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欢迎您来到这个温馨的社区.祝愿您在这里玩得开心.您的开心.就是绣阁最大的欣慰.请您用中文注册.并盼您常来看看.谢谢!
返回列表 查看4258 | 回复134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发帖
贺桐望着柳絮笑眯眯地,说:“都说柳总厉害,今天一见,果不其然。”
    柳絮回应一笑,说:“院长大人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厉害这词含义最丰富了,能干是厉害,刻薄是厉害,凶神恶煞也是厉害,院长大人的话,搞得我心里慌慌的……”
    贺桐又是哈哈一笑,说:“你看看,我说得没错吧?一个简单的词被你搞得这么复杂,还说你不厉害吗?你跟我说还有一个朋友,又不说是谁,弄得我也是心上心下的,本想对你说的一些话,到了嘴边又不敢了。”
    柳絮说:“真的呀?这我可就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我这会儿的形象,在院长大人眼里肯定不亚于母老虎。”
    贺副院长这次没有哈哈大笑,他只是浅笑着,伸出手指头朝柳絮点了点,过了一会儿,说:“我刚才听小杜说,柳总是公司的法人代表兼总经理,不容易呀。”
    柳絮说:“难得院长大人这么理解人,现在做生意挺难的。”
    贺桐说:“现在不仅做生意难,连做人都不容易,我刚才收到了一个段子,就是说你们女人的,你要不要看看?”
    柳絮说:“好呀,劳院长大人的驾,把它发给我吧。”
    贺桐问了柳絮的手机号码,马上把那条信息发了过来。柳絮翻开手机轻轻读起来:“女人这辈子挺难的:漂亮点吧,太惹眼,不漂亮吧,拿不出手;学历高了,没人敢要,学问低了,没人想要;活泼点吧,叫招蜂惹蝶,矜持点吧,叫装腔作势;爱打扮吧,像妖精,素面朝天吧,又没女人味;自己挣吧,说你是男人婆,男人养吧,叫傍大腕;生孩子,怕被老板炒鱿鱼,不生孩子,怕被老公炒鱿鱼。唉,这年月女人要想不难,就得自己做老板,逮到机会可以对男人下手狠点。”
    柳絮边读边乐,笑得肩膀一耸一耸的,已大有花枝乱颤的味道。她余光一睃,见贺桐正盯着自己,连忙把身子坐直了,脸上巧笑兮兮的意味不仅没有淡下去,似乎还越来越浓,她瞥一眼贺桐,又把眼睑一垂,说:“也巧了,我下午也收到了一条信息,说你们男人也不容易,我发给你看看。”
    很快,贺桐的手机也响了,那条信息是这样写的:“男人这辈子挺难的:帅点吧,说你不去做鸭真是浪费了,不帅吧,说你跟蛤蟆有亲戚关系;学历高了没人敢嫁,书呆子一个,学问低了,没人想嫁,说你素质不高;外向一点,说你油腔滑调,矜持点吧,说你木木讷讷;爱打扮吧,说你太奶油,不会打扮,说你太邋遢;靠自己挣钱吧,养老婆都难,靠女人养吧,说你吃软饭。唉,这年月做男人要想不难,就得对女人下手狠点。”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a们最近看过这个帖子收起

0791
访问时间:2014-07-23 08:57

TOP

贺桐说:“两个段子联系起来看有问题,很容易挑起男女之间的冲突,其实,男人不容易,女人也不容易,所以男人和女人要多勾兑勾兑,只有通过勾兑,才能互相理解,构建和谐社会,是不是?”
