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欢迎您来到这个温馨的社区.祝愿您在这里玩得开心.您的开心.就是绣阁最大的欣慰.请您用中文注册.并盼您常来看看.谢谢!
返回列表 查看4525 | 回复134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发帖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当事人是肖氏兄弟。
    具体怎样做他们的工作,杜俊和柳絮有了小小的分歧。
    柳絮认为,工作的重点应该放在肖光宗身上,除开人家是法定代表人不说,哥哥比弟弟更像一个商人。跟商人打交道其实最简单,只要双方把账算清楚,再想办法兑现,就可以了。肖光宗在香港做生意,这道理他不可能不懂。一诚公司跟省高院良好的合作关系,也是可以影响肖光宗的一个重要因素。你是被执行人,你就是案板上的肉,要剁要剐,只能随人家。你如果不想这样被动挨打,就得走水路,而且完全可以走出另外一番天地。中国人讲究事在人为,你是被执行人不错,但双方当事人法律地位平等,法律也要保护你的合法权益。法律通过谁来保护你的权益呢?当然是执行法官。执行法官手里有生效的法律文书,但法律文书是人写的,而且是死的,但人是活的,怎么写怎么理解,都有讲究,再加上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戏怎么唱就有了嚼头,既可以唱成悲剧,也可以唱成正剧,还可以唱成喜剧。
    对于柳絮的分析,杜俊先是点头,后是摇头。他的意思也很简单,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不能一棵树上吊死,把宝押在肖光宗一个人身上,必须双管齐下,甚至应该在肖耀祖身上下更多的功夫,因为他虽然不是法人,但项目一直是他在做,他在当地的关系更直接,债务纠纷的官司也一直是他出面跟信达资产公司在打。他如果跟信达资产公司的关系闹得很僵,我们就很容易介入。他如果跟信达资产公司的伍扬关系不错,我们更应该牢牢地抓住他,因为他一旦通过伍扬和陈一达勾结到了一起,我们就会很被动。
    杜俊说:“兄弟俩有矛盾不假,但那只是他们内部的事,在共同对外的时候,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而且,按照我们掌握的情况,肖耀祖应该更容易被搞掂一些。”
    柳絮说:“何以见得?”
    杜俊说:“因为他更好色。”
    见柳絮把头不由自主地往一边一歪,杜俊轻轻一笑,继续说:“其实不管男的女的,哪个人不爱财好色?爱财好色不是病,不爱财好色才不正常。因为这是人的本性,当然,由于人们身份地位不同,对此可以有不同的表述方式,比如说爱财可以说成是有事业心,好色可以说成是重感情、追求爱情。”
    柳絮说:“问题是这肖耀祖太出格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a们最近看过这个帖子收起

0791
访问时间:2014-07-23 08:57

TOP

杜俊说:“对,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把他作为突破口,肖耀祖是一个可以因为女色而昏头的人,这就是他的软肋。”
    柳絮说:“这种男人我看着就讨厌,能绕开他尽量绕开。”
    杜俊说:“问题是拍卖公司不止咱们一家,如果我们不投其所好,别人却可能这样做,如果别人赶在我们前面这样做了,我们就会非常被动。”
    柳絮说:“我们只是跟他做生意,有必要跟他沆瀣一气吗?”
    杜俊说:“在这件事情上可是我们求他,他可以选我们,也可以挑别人。如果这是一份一百分的试卷,肖氏兄弟所占的五十分又可以对半分的话,肖耀祖的这二十五分,最好不要轻易丢掉。”
    尽管杜俊对柳絮非常尊重,在公司里,也非常维护老板的权威,但他认为该说的话还是会说出来,而很少会有什么顾忌。这也是柳絮最欣赏杜俊的地方。杜俊见柳絮没吭声,又说:“这事可以不用你出面,我想办法把他摆平。”
    柳絮说:“你陪他玩儿?他的钱可比咱们的钱多多了,陪他玩,玩得起吗?”
