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欢迎您来到这个温馨的社区.祝愿您在这里玩得开心.您的开心.就是绣阁最大的欣慰.请您用中文注册.并盼您常来看看.谢谢!
返回列表 查看3828 | 回复122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发帖
别说你懂心理学
    第一章 认知心理学:心理学是我们看清自己的眼睛
    世界上最难懂的东西之一,是人心。但不巧的是,世界上的一切几乎都和人心有关。我们每天必须面对各种难题,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有人成功,有人失败。在各式各样的环境里,我们又看到各种形态的自己。了解自己,洞悉自己的内心,心理学将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帮手!
    巴纳姆效应:人贵在自知,难在自知
    “巴纳姆效应”是指人很容易受到外界信息的暗示,出现自我知觉的偏差,认为一种笼统的、一般性的人格描述是自己的真实写照。这个效应是以一位广受欢迎的著名魔术师肖曼·巴纳姆的名字来命名的。肖曼·巴纳姆曾经在评价自己的表演时说,他的节目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节目中包含了每个人都喜欢的成分,所以“每一分钟都有人上当受骗”。
    曾经有位心理学家为了证实“巴纳姆效应”对大众的影响,精心设计了一个著名的实验。
    他给一群人做完人格特征测验后,拿出两份结果让参加者判断哪一份是自己的结果。其中一份是参加者自己的真实结果,另外一份则是多数人的回答平均起来的结果。
    令心理学家感到惊讶的是,绝大多数的参加者都异口同声地回答说,第二份结果更为精确地描述了自己的人格特征。
    根据这个效应,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现实:人们平常总认为自己很了解真实的自己,而且也相信自己能够对自己的处境进行正确的判断,但事实并非如此,实际上人们很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或暗示,往往以外在的标准去判断和衡量自己,因此常常导致对自身的认识不准确。
    爱因斯坦以前并不是一个认真学习和热衷钻研的人,直到16岁那年听了父亲讲的一个故事,他的人生才得到巨大的改变。
    父亲对爱因斯坦说:“昨天我和咱们的邻居杰克大叔去清扫南边的一个大烟囱,那烟囱只有踩着里面的钢筋踏梯才能上去。你杰克大叔在前面,我在后面。我们抓着扶手一阶一阶地终于爬上去了。下来时,你杰克大叔依旧走在前面,我还是跟在后面。后来,钻出烟囱,在我们身上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你杰克大叔的后背、脸上全被烟囱里的烟灰蹭黑了,而我身上竟连一点烟灰也没有。可是,我们当时却并不清楚这一点,我们只能相互从对方的形象中猜测自己的样子。看见你杰克大叔脏兮兮的样子,我以为自己一定和他一样脏,于是马上跑到河边去好好地清洗了一番。而杰克大叔看到我比较干净,于是就以为他自己也是干净的,所以稍微洗了洗手就回家了,结果在回家的路上引得路人哈哈大笑。”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a们最近看过这个帖子收起