    柳絮说:“院长大人不说沟通说勾兑,这就是水平呀。”
    贺桐一笑,有点夸张地摇了摇手。
    刚才柳絮还怕和贺桐初次见面没有话说,这会儿完全放心了,心里不禁偷偷地嘘了一口气。现在信息产业很发达,很多写手靠写短信就可以发财致富。刚认识的人只要一开始交换短信息,距离马上就缩短了。
    这时外面的服务小姐轻轻地敲了敲包厢的门,柳絮应声而起,她估计应该是何其乐来了。
    果然是何其乐。
    贺桐当然是知道何其乐的,他今天上午还陪着陆海风书记到院里来过,只是没想到他就是柳絮请的另外一个客人。贺桐年龄比何其乐大了十几岁,行政级别也高了一级,却在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之后,很快地站起来,主动地把手伸了过来,像老朋友似的紧紧地握住了何其乐的手,甚至有点夸张地使劲摇了摇,把何其乐让到了另外一张椅子上。贺桐坐在柳絮右边,何其乐坐在柳絮左边。柳絮和贺桐的茶早就上过了,要的都是今年的新茶碧螺春,没等何其乐开口,柳絮便替他要了甘草莲心。何其乐朝柳絮一笑,算是谢过。待他把外衣脱了下来,柳絮又抢在服务小姐前面接过来,把它挂在了电视机旁边的衣帽架上。贺桐见两个人把这一系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便不经意地把自己屁股下面的椅子象征性地朝外挪了挪。
    贺桐说:“刚才柳总说请了一位贵客,让我猜是谁,我是怎么也不敢猜,没想到是何秘,幸会幸会呀。”
    何其乐说:“不敢。柳絮老早就说要请贺副院长,又怕见了您害怕得说不出话来,一定要拉我来壮胆。我说不会吧,贺副院长我虽然没接触过,在院里口碑却是最好的,是一个平易近人的领导。”
    贺桐说:“这个柳总,在外面听了些什么嚼舌头的话?我有那么恐怖吗?吓得你都不敢见我了?太夸张了吧?”
    柳絮说:“没有没有。只是我一介草民,见了领导心里免不了打鼓,尤其是见了您这种形象高大的领导,好有压力的。”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贺桐一笑,说:“倒是看不出来,何秘也是领导,你就不怕他?”
    何其乐说:“我算什么领导?贺副院长您是不知道,不是她不怕我,是我怕她。柳絮的舞跳得好,十年前我就是她的‘粉条’了,我跟柳絮还有一层关系,贺副院长你猜得到吗?”
    贺桐又是一笑,说:“你们俩谁跟谁学的?柳总也要我猜,何秘也要我猜,看来下次跟你们见面之前要准备两颗脑袋,否则转不过弯来。”
    何其乐也一笑,说:“贺副院长言重了,我跟柳絮的关系可不一般,她是我太太中学和大学时的同班同学,两个人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
    贺桐说:“何秘这话容易产生歧义呀,是柳总和你太太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还是你们俩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
    柳絮脸一红,伸出右手就朝贺桐打过去,落在身上却变成了轻轻的一拂,说:“我刚才还好怕院长大人的,现在一点都不怕了,原来院长大人也这么坏。”
    贺桐是聪明人,何其乐进门之前,柳絮要说他坏,说一百次他都会照单全收,心里不知道多爽快。现在当着何其乐的面这么说,尽管仍然是柳絮的权利,可他要不谦虚一下,就会很不妥当,于是赶紧抱拳分别向柳絮和何其乐拱了拱,说:“得罪了得罪了。今天咱们三个人能够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就是缘分,何秘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柳总要有什么事,找我就是了,不用客气。”
    何其乐说:“有两种人说这种话让人心里发虚,一种是医生,还有一种就是你们做法官的,需要找你们的时候,好像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柳絮生怕这话被岔开了,忙说:“才不哩,院长大人这话我就喜欢听。酒还没有上,让我先以茶代酒,先敬院长大人。”说着站起来,端起了茶盅。
    贺桐也站起来,端起了茶盅。
    柳絮举着茶盅伸过去,在贺桐茶盅下沿轻轻地碰了一下。
    贺桐赶在柳絮开口之前说:“这茶喝了,就不准再叫我院长大人了,叫贺桐,或者叫贺哥,怎么样?”