    杜俊一笑,说:“那就看怎么玩了,你放心,我会注意控制成本的。”
    柳絮说:“行,你自己好好把握。你怎么跟他打交道我不管,你也别跟我说。”
    杜俊点头应允。
    但是,肖氏兄弟打执行立案开始,就没有再露面,好像人间蒸发了。
    柳絮找曹洪波要了肖光宗在香港的电话,打过去,却是空号。杜俊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多,他跟肖耀祖常去的娱乐城的胡老板早就混熟了,胡老板说肖老板也是好久没来了,他的手机三天两头就换号码,打过了,也全是空号。
    柳絮太清楚了,如果找不到肖氏兄弟,最后的结果,便只会由法院摇珠。省高院入围的拍卖机构有十二家,也就是说,一诚公司要想拿到这笔业务,理论上只有十二分之一的机会。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这当然是柳絮不希望出现的结果。她找曹洪波讨主意,曹洪波说:“肖氏兄弟不露面,法院的拍卖裁定书可以公告送达,他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这俩兄弟不是没钱,只是不愿意痛痛快快地还银行的钱。不过,几个亿的东西在法院手里,他们不可能这样丢着不管,就看把裙楼拍卖以后够不够还信达资产公司的本息。而且,怎么计息很有弹性,甚至可以在我们法院的主持下,由双方当事人协商,所以,作为申请执行人,信达资产管理公司起的作用要大得多,主动权其实在他们手里,他们的工作做好了,完全可以由他们出面影响肖氏兄弟。”
    柳絮说:“还说哩,上次请伍扬喝茶,你一把屎硬是拉了七七四十九分钟。人家还指望你帮我撑面子,你倒是好。”
    曹洪波说:“我的姑奶奶,你就别怪我了,伍扬狡猾狡猾的,我要做得太现形,他会认为我的手伸得太长,我反而不好帮你。你想呀,谁愿意让别人的脚插到自己的自留地里?那样,反而会把事情搞得复杂化。”
    柳絮说:“可是,那个伍扬,油盐不进的,我真不知道从哪儿下手。”
    曹洪波说:“我的傻妹妹,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的心思缜密得像头发丝一样,怎么用到伍扬身上就不灵光了?你难道没有在伍扬身上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柳絮说:“你什么意思?有话就直说吧。”
    曹洪波说:“上次喝茶,快分手的时候伍扬说了一句话你还记得吗?他说他镶两颗牙齿花了八千多块钱。另外,你注意没有?他身上的行头可全是名牌,我估摸了一下,加起来起码有五位数。还有,他抽的是什么烟?”
    柳絮说:“这个不用你教我。可是,我给他送烟,他硬是不收,一副很廉洁的样子。至于他的经济来源,原先我也想过,认为他是马无夜草不肥,可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他娶了个韩国老婆,老丈人家里有的是钱。”
    曹洪波哧地笑了一下,又摇了摇头。
    柳絮说:“怎么啦,你不相信?伍扬自己就经常在外面夸老婆,不仅温柔贤惠,还让他能够廉洁奉公,还说什么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曹洪波说:“辩证唯物主义有个基本观点,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伍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日后自有分晓。”停了一会儿,曹洪波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有层关系我一直没跟你说过,伍扬手底下有个副总经理,姓郭,叫郭敦淳,是我老婆的表弟。”
    柳絮说:“哇,你怎么不早说?”
    曹洪波把一只手伸到空中,朝下面压了压,说:“以前说不早,现在说不晚。我的意思是说,你光派底下的人跟他接触可能不行,你得亲自出马。”
    “这没问题。”
    “我这个妻弟,可是个人物,只是这几年一直被伍扬压着,我本来早就想介绍你们认识的,又怕……”话没说完,倒望着柳絮诡秘地笑了。
    柳絮说了一句“去你的”,并没有马上接曹洪波的茬。她在心底里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抬起头,征询似的望着曹洪波,说:“如果我和郭总接触会不会让伍扬不高兴?”
    曹洪波说:“你跟郭总接触,伍扬怎么会知道?”
