甫一亮相,那身段,那云霞扑面似的绯红的青春脸庞,让何其乐惊为天人,他在一瞬间像被子弹击中了似的,心脏先是陡然一热,接着便几乎停止了跳动,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那个跳舞的女孩子,那个入学不到半年的一年级新生。阴差阳错,他们的故事还来不及开始便结束了。这也使得何其乐对柳絮的感情,一直停留在了十几年以前。何其乐常常暗自问自己,如果当年他娶的真的是柳絮,而不是邱雨辰,那份暗自怦然心动的感觉,还能维持到现在吗?
    是不是想得到而没有得到的东西,才是永远的牵挂?
    何其乐找不到答案。
    李明启捧来了两大本影集。一本是送给陆书记的,一本是送给何其乐的。大学时两个人接触并不是很多,后来何其乐成了省里的“第一秘书”,两个人的关系才慢慢铁起来。省日报目前在搞竞争上岗,李明启觊觎副社长的位置已经很久了。他往何其乐这里跑得很勤,为此还特意向何其乐请教过好几次,说要请何其乐作为局外人帮他分析分析,他的事到底有多大的希望。何其乐知道李明启肚里的那点皮里阳秋,却始终不敢造次,在陆书记面前替他咬耳朵。所以,每次也就笑笑打太极,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师兄吉人自有天相。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李明启在何其乐办公室磨磨蹭蹭的,何其乐知道他是想把影集亲自交到陆书记手里。放在平时,何其乐是会考虑师兄的这点小奢求的,但今天不行,他惦记着柳絮的事,就想把李明启早点打发了。正好柳絮的手机第二次响了,他便一边向李明启笑笑,一边赶紧去接。柳絮却又很快地摁掉了。何其乐拿起座机话筒,故意迟疑了几秒钟才拨过去,说:“我等下再给你回电话吧。”也不等柳絮回话,就把话筒搁了。李明启很懂味知趣,赶紧起身告辞。
    影集里的照片刚才已经看过了,每一张都不错。李明启是老记者了,选择怎样的角度才能突出领导的形象,是一个职业摄影记者最起码的基本功。何况李明启在这上面是有教训的,上届省长脸上有雀斑,民间有个段子就是专门讲他的,说省长作报告,群众观点。李明启那时刚到报社不久,未经处理,把省长的一张特写照片发表了出来。谁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不久报社便把到居委会挂职锻炼的机会给了他,硬是让他跟那里的婆婆姥姥打了两年交道。吃过了这样的暗亏,李明启怎么可能不学得聪明一点呢?影集送来之前,他肯定一遍一遍地认真筛选过。
    不过,何其乐再次看那些照片时,却有了自己的想法。不错,影集里面的每一张照片都拍得很好,非常准确地抓住了陆书记的招牌动作和经典微笑,但对于陪同陆书记的人来说,他们离陆书记的远近和神情举止,就有点不一样了。何其乐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抽出几张塞到了自己办公桌的抽屉里,再把后面的往那空出来的位置上调了调,这才轻轻地敲开了陆书记的门。
    陆书记正在看文件,何其乐侧身走到陆书记旁边,轻轻地把影集摆在了陆书记面前宽大的办公桌上。陆书记随便翻了一下,让他看着办就行了。何其乐跟陆书记已经两三年了,知道陆书记日理万机,不太会为这些事操心,但他同时也知道,尽管陆书记对他很信任,这种由陆书记亲自审视的过场,仍然是不能不走的。
    何其乐把影集合拢来,像抱一个婴儿似的抱在胸前,然后轻声提醒陆书记,说下班的时间到了。陆书记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点了点头。何其乐接着说:“天气预报说今晚可能有雨,要不然,晚上还是去打保龄球?”
