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欢迎您来到这个温馨的社区.祝愿您在这里玩得开心.您的开心.就是绣阁最大的欣慰.请您用中文注册.并盼您常来看看.谢谢!
返回列表 查看4524 | 回复134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发帖
柳絮紧盯着杜俊,问:“打电话的是个女的,谁呀?”
    杜俊说:“一个朋友。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金达来公司走到我们前面去了。”
    柳絮说:“我们必须赶紧约曹局长或者贺院长。”
    柳絮先打曹洪波的电话,关机。这个曹洪波越来越谨慎了,下班时间一般都不开手机,就在家里耗着。别人笑他,他还得意,说什么不会陪老婆的男人不是好男人。他曾经有个著名的观点,说对老婆要像对情人一样,对情人要像对老婆一样。只有做到两个一样,才能做到外面的家和里面的家一样,这叫一碗水端平。
    柳絮怕太晚了跟贺桐打电话不方便,便让杜俊通过贺小君找他,看他休息没有。过了不到十分钟,柳絮的手机响了,是贺桐打来的,贺桐说他这会儿在北京,明天回来,是中午的航班。贺桐在电话里停了一会儿,说:“柳总明天有别的安排吗?”柳絮看了杜俊一眼,一边沉吟着一边躲进了卫生间,装着吞吞吐吐的样子,说她随时准备听从党的召唤。贺桐在电话里笑了,说:“如果柳总不为难,能不能麻烦柳总亲自到机场跑一趟?”
    柳絮马上说好好好。
    柳絮从卫生间出来,发现自己和杜俊都没有了把事情接下来做完的兴致。她若有所思地沉吟片刻,默默地穿戴整齐了,然后回到卫生间去照了照镜子,她拿起包,这才朝杜俊点点头,说:“我走了。”
    杜俊一直呆呆地坐在床上,这时赶紧说行,又像突然想起来似的,补充说:“如果贺院长问起来,就说我们有了买家。”
    柳絮的手本来已经搁在了门把手上,听了这话,停住了,转了转身,说:“怎么回事?”
    杜俊说:“八字还没有一撇,所以,我也就没有跟你汇报。不过,这个人很有来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柳絮认真地看了杜俊一眼,又点点头,拧开门,轻轻地下楼走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a们最近看过这个帖子收起

0791
访问时间:2014-07-23 08:57

TOP

第二部分
第四章
    刚才给杜俊打电话的人名叫柳茜。
    这个与柳絮的名字仅一字之差的女人,与杜俊同岁,他们是上大学的第一天认识的。从火车站回学校,两个人坐的是同一辆校车,而且是最后一排。
    柳絮前脚出门,杜俊后脚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怕柳絮转身回来,便把防盗门从里面锁死了,这才拿起手机把电话反拨了过去。
    柳茜马上接了电话。杜俊问她在干吗。她说没干吗,我在和自己打赌,看你会不会过来。杜俊说,结果呢?柳茜说,会,因为你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男人。杜俊说,你干脆说我是个财迷不就得了?柳茜说,废什么话?我就不值得你来看吗?不等杜俊回话,柳茜啪的一声把电话撂了。
    杜俊早已习惯了和柳茜这种怄气似的对话。他穿戴停当,对着镜子照了照,打开冰箱,抓了一大把枸杞子,然后就下楼了,一边走一边一颗一颗地把枸杞子往嘴巴里送。
    三年前,开始到外面找工作的大四学生柳茜,在一百万人民币和杜俊之间选择了前者。包她的是一个在深圳做房地产生意的台湾老板,姓宋,除了矮一点胖一点脸黑一点,似乎也不那么让人讨厌,可以称得上温文尔雅,甚至还有一点幽默感。谈到为什么是一百万而不是两百万,或者是五六十万,宋老板用闽南普通话说了七个字,长相决定待遇啦。柳茜在宋老板规定的二十四小时以内想清了这件事。她从来就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不想不明不白地就那样走了,觉得还是应该跟杜俊见一面,把该谈的话谈清楚,也算是对俩人差不多四年的感情做个交待。
    柳茜去深圳找工作的那半个月,杜俊隐隐地已经感觉到了什么。柳茜从深圳回来没有通知杜俊,她是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那时他正在宿舍旁边的文印室复印求职资料。他们在校外合租的房子已经退了,但学校周围到处都是招待所,开间房也就几十块钱。杜俊没想到柳茜会拒绝。他想跟她亲近亲近,也被她腰肢一扭推托了。杜俊见她的样子不像是撒娇,心里多少明白了一些,脑袋却一下子木了,没有任何抵抗,他像梦游似的被柳茜带到了离学校两站路的必胜客。
    毕业之前,大学生一般要忙两件事,第一当然是找工作。第二件事,分两种情况,从未谈恋爱的抓紧时间恋爱一次,已经在谈的则抓紧时间分手。
    到了必胜客,只剩下一张四个人的台子,杜俊想跟柳茜坐在一排,柳茜不同意,把他推到了对面。柳茜说:“我在跟你说话的时候,希望能看着你。”
    杜俊已经有些反应过来了,说:“不是谈话,是谈判吧?”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柳茜说:“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判可以谈,我只是把一些话说给你听。”
    杜俊飞快一笑,鼓起劲幽了一默,说:“我要不要去卫生间洗洗耳了?”