    柳絮点头一笑,说:“明白了。”
    柳絮去见郭敦淳之前跟杜俊说了这事。杜俊说:“伍扬老把他那个韩国老婆挂在嘴边,本身就值得怀疑,她是不是像他说的那么有钱呢?那些钱真是他老婆赚的吗?我看很难说。这个人无事三分笑,表面上看起来很儒雅很谦逊,其实内心里狂野得很,像他这么干,迟早会出事,他太显摆了。”
    柳絮说:“如果他有合法的经济来源,就没有什么说的。我就喜欢男人收拾得干干净净、体体面面的,伍扬一身名牌是不错,可是你能凭这个把他给抓了?再说了,抽好烟怎么啦?现在有头有脸的男人哪个抽低档烟?就算比伍扬抽的烟低两三个档次,也不是靠工资养家糊口的公务员抽得起的,你能把他们都给抓起来?有那么多地方关吗?”
    杜俊说:“是呀,要搞伍扬,就得有真凭实据,光凭猜测和推理,没有人理你。”
    柳絮赶紧说:“谁说要搞伍扬了?你别理解歪了,他伍扬出不出事是他自己的事,我们没有必要用阴招,那也太损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杜俊说:“咱们不是没求过他,可他给咱们好脸色没有?他这种人,不给他来点硬的,他不会服软。我在检察院有个朋友……”
    柳絮连忙摆摆手,说:“不要动这种念头。咱们做生意,千万不能跟人结怨,还是要尽可能光明正大,用那种方法挣钱,就是赚到手了,心里也会不踏实。再说了,查伍扬,肯定会牵扯到别的拍卖公司,别人不知道我们还不知道吗?有哪家拍卖公司是经得起查的?除非你不做业务,否则,总免不了要打点,不跟你提出来按比例分成就已经烧高香了。这线缝一扯开,可能就难得再缝上,到时候,说不定会弄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甚至偷鸡不着蚀把米。”
    杜俊望着柳絮笑了笑,说:“我听你的。可是,怎么才能让这家伙听咱们的呢?”
    柳絮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再想想吧。”
    杜俊也陪着叹了一口气,说:“得抓紧想办法,我感到我们的时间不会太多。毕竟,槌子一响,就有几千万的佣金进账,会有多少人虎视眈眈呀?”
    杜俊说得没错。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不愿意等,他们在法院催得很急,希望流金世界裙楼标的立即进行评估拍卖。
    这个消息是曹洪波告诉柳絮的,他问她伍扬那儿的工作做得怎么样了。
    柳絮说:“一点进展都没有,你那个郭总我倒是找过他,可他除了冲着我发几句伍扬的牢骚,也帮我出不了什么主意。”
    曹洪波说:“真的吗?那你准备怎么办?”
    柳絮看了曹洪波一眼,微微嘟噜着嘴,说:“你都不肯下力气帮我,我一个弱女子,还能怎么办?听天由命呗。”
    曹洪波笑笑说:“别别别,我最受不了你这个。你会听天由命吗?不会,因为这不符合你的性格。我就是怕你这个时候松懈,你一松懈,机会说不定真的就从你身边溜走了。”
    “快说,你有什么好主意?”
    “肖氏兄弟找不找得到,法院里的执行程序都不会停下来。院里纪检、监察的同志想把评估拍卖的事现在就拿出来摇珠,我也不好硬顶,你再去找找贺副院长,看他能不能想办法。”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我跟他才见过一次面,去找他,得有个好一点的理由吧?你帮我想一想呀。”
    “他那里我已经帮你做了一些铺垫工作,我跟他汇报说,最好先以公告的方式下达执行裁定,到时间肖氏兄弟如果还不露面,再走下一步。院纪检组、监察室那里我说不上话,也不便出面,贺副院长给他们做工作就名正言顺,如果非要摇珠不可,可以分两步走,第一步,先摇评估机构,至于挑拍卖公司的事,可以等到评估报告出来以后再说,而只要做到这一点,就为你争取了时间。”
    “还不知道是为谁在争取时间哩,不过,这样也好,法院公告送达,起码可以逼肖氏兄弟露面。”
    “我始终觉得信达资产管理公司那边更重要,关键在于怎样把伍扬的工作做通。伍扬也是人,不是圣贤,你明白吗?”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是要我找到他的过,再威胁他,逼他就范?”