    柳絮说:“行。一切尽在不言中。”
    茶本来是用来品的,柳絮把细长的脖子轻轻一扬,抢先像喝酒似的干了,头微微仰起来,笑吟吟地望着贺桐,贺桐也紧接着干了,稍微夸张地啧了一下舌头,说:“这茶不错,入口清淡,回味醇香,真的不错。”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气氛一下子就融洽了。
    柳絮要上XO,被两个男人拦住了,都说自己人,就别讲那个排场了,浪费钱。
    鲍鱼是现做的,包厢门半开着,两个穿着白衣戴着白色高帽子的大厨有条不紊地操作着,像制作一件工艺品。柳絮订的是四头鲍。这种现做现吃的鲍鱼,大厨火候的把握最见功夫,它不像煨制干鲍那样耗时间耗功夫,但时间短有时间短的风险,短一分则带腥,长一分则太韧,对厨艺要求极高。
    作为女人,柳絮对厨艺非常感兴趣,曾几何时,她最大的理想,竟是为黄逸飞煲世界上最靓的汤,只可惜那家伙没有这种口福。
    大厨把汤汁调好了,用一只小碗盛着,通过服务小姐端进来,让客人试试味。何其乐和贺桐都示意柳絮代劳。柳絮兰花着手指,用汤匙捞了一点点,放到唇边尝了一下,说:“再稍微加点姜汁吧。”等小姐领命走了,便把头稍稍偏向何其乐一点,问:“崽崽怎么样了?”
    这是她和何其乐之间的私人话题,崽崽是前不久柳絮送给邱雨辰的萨摩耶雪橇犬,名字是他们三人一起取的。
    何其乐说:“雨辰喜欢得不得了,到哪里都带着它,遇到不能带的情况,就有点六神无主了,像惦记儿子似的惦记着,总是安不下心。”
    柳絮说:“让她先训练一下,等到你们生儿子的时候,就有经验了。”
    等贺桐清楚了他们是在谈狗,便也加入了进来,说萨摩耶有孩子般天真无邪的容貌,像个微笑的天使,喜欢萨摩耶的人,一般来说,外表都很美丽,内心则很单纯,很宽容,碰到事情总是以一种乐观的态度来对待,即使面对失败和挫折,也能面带微笑。大概贺桐自己也感觉到了,这段话有点像背书,便侧身对何其乐说:“何秘,你有柳总这样的朋友,又有一个喜欢萨摩耶的太太,你好福气呀。”
    何其乐抿嘴一笑,又很快地看了柳絮一眼。
    柳絮回望着他也是抿嘴一笑。
    贺桐把两个人的这个小动作看在眼里,清清嗓子,接着说:“不过,萨摩耶属于中型犬,是一种伴狗。喜欢大中型犬的人和喜欢养小宠物的人,心理状态是不一样的,前者可能缺乏安全感,后面一种人却可能有一种控制欲,希望周围的人都围着他转,听说慈禧太后只喜欢京巴,这种狗乖巧得很,总是跟在你后面摇尾乞怜。”
    贺桐说话时,柳絮很专注地看着他,他刚一说完,马上接口说:“没想到贺……哥知识这么丰富,口才这么好,说起狗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贺桐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说:“当着何秘的面就别说知识丰富几个字了,那会让人笑话的。我家里现在养了一条腊肠狗,体味重得很。别人到我们家里去,我太太总是抢先自嘲,说我们家最有味道了。狗通人性,通过狗可以更好地了解人。”
    柳絮说:“贺哥你自己分析过没有,你养腊肠狗证明你是什么心理状态呢?”
    贺桐笑着说:“不关我的事,我们家的狗是我老婆要养的,我烦得要死。”
    柳絮若有所思似的点点头,很理解的样子。这时鲍鱼上来了,又配了一些潮州小吃,三个人便埋下头来,心无旁骛地忙于手上和嘴上的工作。
    何其乐急着赶回去,所以最先吃完。他用面巾纸擦了擦嘴角,对贺桐说:“有件重要的事差点忘了,海风书记到你们院里检查工作的事,明天要见报,有两张照片想征求贺副院长的意见,请帮忙挑选一下,看用哪一张。”说着从公文包里拿出那两张照片,用无名指和中指夹着,越过柳絮递给贺桐。
    贺桐也正好吃完,忙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和手,双手伸过来接了。
    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如果从贺桐的个人角度来看那两张照片,优劣一目了然。第一张照片,省高院郑院长和陆书记并排站着,陆书记双手抱在胸前,正在倾听打着手势的郑院长的汇报,贺桐在陆书记和郑院长肩头后面露出了一张小脸儿。第二张照片是在执行局拍的,郑院长和贺桐一左一右地簇拥着陆书记,陆书记身体似乎更靠近贺桐一点,一只大手半悬在胸前,好像在专门给贺桐作指示。
    贺桐看完了,也用两根手指头夹着回递给何其乐,一笑,说:“这种事哪里轮得到我插嘴?何秘早已经有主张了吧?”