    柳茜说:“等听了我的话再去洗吧。”
    但是,到了真说起来的时候,她自己倒先低了头,不到一分半钟就把事情说完了。
    杜俊倒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看,直到她说完了之后好几分钟,还是什么话也没有说。然后,他抬头望着天花板,足足望了两分钟,突然一笑,站起来把手伸给她,邀请她一起去盛水果沙拉,柳茜犹豫了一下,同意了。他们以前吃必胜客,这是必备的节目,柳茜总有办法让那些水果沙拉在碟子里越堆越高,越堆越多。
    开始吃东西以后两个人仍然没有说话。
    过了半晌,还是杜俊先开口,他抬头问柳茜:“等下去哪里?”柳茜说:“回寝室收拾东西。”杜俊说:“为什么不告别一下?”柳茜说:“这就是告别。”杜俊说:“男人和女人的故事真正的开始是在床上,真正的告别也应该在床上。”柳茜说:“这是你的方式吧?对不起,我不能奉陪。”杜俊说:“你就那么绝情?”柳茜说:“不是这个问题,你没看到我这一身行头吗?这手机,这谢瑞麟钻戒,这LV的包包,还有这香奈儿的衣服,还有我用的香水也是香奈儿,这一切,包括一张银行卡,都是他的首付款。他跟我一起来的,现在就在黄金大酒店的商务套房里等我。即使他不来,我想我也必须遵守最起码的做人操守,现在坐在你面前的已经不是你的什么人了,是被别人买了的一件东西,我们一起待了四年,你不觉得应该保持它的纯洁性吗?”杜俊说:“你就这样把自己卖了,而且认为这个价格还不错?”柳茜说:“还可以吧,其实,我没想那么多。我只知道,你出不起这一百万。实际上,你的工作都还没有着落。”
    柳茜这句话显然击中了杜俊的要害,他把头扭到一边,半晌才回过头来,直瞪着柳茜说:“这钱,还有你身上的这些玩意儿,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
    柳茜摇摇头,说:“那行,我们换一种方式说话,如果这时有个女的愿意用同样的价格包你,你会怎么做?”
    “我不知道。”
    “是的,你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你会爱我多久。没有面包,谈什么鸡巴爱情?”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杜俊哈哈大笑,他的笑太突然,声音太响,惹得满屋子的人都朝他们看。柳茜顺手递给他一张餐巾纸,问他笑够了没有。杜俊立即止住了笑,说:“我们认识这么多年,这是你说的第一句粗鄙话,真是经典,我会记一辈子。鸡巴爱情,哈哈哈。”
    那次见面最终还是不欢而散。柳茜在掏钱准备埋单的时候被杜俊挡住了,杜俊说:“修复处女膜的费用太高了,我有点承受不起。今天就不要AA了,把这几十块钱的尊严留给你的前男友吧。”听了这话,柳茜马上起身跑了。
    这以后,柳茜去了深圳,杜俊进了邱雨辰的律师事务所。
    杜俊没想到柳茜还会来找他。
    那次见面的地方仍然是那家必胜客。
    柳茜刚一坐下,就让杜俊替她看包,独自一个人去盛了一盘水果沙拉。杜俊一直注视着她,看她去的时候腰怎么不露痕迹地扭出曲线,回来的时候望他一眼,怎样巧笑兮兮。然后杜俊的目光落在了柳茜手中浅浅的盘子里。柳茜侧身坐下之后轻轻地笑了,说:“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二十四岁的女人跟二十一岁以前的女人的差别,能吃多少就盛多少。”
    杜俊说:“你总是忘了我,你是一个只顾自己的人。”
    “你什么时候学会动不动就批评别人了?对于一个有魅力的男人来说,这算不上一种优良品德,而且,我的记忆不会错,你是不吃水果沙拉的,你说你讨厌这种黏糊糊的东西。”
    “我们三年没联系没见面了,一千多天,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何况,我可能更看重从你盘子里挑东西吃呢?”