    陆书记起身做了几下扩胸运动,亲自把办公桌上的台灯关了,说:“行,我散步回家,你七点四十分来接我吧。”
    何其乐出来以后,嘘了一口气。如果没有会议或接待上的安排,陆书记的业余时间一般会做两件事,一是打保龄球,一是喜欢很随意地到省委大院外面去“走一走”。陆书记有高血脂,保健医生建议他多运动,打保龄球就是一项比较好的运动。至于到外面“走一走”,算是运动和工作的结合,多少有点微服私访、体察民情的意思。再就是时间很随意,可能饭前,也可能饭后。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对于何其乐来说,打保龄球比较简单,省委大院休闲中心就有个保龄球馆,打个电话让他们留条球道就可以了。他家离陆书记家也就七八分钟的路程,他可以回家一边吃饭,一边看中央电视一台的《新闻联播》。《新闻联播》是陆书记必看的节目,何其乐也必须跟着看,这样,两个人闲扯的时候,才会有共同语言。如果是到外面去“走一走”,就会麻烦一些,不仅要瞒着陆书记通知省委办公厅作一些必要的安排,让公安厅派几个便衣陪伴左右更是免不了的。如果时间是在饭前,他就怎么也赴不了柳絮的约了。
    把陆书记送出门之后,何其乐返回来把陆书记的办公室收拾了。他给邱雨辰打电话,说不回家吃饭了。邱雨辰说正好,她也有应酬,还不知道搞到什么时候。邱雨辰也是个忙人,平时也难得在家里吃上一餐饭。两个人为此连小孩子都不敢要。何其乐把刚才塞到抽屉里的照片拿出来看了看,挑了一张,又从影集里也挑了一张,都把它放在他总是随身带着的都彭公文包里,这才关灯离开了一号办公楼。
    海内鱼翅海鲜酒楼在黄金大酒楼三十二层,整整一层,没有大厅,全是包厢。这里只供应两种主菜,鱼翅和鲍鱼。
    包厢昨天就订好了。柳絮接到杜俊的电话之后,便离开公司直接开车过来了。她先到,没等几分钟,杜俊陪着贺桐也到了。贺桐一进门,柳絮便马上起身,伸出两只手前来迎接。柳絮不得不抬头,因为贺桐个子很高,差不多有一米九,穿一身法官制服,戴一副很宽大的黑框眼镜。
    柳絮虽然一直在省高院做业务,跟贺桐打交道却是第一次。相比之下,杜俊跟贺桐反而熟很多,因为他跟贺桐的侄儿贺小君是大学同班同学。
    杜俊先将柳絮和贺桐作了介绍,然后抱歉地对贺桐笑笑,说他得先告辞,因为公司还有点急事等着去处理。柳絮原先对于让不让杜俊一起吃饭有点犹豫:他如果不参加,她跟贺桐刚认识,气氛可能难得一下子融洽起来;他如果参加,费用则可能要多出好几千,她跟贺桐之间的一些话,也会不怎么好说。等下何其乐要来,她也不太想让他们俩见面。柳絮知道,公司这会儿其实没有什么事,杜俊这么说,是在自己权衡了利弊之后,替她作了决定。
    包厢很小,两个人不远不近地坐了。柳絮问贺桐喝什么茶,让小姐去安排。贺桐把装修得金碧辉煌的包厢环视了一下,望着柳絮笑了笑,说:“柳总太客气了,我跟小杜说,请我可以,只能挑路边小店,他向我赌咒发誓,说就是路边小店,你看看你看看,有点不像话。”
    柳絮回望着他,赶紧笑了笑,说:“本来是想随便找个地方的,又怕不干净,只能请贺院长将就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贺桐对着掩上的包厢门望了一眼,说:“下次见到小杜,我得好好批评他。”
    柳絮低下了头,说:“行。我先替他向您赔不是。”
    贺桐说:“真的没必要搞得这么隆重。好好好,这事就不说了。你看你,脸都红了。”贺桐把两只手轻轻撑在桌面上望着柳絮一笑,接着说:“哎呀,早就久仰柳总的芳名了,今天得见,果然名不虚传啦。”
    柳絮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捋捋刘海,又摇了摇头:“老了,已是明日黄花。”
    贺桐说:“这话可不能随便说,你这么青春可人都说老了,还让我这老头子活不活呀,嗯,是不是?”
    柳絮说:“男人跟女人不一样,女人三十豆腐渣,男人四十一枝花,像贺院长这样的,不到五十岁吧,正是男人中的极品。”
    贺桐说:“五十岁就好了,五十八了。”
    柳絮说:“不会吧,我可是一点都没看出来,说您五十岁,我还是壮起胆子说的。”
    贺桐说:“柳总不仅人长得漂亮,话也说得漂亮,哎呀,我都有飘飘然的感觉了。”
    柳絮美目一盼,说:“我就是不会说漂亮话,只会实话实说,让您见笑了。”
    柳絮不想就这个话题扯得太远,说完上面的话,不等贺桐接口,马上一笑,说:“没有征得院长大人的同意,我今晚还邀请了一位您的朋友,还要请您恕罪才好。”
    贺桐不禁“噢”了一声,摘下眼镜擦了擦镜片,重新戴上:“柳总,你这可是先斩后奏呀,我是不是被柳总绑架了呀?”
    柳絮嘻嘻一笑:“瞧院长大人说的,我哪儿敢呀?”
    贺桐说:“那……你替我邀请的这位朋友是谁呀?”
    柳絮并不理会贺桐话里的怪罪意思,眉毛轻轻一挑,朝贺桐嫣然一笑,说:“您猜。”
    贺桐仰着脖子哈哈一笑,说:“我又不是柳总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猜得到?”
    柳絮说:“那就让我卖个关子,您等会儿就知道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返回列表 查看4527 | 回复134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温馨社区:“绣阁”祝大家:工作舒心,薪水合心,被窝暖心,朋友知心,爱人同心,一切顺心,事事称心,永远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