    柳絮有点好奇,瞅瞅贺桐,又瞅瞅何其乐。
    何其乐还没来得及把照片放回包里,略一犹豫,还是把它们递给了柳絮。
    最近省高院出了点事,有个打二审的农村妇女在大门口喝农药死了,影响很不好。这也是陆书记视察省高院的原因之一。郑院长这段时间情绪不是很好,放出话来想调到司法厅去。
    柳絮看了看照片,忍不住指着第二张照片说:“我觉得还是这张好。”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贺桐望着柳絮一笑,没有说什么。
    何其乐把照片收回到包里,望着贺桐笑笑,点点头,说:“今天海风书记听了你的汇报,印象很深。现在法院的门越来越难进,和老百姓的关系倒是隔离开了,可是法官和关系户的关系却无法隔离开,这话从你们院领导嘴里说出来,很不容易呀。你关于为了整治腐败,必须用严厉措施建立法官与当事人之间的隔离带的想法,海风书记是点头认可了的。”
    何其乐说这番话时,贺桐微微向他侧着身子,一边听,一边不住地点头,等何其乐说完了,他把脸转向柳絮,说:“刚才我和何秘都犯了一个错误,就是没让你上酒。来,我也以茶代酒,敬你一杯,感谢你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认识了一个知音、一个忘年交。怎么样,何秘,可以这么说吧?”
    何其乐也站了起来,说:“大家都把杯中的茶干了吧,一切……也尽在不言中吧。”
    贺桐一听哈哈大笑,笑过之后意味深长地分别看了何其乐和柳絮一眼。
    用完了餐,柳絮要安排活动。
    贺桐抢在何其乐前面说:“算了吧,柳总已经很破费了。”
    何其乐也说:“是呀,我也没时间,得陪海风书记去打球。另外,刚才挑出来的那张照片,也得通知报社,他们等着排版哩。要不我打个的先走,柳总你再陪陪贺副院长?”
    贺桐又是摇头又是摆手,说:“何秘办正事要紧,要打的也是我打的,让柳总送你。”
    另外两个人又都不同意,最后商量的结果是,活动就不安排了,大家来日方长,不如另外找个时间。就请柳絮当司机,先送何其乐去省委,再送贺桐回家。
    何其乐说:“也行,柳总说她早就想跟您汇报汇报工作了,今天是个机会。”
    到了柳絮的宝马车旁边,两个男人又为谁坐副驾驶的位置互相谦让了一番,最后还是何其乐坐在了柳絮旁边,贺桐一个人坐在了后座上。
    等车上只剩下柳絮和贺桐的时候,贺桐感慨地说:“何秘不错,前途无量呀。”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柳絮既不好替何其乐应承,也不好替他谦虚,只好笑笑,说是呀,听说陆书记很欣赏他。
    一时间,两个人似乎都有点找不到话题,闷了一会儿,贺桐说:“何秘刚才说柳总有事找我,柳总就不要客气了,有话就直说吧,只要不违反原则,我一定不遗余力。”
    柳絮便跟贺桐说了流金世界裙楼拍卖的事。
    流金世界是一幢二十八层的综合楼,开发商欠银行的钱,裙楼的一二三四层全都被查封了,信达资产管理公司申请执行,最后很有可能要走拍卖程序。贺桐在省高院分管执行局,这事早几天执行局的曹局长才向他作过汇报,没想到传得这么快。其实,这也不奇怪,现在这个社会是没有什么事可以保密的。拍卖又是那种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行业,像这种一两个亿的业务,要能拿下来,真的是可以两三年不用想事。难怪柳絮这么郑重其事。
    贺桐刚才的表态,只能算场面上的话。不管最后怎么定,这话是一定要说的。贺桐早就猜到了,柳絮请他可能就是为了流金世界的事。问题是,通过各种关系向他打招呼的人实在太多了。有他本人的同学、老乡,也有省里头头脑脑的儿子女婿七大姑八大姨,甚至还有北京打来的电话,批下来的条子。这就让贺桐为难了。他太明白了,碰到这种事,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轻易表态的。