    “以前吃东西都是我喂你,你已经学会从别人盘子里抢东西吃了吗?看来你进步蛮快呀,是有人调教的吧?不过,这句话是不能随便乱说的,我现在自由了,以前我为别人活着,从现在开始我要为自己活了,你不怕我重新爱上你吗?”
    “我替自己的魅力感到无比骄傲。亲爱的前女友柳茜同学,你可比我混得好,我怕什么?你是个有面包的女人。实力决定态度啦。”
    “你的闽南普通话说得不怎么样。所以,一点也不幽默。”
“关键是你听懂了。”
    “你对那件事,真的还那么耿耿于怀?”
    “你认为我像耿耿于怀的样子吗?”
    “我有点矛盾,既希望你有点儿耿耿于怀,又希望你不要心存芥蒂。”
    “开个价,你想要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嗯,比如说……让我们重新开始谈一场鸡巴爱情。”
    “杜俊你什么意思?”
    “这是你的经典词汇,你忘了?我可没忘。三年前,你就是在这里说的。什么叫鸡巴爱情?就是鸡巴加爱情的意思,对吧?”
    柳茜杏眼圆睁,刚要发作,又忍住了,旋即一笑,又故意把头一扭,留给杜俊一个后脑勺,说:“凭你这样儿,一看就没操练到家,这几年,你都怎么混的?你认为我们这样斗嘴有意义吗?你难道真的害怕我缠着你与你鸳梦重圆?”
    杜俊被柳茜呛得哑口无言。想一想觉得也是。
    柳茜倒是非常大方,她不跟他计较,还邀请他到她住的地方去叙一叙。
    那是那座城里有名的白领公寓,七八十平米的复式结构,收拾得干干净净。参观了底下的厨房客厅,两个人一起上了楼上的卧室。柳茜大大方方地告诉杜俊,这是她以前的买主那个宋老板额外赠送的,他对两个人的履约情况非常满意。此外,他在这边有业务,需要经常过来。不过,他没有房间的钥匙,他过来以后能不能住在这儿,得尊重柳茜的意见,而且必须提前三天预约。柳茜对杜俊说,所以你用不着紧张,杜俊反问柳茜,说:“我看起来很紧张吗?”柳茜说:“不,你看起来很老实,希望实际情况不是这样,三年时间,我想你多少应该成熟一点了。男人就应该这样,广东有句俗话,叫扮猪吃老虎,愣头青才锋芒毕露,成熟的男人应该用笨拙掩盖精明,用木讷掩盖虚伪,这样才有足够的生存力。当然,我们之间用不着这样。”
    杜俊说:“那应该怎样?”
    柳茜说:“我对你一直非常坦诚,你想一想是不是这样?”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杜俊想说,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但话到嘴边,又忍住了,做出傻傻的样子,冲着前女友更加俏丽、更加妩媚的脸蛋儿一笑。
    那次他们并没有马上做爱。本来杜俊是想要的。三年前,柳茜不过是个美丽清纯的少女,现在,她仍然是一副少女装扮,但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之间,夹杂了一股说不出的风情,仿佛具有一种不可抵御的磁力。再说了,她不仅有房有车,还见过了世面。原来的青苹果已经熟了,白里透红与众不同。而他,什么都没有。她难道真的会缠着他不放?对于一个未婚男人来讲,用得着有心理负担吗?爱情死了,性欲还在。没有爱,所以做爱。一个本来就一无所有的男人能失掉什么?一点点精液,一点点碳水化合物,逗号,而已。
    柳茜让他搂让他亲,但在他动手扯她的裤子时,他的手被重重地打了两巴掌。杜俊装出一副弱智的样子,问为什么。柳茜说不为什么,就是不让你搞,你以为你有多大的魅力,是女人都想跟你上床?