    “这是下策,你知道上策是什么?”
    “利诱?”
    “话难听了一点。但我要问的是,你在这方面做过工作没有?做得到不到位?打住打住,你不用回答我,你自己心里掂量掂量就可以了。”
    柳絮低下头,暗暗地吐了一口气。
    曹洪波说:“威逼利诱,胡萝卜加大棒,这两个词好呀,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说不定还真是克敌制胜的法宝。不过,这话可是你柳总说的,我可什么也没说,对吧?”
    柳絮说:“我就讨厌你这样,阴阳怪气的。有时候我想,这破生意,真他妈的不做也罢。”
    曹洪波说:“可你就是停不下来,因为你已经上了贼船了。”曹洪波停顿了一下,又用安抚的眼神望了柳絮一眼,接着说,“别想那么多,这人啦,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有时候,生活就是一种态度,你有什么样的态度,就有什么样的生活。据我所知,现在大家还都在一个起跑线上,你没有赢别人,可你也没有输给谁。再努努力吧,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嘛。”
    柳絮想发脾气,但这脾气硬是没发出来,再说了,她对曹洪波发脾气又有什么用呢?他还是真心实意想帮她的。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曹洪波说:“听我的,去找找贺副院长吧,我估计他会同意的,他应该会很乐意给你做这个顺水人情。你要不信,我们可以打赌。”
    柳絮说:“我没这个心思。不过,上次你要我去见他,见过之后,感觉还可以。这事并不违反原则,我估计他也会帮忙,可是,这对我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曹洪波说:“现在做事情不像原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边做边想。”
    柳絮约贺桐在碧云茶庄喝茶,贺桐很爽快地答应了。不过,他说最近挺忙的,最多只能抽出个把小时。
    柳絮要去接他,他说不用了,自己来。两个人约了时间,柳絮刚到,贺桐也很准时地到了。
    贺桐见包厢里只有柳絮一个人,便忍不住跟她开玩笑,问她怎么没有把护花使者带上。柳絮马上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斜着飞贺桐一眼,说:“贺哥也太现实了吧?难道小妹就不能单独请你?”
    贺桐马上说:“哪里哪里,我巴不得柳总天天单独请我,就怕不小心把何秘给得罪了。”
    柳絮见贺桐误解了她跟何其乐的关系,也不点破,只望着贺桐笑一笑,说:“其乐倒是跟我说了几次,说要找个周末,大家一齐到城外的农家乐去玩一玩,特别是西郊有家耕食记,做得很有品位,在那里可以钓鱼,可以打麻将,可以呼吸新鲜空气,还可以吃他们自己种的无公害蔬菜。”
    贺桐说:“听你这么说,我的心都痒了,恨不得马上就去。只是,何秘那么忙,可能难得这么奢侈一回吧?”
    柳絮说:“你们当领导的,时间和精力都耗在工作上了,不像我,整天闲得发慌。不过,去农家乐是其乐提议的,我想,他抽天把时间出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主要是还得把你的时间和他的时间凑到一边儿。”
    贺桐说:“我最近也是忙得很,等过了这阵子,应该会好一点。”
    这话题不错,何其乐虽然没有来喝茶,两个人都提到了他,那效果跟他到场也就差不多了。
    柳絮觉得应该趁热打铁,就说:“贺哥时间紧,我也就不绕弯子了,听说流金世界马上就要确定评估、拍卖机构了?”
    贺桐说:“是呀,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催得很急,法院办案,一是讲公正,二是讲效率,时间能往前赶就会往前赶。”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柳絮说:“上次贺哥要我到时候再找你,现在是不是到时候了呢?”