    首先,他要处理好跟执行局的关系,工作毕竟是他们在做,如果越俎代庖,那帮家伙可能会动不动就给他撂担子。现在领导也不好当,得上面有人拉,下面有人抬,否则,你就会被吊在半空中被人忽悠。忽悠这个词是因为赵本山而在举国上下流行开来的,想一想真叫绝。
    其次,他就是真的做得了主,也不知道究竟该帮谁,因为能通过关系找到他的,都不是可以随便敷衍的,你帮了一个人,可能会得罪其他所有的人,而且,这种成本或者风险,根本无法预测。
    再说了,一两个亿的业务,拍卖公司槌子一敲,佣金可以有几百万上千万的进账,说不定你就会被绕进去。拍卖公司那帮人能耐大得很,作为商人,他们最会算投入和产出之间的账,何况这账其实也不复杂,傻瓜都算得清楚。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作为省高院的常务副院长,又管执行,贺桐在廉洁方面的口碑一直很不错,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巨大的定力,必须时时刻刻克制自己的私心杂念。贺桐再清楚不过了,谁没有腐败的倾向?谁不追求利益的最大化?一个廉洁的干部和腐败分子之间,难道真的有什么不可逾越的鸿沟?所以,他采取的策略,就是尽可能地远离那些诱惑,远离那些当事人。上午接待陆海风书记时,他的发言看起来像是即兴的,其实私下里准备了很长时间,不过,却也是有感而发。贺桐心里很清楚,他要是真的帮了谁,即使真的不拿一分钱,不占一点便宜,也会是黄泥巴落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因为他根本无法回答那些无声的诘问:你跟某某某什么关系?你凭什么帮他?
    杜俊通过贺小君请他,他原想见见传说中的美女老板柳絮再说,没想到柳絮后面还有一个何其乐。
    何其乐当然是贺桐愿意结交的朋友,只是三个人这顿饭一吃,对于贺桐来说,便多少有了一点心理负担。
    贺桐还算是那种顾家男人,很少在外面应酬。再说了,院里有规定,不能接受当事人请吃请喝。所以,请他出来吃饭其实是件很难的事。当然,也不要以为贺桐是那种假正经的人。他虽然很讲原则,却也很重乡情和亲情。重乡情,说的是他在院里提拔的一些干部,大部分是他的老乡。对他有意见的人,说他拉帮结派,搞小圈子。另外一拨人,就说他举贤不避亲,之所以提拔老乡,是因为知根知底。他很重亲情,说的是把贺小君看得比亲儿子还重。贺桐从小没有妈,是大他十多岁的姐姐把他拉扯大的。没有贺小君,杜俊请不动贺桐,但贺桐也不会因为贺小君违反原则。他最后能来,是因为他已经在内心里说服了自己——到目前为止,柳絮还算不上当事人。
    打从何其乐一进包厢的门,贺桐就知道这餐饭不好吃。
    见贺桐没吱声,柳絮把音响打开了,把音量调得若有若无,是蔡琴的老歌。又过了一会儿,柳絮把头微微地往后座上偏了偏,说:“贺哥,你看我是不是太冒昧了,刚认识就跟你谈这些事?”
    贺桐说:“没有没有。嗯,柳总在院里做过拍卖业务,应该是知道拍卖委托的下达程序的。院里其实没什么权力,如何确定拍卖机构,首先必须征询案件当事人的意见,由他们协商。柳总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不是在随便应付你。”
    柳絮笑了笑,说:“我不会那么不懂事,贺哥的话,我听进去了。”
    “那就好。你是不知道,我这个副院长难当呀。”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那就想办法当院长呗。”
    “这话可不能乱说。嗯,你说的事,我会记着。到时候再说,好不好?”
    “有贺哥这句话,我就满意了。我之所以以急赶急地想跟贺哥说这件事,也只是想在您这儿挂个号、排个队。”
    “你把我这儿当医院了?”