    杜俊没有想到,他还是被口口声声夸耀自己坦诚的柳茜蒙蔽了,她那次不同意做爱,不过是因为她前一天才开始来月经,而且量还比较大,她不想为了一次性生活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柳茜告诉他,她回来是想在N大学读MBA。
    杜俊马上就想到了伍扬,这世界还真有这么巧的事?杜俊觉得,如果能够通过柳茜建立起跟伍扬的关系,那么,他跟柳茜交往便没有了任何心理负担。
    等柳茜了解了情况,笑了,表示愿意为他牺牲一次色相。
    杜俊假装紧张地说:“说清楚了,我可没让你去跟他干什么。”
    柳茜说:“别那么虚伪好不好?你摸着良心问一问自己,你如果真的很在乎我,你会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吗?我的态度是,闲着也是闲着,一切听其自然。你这边,这次我不收钱,算是还你一个人情。”
    宋老板真是一个眼光很毒、懂得物有所值的商人,他的一百万不是白花的。柳茜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要风度有风度,甚至要谈吐有谈吐,要修养有修养,还开着自己买的飞度,伍扬又不是太监,没几个回合,就上钩了。
    柳茜经常跟杜俊见面或者打电话,把和伍扬交往的情况藏头去尾地告诉他。杜俊心里怪怪的,搞不清自己是一种什么感觉。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但两个人见了面,酸溜溜的表面文章却不能不做,他暗想,也许柳茜喜欢他那样,也许女人跟你分手了还是希望你能惦念她在乎她。
    刚才接了柳茜的电话,杜俊便开始埋怨自己,觉得行动太迟缓了。在金达来公司以先入为主的方式已经跟进的情况下,他们要挤进去,就成了抢别人的饭碗,或者是企图与别人分一杯羹,至少在信达资产公司这一边是这样,等于一开始,就落在了别人后面。
    柳茜倒不这么看,她认为目前这个结果是肯定的,她已经搞清楚了,伍扬的老婆叫金顺喜,确实是个韩国人,金达来拍卖公司有她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
    杜俊说:“真的吗?伍扬不会这么傻吧?老婆是金达来拍卖公司的股东,他把业务给金达来拍卖公司做。如果纪委和检察院的人要查他,还不一查一个准?”
    柳茜说:“如果金顺喜是金达来拍卖公司的股东在先,伍扬娶她在后呢?是不是就情有可原了?伍扬这样做还有一个理由:如果他不这样做,他从哪里拿钱?金达来送钱给他,他拿了百分之百就是受贿。现在呢?拿钱的是他老婆,而且是股份的红利,跟他起码没有直接关系。伍扬告诉我,上次信达资产公司讨论给省高院写推荐信时,他主动申请回避了。”
    杜俊从鼻子里“哼”地一笑,说:“对,他可以这样跟他的同事说,金达来拍卖公司是我老婆和别人合伙开的,写不写信向省高院推荐他们,我就不参加了,你们看着办吧。这不他妈的哄小孩吗?”
    “听你这么说,好像是有问题哟。要不然,我跟伍扬说说,让金达来拍卖公司就别参加了,直接委托你们做?”
    “你跟伍扬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他肯这样做?”
    “你搞清楚了,做事要替别人考虑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个提议,就是在替他伍扬考虑。因为对于伍扬来说,位置比票子更重要。我想,他太需要为自己树立廉洁奉公的形象了,至少可以避嫌吧。至于他那一份,派个人在你们公司拿提成就是了。”
    “谁?你?”
    “我不行吗?如果伍扬都相信我,你不至于不相信我吧?再说了,我多少知道点行规,要找你拿钱也是在你们赚到了钱之后。再说了,这钱又不归你出,你心疼什么?噢,对了,听说你老板也姓柳,长得像电影明星似的,你跟她不会有一腿吧?”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你别胡说八道。我倒是想,可人家愿意吗?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
    “俗话还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哩。再说了,谁是兔子谁是草呀?这是一个多元化的时代,有时候兔子就是草,草就是兔子。”
    “你这话有启发意义,我这种人就是太善良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仅善良还很天真烂漫哩,那我呢?难道在逼良为娼?”
    “倒没有那么严重,最多就叫毒害青少年。”
    “这次一回来,我就发现你油嘴滑舌、厚皮老脸,我不揭穿你也就算了,在我面前,用不着老麻皮装纯情。”
    “行了行了,我投降。”
    “投降也不是真心的。”
    “好好好,我的真心早让狗吃了,怎么样,这总行了吧?”