    贺桐笑了笑,说:“我能为你做什么?”
    柳絮说:“能不能先评估,把确定拍卖机构的事暂时缓一缓?”
    贺桐没有急着回答柳絮,他端起茶几上的水壶,隔着茶几往柳絮的茶盅里续水,柳絮连忙欠身去抢水壶,被贺桐伸手挡了,柳絮只好坐下,很快地曲着两根手指在茶盅旁边的茶几上叩了叩。
    柳絮心里多少有点紧张,生怕贺桐一开口就回绝了她。她想刚才的话是不是太直接了?自己和贺桐才见过一次,关系似乎还没有到那种不用拐弯抹角的程度。想到这一层,便抢在贺桐开口之前补充说:“贺哥先别急着回答我,我想先考你一个小小的问题,行啵?”
    贺桐一笑,说:“你这柳总,上次见面就向我卖关子,这次又要考我,下次不知道还有什么小花招?你提前告诉我,也让我提前准备准备。”
    柳絮说:“得罪了,得罪了。这个问题很简单,你知道我刚才用两只手指头在茶几上叩叩是什么意思吗?”
    贺桐说:“表示谢谢吧?”
    柳絮说:“对,可是有典故。传说乾隆下江南微服私访的时候,在茶楼里跟身边的大臣呀公公呀之类的人物斟过一次茶,皇上给下人斟茶,下人是要行跪拜之礼的,但在那种场合,行那种礼就会暴露身份。怎么办?下人便用我刚才的那个动作来表示,意思是谢主隆恩。”
    贺桐听罢哈哈一笑,又用手指对着柳絮的鼻子点了点,完了,清了一下嗓子,说:“你刚才提的建议,严格地说,并不是你公司的请托事项,所以,我也就没有心理负担。其实,院里执行局也是这个意思,或者换一种说法,这么做也符合执行程序,只是……算了,不跟你说那么多了。嗯,如果你请我喝茶就是为这事,那我现在就表态,你放心吧,我去跟院里有关部门打打招呼,让他们就这么办。”
    柳絮说:“那就真的……谢主隆恩了。咱们这是第二次见面,时间长了,贺哥就会知道,我从来不勉强别人,让贺哥为难的事,我是绝对不会提的。”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贺桐点点头,说:“柳总能有这种境界,我就放心了,我们的关系也就顺畅了。其实,柳总的忙,我是乐意帮的,但是,说句心里话,我也有我的难处呀。万一有什么照应不到的地方,还请柳总多多包涵、多多理解。”
    柳絮连忙点头。
    这时贺桐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下号码,打开,听对方问了一句话,便说:“行,准时开始吧,我马上就到了。”说完对柳絮笑笑,说,“正经事说完了,再扯几分钟闲话吧。上次我听说你也想养狗,怎么样,买了没有?”
    柳絮说:“还没有哩,我怕我太忙了,照顾不过来,宠物是要宠的,你要养了它,就得在它身上花时间花精力。”
    贺桐说:“是是是,养狗是件很麻烦的事,不能心血来潮。但是,养狗可以陶冶情操,可以满足多方面的心理需要,也是有利有弊呀。你要真想养狗,提前通知我,我帮你当参谋。女同志一般喜欢长得漂亮的,像京巴、博美,还有比熊,它们的毛很长,体味也就轻一些。不过,我最近在网上看到了另外一个观点,说狗的体味和它的食物有关,腐坏变质的食物吃了不仅坏肠胃,还肯定有体味。所以,你今后如果养了狗,第一条就要记住,不能让它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
    柳絮一边听一边点头,心里却直犯嘀咕,不知道这贺桐干吗每次一见面就跟她谈狗。还有,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柳絮还没有揣摩透彻,只见贺桐又把笑容递了过来,边起身边说:“好了,没时间了,我实在太忙了,得告辞了。”
    柳絮也赶紧起身,抢先为贺桐开了包厢的门,侧身将他让过。贺桐已经走到了门边,又突然停了下来,退回来,把门掩了,望着柳絮说:“柳总可以先网罗网罗买家,如果手上有了客户,有些事情就好办多了,我想,不管是信达资产公司,还是法院,甚至是被执行人,对于手上有客户资源的拍卖公司,总是很欢迎的,因为买家越多,价格越高,对大家都有利,是不是呀,柳总?”说着伸手在柳絮肩头轻轻地拍了拍。