    “不是不是。但我知道像您这种级别的干部,要照顾的关系一定少不了。真希望自己运气够好,能让贺哥记着我的事。不过,就是真那样,我也没有什么回报贺哥的。但是,如果贺哥看得起我,看得起其乐,大家一起找机会玩玩儿,打打麻将呀,打打高尔夫球呀什么的,这个组织部长我还是能当的。”
    “其乐老弟肯给她当‘粉条’的女子,一定不简单。柳总,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我对你印象很好呀。”
    “谢谢贺哥。”
    “先别急着谢我,刚才在餐桌上,关于狗的话题还没有说完,其实萨摩耶太过友善和温顺,用它来做看家犬是不合适的,如果家里进了小偷,它也会上前和你打招呼,甚至把主人的房间钥匙也叼来递到你手里。”
    柳絮听了这话不禁心里一冷,她不知道贺桐怎么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这话和刚才那些话放在一块儿,似乎有点不合时宜。
    但柳絮是不会把心思写在脸上的人,她扑哧一笑,说:“贺哥这话是什么意思?像我这么蠢的人,还真听不明白。不过,听了贺哥的一番话,我倒是有了养狗的欲望,这样,我,何秘的太太——我同学邱雨辰,再加上您太太,可以经常聚一聚,交流养狗的心得。不过,从揣摩狗到揣摩人,我还得多向贺哥请教。”
    贺桐哈哈大笑,说:“行,咱们就这样说定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第二章
    贺桐刚下车,柳絮的手机就响了。电话是她五岁的女儿格格打来的,说格格想妈妈了,格格要妈妈早点回家。柳絮平时总是把事情一忙完,就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赶,希望早一分钟见到女儿。可是,今天她却有点犹豫了,因为刚才在电话里,她听到了黄逸飞的声音。
    她这才想起来,按照约定,今天是黄逸飞来看格格的日子。柳絮觉得嫁给黄逸飞是她一生中最不可原谅的一个错误。十几年前,当何其乐还在冥思苦想该用什么方式向柳絮表白的时候,黄逸飞已经开始了对柳絮的死缠烂打。
    那时的大学一年级新生柳絮并没有惊慌失措。一个公认的美人坯,从初中二年级开始,便习惯了时不时地接到男生的小纸条和情信。一开始,黄逸飞并没有露面,但每个星期,他都会让她收到一幅画着她肖像的素描作品,有正面的,有侧面的,或凝神遐思或盈盈浅笑。画画的人并没有刻意美化柳絮,但对她的神态气韵,捕捉得极其准确和到位,那明亮的眸子,那精致的鼻子,那略厚的、性感的双唇,在纸上简直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同寝室的姐妹,包括柳絮自己,都无可救药地爱上了画中的少女。还有,就是这种示爱的方式也让人感到新奇,让人充满了想象与期待。邱雨辰就为柳絮担心,觉得以这种方式求爱的人,要么是情场老手,要么就是一个丑八怪。所以,当瘦瘦高高、俊朗飘逸的黄逸飞背着画夹不期前来拜访的时候,整个寝室的女孩子差不多都爱上了他。
    黄逸飞比柳絮高三届,还没毕业就开了自己的广告公司,他除了有才还有财,有的是精力和财力浇灌自己和柳絮的爱情之花。
    相比这下,何其乐的竞争能力就太弱了。从外表上看,何其乐是那种被扔到人堆里之后,就再也难得浮出来的人。
    如果不是那次嫖娼的事被发现,已经跟他结了婚、准备与他白头偕老的柳絮会一直被蒙在鼓里。柳絮想破了脑袋也没有弄明白,黄逸飞怎么会那么下流,那么无耻。
    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一个对她满嘴恩呀爱呀的男人,会背着她干出那么恶心的事。她设想了一百种以上的理由,替他开脱,企图让自己相信,他是被抓错了,或者,因为醉酒而被朋友捉弄了。她多么希望那只是一个噩梦,自己受到了产前忧郁症的折磨,她只是太在乎他,所以才胡思乱想,一觉醒来,就会发现自己原来错怪了他。
    可惜,生活就是生活,不是什么白日梦。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返回列表 查看4258 | 回复134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温馨社区:“绣阁”祝大家:工作舒心,薪水合心,被窝暖心,朋友知心,爱人同心,一切顺心,事事称心,永远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