    柳茜叹了一口气,伸手在杜俊胳膊上使劲拧了一把。

柳絮将车泊在机场候车坪里,那个车位正好处在当地一个著名白酒品牌的广告牌下。她没有下车,但给贺桐重复着发了三次信息,告诉了他自己的车牌号码和泊车位置。
    这使柳絮的接机行为一下子具有了暧昧的意味,像地下党的活动似的。
    柳絮主要是怕碰上贺桐的熟人。她不得不替贺桐考虑,怕他会有什么顾忌。
    飞机准点到达。过了大概二十分钟,柳絮透过车窗玻璃看到了向她走过来的贺桐。
    就贺桐一个人,这使柳絮的心怦地跳了一下。按照常理,法官是很少一个人出差的,何况贺桐还是副院长,他应该至少有一两个随行人员。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就在贺桐快到车子跟前的时候,柳絮从车上下来了,绕过车头走到贺桐跟前,想接过贺桐的行李箱。贺桐笑笑挡住了她,亲自把它在尾箱里安顿好了,见柳絮朝他笑盈盈地伸着手,便不好意思地把自己的两只手拍拍,好像刚才放行李时把手弄得多脏了似的,这才把双手一齐伸过来,把柳絮的手握住了。
    两个人上车后仍然没有说一句话。贺桐个子很高,先把身体蠕了蠕,探索着把座位往后调了调,总算坐舒服了。
    旁边的柳絮歪着头,眼睛微微眯起来看着他,见他弄完了,这才浅浅一笑。
    贺桐说:“对不起,我得先打个电话。”接着,很熟悉地拨了一个号码,告诉里面的人,他已经下了飞机,但暂时还不能回家,中午和下午都还有点事。
    等贺桐打完电话,柳絮问:“你太太?”
    贺桐点了点头。
    柳絮说:“贺哥去哪儿?我送你。”
    贺桐这次没有望柳絮,他两眼直视着前面,摇了摇头,说:“你说去哪儿好?”
    柳絮吃了一惊。眼睛瞠了瞠,望着贺桐。一下子没找到话。
    贺桐说:“我记得上次你说过要带我去吃农家菜的。飞机上的免费午餐太差劲了,我可是一点胃口都没有,这时候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柳絮知道贺桐偷换了概念,上次在碧云茶庄喝茶,柳絮提过一个建议,说西郊有家叫耕食记的农家乐很有品位,找个周末大家可以到那里去玩一玩,而不仅仅是去吃什么农家菜。
    但贺桐既然这么说,柳絮也就不好意思去更正。她今天还有重要的事要跟贺桐谈哩。
    柳絮慢慢地把车从车位里倒了出来。机场在北郊,她还真不知道附近哪里的农家菜好吃。
    贺桐说:“要不然,我们下午去白鹤湖高尔夫球场吧,先随便吃点东西,把时间主要用在打球上,你说呢?”
    “好呀好呀。”柳絮随声附和,又说,“贺哥打球一定打得很棒。”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马马虎虎吧。”贺桐回答了柳絮,又问,“你呢?你打得怎么样?我好像听其乐说过柳总以前是学舞蹈的,你们这种人身体协调性好,球肯定打得也不错。”
    “不行,我都打了两三年的练习场了,断断续续的,我估计,我打不了一百码。”
    “没有关系,如果你打得好,你教我,如果我打得好,那就我教你,好不好?”