    贺桐个子大,手重重的,落在柳絮肩上,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柳絮看贺桐一眼,马上又把头低下了,脸上笑着,轻轻地说:“谢谢贺哥提醒。”她的声音接近耳语,好像这事是他们俩的一个秘密。其实,柳絮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但你没拿到拍卖委托就去找买家,便有点师出无名,你费了老大的劲儿结果却可能是为他人做嫁衣。生意人,谁愿意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呢?谁愿意做这种对竞争对手有利的事呢?但这话从贺桐嘴里主动说出来,意义就不一样了。柳絮把它当成是一种提示,表明贺桐已经开始替她考虑问题,因为如果她真的有了买家,贺桐帮她就有了上得了台面的理由。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李明启打了好几个电话,说要跟何其乐聚一聚。何其乐不好直接拒绝,让李明启等他忙完了这一阵再说。李明启每次都说行行行,但等不了两三天,他的电话又会追过来,好像根本就不用考虑何其乐当时正在干什么,方不方便接电话。
    何其乐这段时间确实抽不开身,他正陪着陆海风书记到各地市“走一走”。陆书记是突然决定离开省城到下面去搞调研的,只带了何其乐和司机小刘,也不准新闻单位采访和报道,算得上是真正的轻车简从,或者换一种说法,就像没有目的地的自驾游。一路下来,那些地市级的领导花足了心思揣摩陆海风此次务虚之行的真正意图,却总是不得要领。他们想在何其乐那里掏出一点干货,何其乐也总是三缄其口。不是何其乐口风紧,实在是连他心里也没谱,不知道陆海风这次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何其乐当然知道李明启锲而不舍地找他所为何事。换了他,有这么一位同学在省委书记身边工作,恐怕也会像狗皮膏药似的黏住人家不放。李明启要想官升一级,除了把本单位的上下级关系处理得左右逢源,省委宣传部、省委组织部也得活动。不过,你有你的关系,别人有别人的关系,你活动别人也不会闲着,所以,工程真的不小,不到最后关头,谁也不敢说自己的优势可以强到哪里去。
    但是,如果能让决定升迁的人知道陆海风书记对他李某人另眼相看,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这种附加分可以把别的竞争对手远远地抛在后面。
    可惜的是,李明启虽然跟陆海风书记经常见面,却仅仅是点头之交,基本上停留在新闻工作的层面上,也就替陆海风拍拍照,写写陆海风有关活动的新闻稿而已。你没有深入接触领导,领导就不可能全面地、客观地了解你,当然也就谈不上喜欢你欣赏你,何况,一个小小的省报中层干部跟省委书记之间,隔的层次毕竟也太多了。李明启要想接近陆海风,能放过何其乐吗?
    何其乐从下面回到省城的第二天,就被李明启堵在了办公室里。何其乐笑他消息太灵通了,不愧是搞新闻的,嗅觉能力就是发达。李明启倒是很老实,说:“不怕你笑话,也不怕你烦,除了隔两三天给你打一次手机,办公室的座机,我可是天天都打,每天早中晚各一次。要是还逮不到你,除非是你真的躲我。”
    何其乐一边笑着摇头,一边起身要给李明启泡茶。李明启连忙说自己来,马上起身来到何其乐办公桌边,伸手去拿他的专用杯子,何其乐自然不让,挥手示意干脆各搞各的。于是,何其乐去卫生间涮杯子,李明启给自己泡了茶。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返回列表 查看4525 | 回复134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温馨社区:“绣阁”祝大家:工作舒心,薪水合心,被窝暖心,朋友知心,爱人同心,一切顺心,事事称心,永远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