    “听贺哥的。”
    既然将打球作为主要项目定了下来,吃饭便显得很随便了。贺桐说:“为了节约时间,我看是不是就到机场附近的餐馆吃点算了?也算是农家菜。”
    柳絮说:“今天下午我的主要任务就是陪贺哥,我听你的安排。”
    两个人要了一个小包厢,进去一看,尽管装修简陋,却也还算干净。贺桐一坐下来就点了一份土鸡煨汤和一份农家小炒肉,还点了一份蒜蓉炒空心菜,想了想,要服务员把蒜蓉改为了清炒。又把菜牌递给柳絮,要她也点个主菜。柳絮将菜牌看了看,抬头问:“你请客还是我请客?如果是你请客,我可要好好地宰宰你。”贺桐说:“你请客,我埋单。你就好好儿地宰我吧。”柳絮说:“那好,你吃不吃田鸡?来一份爆炒田鸡怎么样?”贺桐说:“已经来了一份土鸡煨汤了哩,还要吃田鸡吗?”柳絮笑了笑,说:“田鸡跟土鸡不是一回事吧?”贺桐说:“算了,田鸡是保护动物,是人类的朋友,我们还是不要吃朋友的胳膊和大腿。”大概认为这话比较幽默,自己先很响亮地笑了起来。柳絮也就赔着笑,说:“行,那我们就不跟朋友过不去了,改吃公鸡蛋吧,怎么样?”贺桐一听就笑了,说:“公鸡蛋好,公鸡蛋好呀。”这话一说,就有了点冷场。
    柳絮惦记着流金世界裙楼的事,但要是一开口就谈这些,倒显得太现实了,她决定等机会再说。
    贺桐说话的兴致倒是很高,他拿出手机,翻弄了半天,说:“有个段子我一直存着,是关于高尔夫球的,你来看看。”并不把信息发给柳絮,而是把身子朝柳絮那边靠了靠,直接拿手机让她看,柳絮一看,果然是一条高尔夫守则,说:一到球场就立刻挥杆入洞,常被视为没有运动精神的表现,有素质的运动员,则通常会先到球场四处游走,对于突起的高地及草丛,会特别予以注意。
    柳絮是过来人,当然明白这个笑话是什么意思,却不太敢笑,又不好不笑,便把嘴唇浅浅一抿,身体朝外面偏了偏,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
    贺桐先是“啊”了一声,然后像有无限感慨地说:“柳总真是一个优雅的女人,你这样子,像诗一样。”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柳絮只好马上抬起头来,说:“贺哥你就别夸我了,把我夸饱了,你好吃独食?”
    贺桐说:“岂敢岂敢,我不想吃独食,能有口汤喝就知足啰。”
    白鹤湖高尔夫球场风光旖旎。因为不是周末,打球的人并不是很多。贺桐问柳絮要不要下场,柳絮说她的水平不行,像挖土一样,真的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贺桐很机智地插了一句,说那咱们就不是打球了,是耕耘播种。柳絮脸一红,飞了贺桐一眼,正了正色,说球场不会让她这种人下场的,提议打练习场算了。
    贺桐一看就是高手,他做了几下热身活动,然后站位挥杆,球发出一声脆响,嗖地直向前方的球网飞去。
    柳絮在旁边不禁叫起好来:“哇,贺哥打得这么棒,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打了。”
    贺桐笑着摆摆手,又干净利索地打了几个球。
    柳絮站在他身后的球道上,也打开了,并且慢慢地找到了感觉。她第一次打球是跟何其乐两口子一起来的,同来的还有黄逸飞,那时一诚公司刚刚做完那场艺术品拍卖会,那也是柳絮熬过了只出不进的几个月之后赚的第一笔大钱,大家在白麓山上的麓山会狠狠地撮了一顿,余兴未了,又跑去打球了。在外人看来,他们是多么幸福、快乐的两对,就连邱雨辰也是竭力撮合黄逸飞和柳絮,看两个人能不能破镜重圆,柳絮背着黄逸飞,用两句话回复了邱雨辰:狗改得了吃屎的本性吗?你希望他在我的伤口上什么时候再来一刀?
    柳絮的思绪被贺桐打断了,贺桐说:“不错不错,柳总打球的动作很有观赏性,真的不错。”他扬手叫来服务生,让她去拿一副手套。服务生一看就是新来的,问:“请问是先生用,还是小姐用?”贺桐朝她笑了笑,说:“你说呢?”服务生吐了吐舌头,又摇了摇头。贺桐说:“当然是这位女士用,你难道看不出我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看你长得甜,顺便教你一个小诀窍,今后碰到这种你拿不准的情况,你别问客人,可以多拿几副过来让客人随意挑选。你把客人服务得满意了,就会给你写表扬信,还有可能直接给小费。”小姑娘笑着说了声谢谢,一扭腰肢走了。柳絮停了手里的动作,望着贺桐笑笑,说:“难怪大家都说贺哥是个平易近人的领导,就这几句话,小姑娘要受益一辈子哩。”贺桐说:“也不见得,也要看她会不会听话。”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返回列表 查看4524 | 回复134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温馨社区:“绣阁”祝大家:工作舒心,薪水合心,被窝暖心,朋友知心,爱人同心,一切顺心,事事称心,永远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