0791
访问时间:2014-07-23 08:37

TOP

死者家属们抬着死者的尸体一路哭着走了,围在镇政府门前的群众才议论纷纷地慢慢散去。
    镇政府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仍然是那么庄严,那么肃穆,那么神圣。天也渐渐黑了下来。万励耘拍着计生办主任的肩膀很自豪地说:“我的同志,对于群众该哄要哄,该骗要骗,该吓要吓,不能一味迁就,群众工作奥妙无穷啊!”
    这天王步凡刚上班,县信访办打来电话要他带上计生办的主任去天南拘留所领人。他弄不清楚去领什么人,在电话里还没有来得及问明情况,对方已经挂断电话了。没法再打电话问,他只好打电话给计生办主任,让他过来一下。
    计生办主任跑着过来了,他坐下后王步凡问:“县信访办让我带上你去拘留所领人,领啥人?”
    计生办主任显得有些气愤,“肯定又是那个老上访户狗剩,这家伙老到北京去告状,真他妈的邪门了。”
    王步凡听计生办主任这么一说觉得问题不小:“这年头最怕群众进京告状,有理的也进京,没理的也进京,好像一进北京没理也变成有理了,上边总有领导批示下来让认真落实解决,其实有些是真有冤屈,下边拖着不解决,逼得他们进了京,有的纯粹是对现实不满,到上边去胡闹,让下边的干部丢丢人,以解心头之气。”王步凡点了一支烟抽着问:“狗剩究竟有啥冤屈老去北京告状,在地方上解决不了?”
    计生办主任说:“这个狗剩是李洼村的,平时不爱干庄稼活却特别能生孩子,越罚越生。已经生了四个丫头妻子仍不结扎,计生办去抓人他们就跑。家里啥东西也没有,想罚也没啥罚,根本拿他没办法。三年前有人反映他在天南租了房子收破烂,计生办派人去县里抓了他的妻子强行结扎。结扎后狗剩的妻子得了肠粘连整天卧床不起,他就来镇里闹事,后来经万镇长的手做了个一次性解决。计生办赔给他三千块钱,他写了个书面保证,答应以后不再闹事,也不再上访。可是过了两年钱花完了就又来镇里闹事,万镇长的意见是坚决不管。于是他就一级一级往上告,听说最近竟到北京去告状,还在有关单位门前装疯卖傻,影响了国家机关的正常工作。北京那边来了电话,让天南县委去领人,县里就让公安局副局长陆顺达带着警车去北京把他弄回来押在拘留所里,大致情况就是这样。”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王步凡说:“人家又没犯罪干吗把他关起来?”
    计生办主任说:“听说定的是扰乱公共秩序罪,可能现在觉得拘留狗剩有些不妥当又让咱们去领人,我也弄不清楚。”
    到了拘留所,办完有关的领人手续狗剩就被放了出来。他背着个烂铺盖卷儿,头发披散着。天气已经热了,他身上却穿着破棉袄和破棉裤,俨然一个叫花子。王步凡看着狗剩这种可怜相,就有些怜悯。计生办主任拉住狗剩让他上车,狗剩却用恐惧的目光看着王步凡不敢上车,生怕是往外地的监狱里送。狗剩擦着鼻涕说:“我,我不到别处去,我要回家,屈死我也不再告状了,我知道斗不过你们当官的,我不告状了行吗?”
    计生办主任火了:“这是镇里的王镇长,特意来接你回家去的,不是让你到别处去,你看你真是玩大了,还到北京去闹呢,公安局长进京把你接回来,镇长再用车把你送回去,狗剩,你小子可真风光了啊!”
    王步凡用手势止住计生办主任:“说那些风凉话干啥?别说了,让他上车送他回去,怪可怜的。”
    计生办主任去拉狗剩,狗剩怯生生地望着王步凡的脸,很不情愿地上了车。
    路上,狗剩用脏兮兮的手捂着脸一个劲儿地哭,劝也劝不住,好像有天大的委屈。王步凡干脆不劝他,让他哭个够。
    到了李洼村,王步凡走到狗剩家中一看,他心里更加难受。两间破瓦房没有门,院里也没有一棵树,也没有任何畜禽,听见屋里不停地传出女人的呻吟声。王步凡和计生办主任随狗剩进到屋里,屋里昏暗暗的,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息,一个面黄肌瘦的女人躺在床上不停地哼着好像很难受。床上只有一条烂被子没有褥子,铺了些草。床边站着四个小女孩,大的有十岁,小的也不过四五岁,四个孩子穿的都是破衣烂衫,脸上的灰尘看上去像足足有一个月没洗过。在王步凡的记忆里,六十年代见过讨饭的外乡人就是这个样子。这年头王步凡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贫穷的农户,他到孔庙当镇长后虽然多次下乡,孔庙镇三十多个村几乎跑遍了,还就是没来过李洼村。在其他地方也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贫困的人家。老百姓竟然过到如此贫穷的地步,作为镇政府不管不问怎么说也是失职行为。难怪人家要上访要告状,日子过不下去了难道还不让人家去诉苦?王步凡调整一下情绪,拉住那个大点儿的女孩问:“孩子,爸爸不在家,你妈妈又有病,你们怎么吃饭?”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舰载飞机试验的源起
    1903年12月17日,在人类航空史上是一个永远不应被忘记的日子。这一天,在美国北卡罗莱纳州奇地霍克的沙滩上,自行车修理工出身的莱特兄弟,驾驶着他们发明的世界上第一架可以称之为“飞机”的装置——一架以12马力内燃机为动力的、双螺旋桨推进的双翼飞机“飞行者号”,第一次飞上了蓝天。尽管在当天进行的4次飞行试验中,第一次仅升空12秒,飞行了36.5米,成绩最好的一次也不过升空59秒,飞行260米,但这毕竟是世界上首次出现比重大于空气的飞行器依靠自身动力成功地实现动力飞行,它标志着人类开始进入了航空时代!
    然而,军事家们敏锐的目光却立即投向了飞机的军事价值,因为在他们的眼中,人类进入航空时代有着更深一层的含义:平面战场将被立体战场所取代,天空将成为继陆地、海洋之后的“第三维战场空间”,为人类提供了又一个浴血厮杀的“战争舞台”。而这个新的“战争舞台”绝不仅仅限于陆地的上空,占地球表面积71%的海洋的上空,不仅更为辽阔,同时也更加神秘和令人“向往”……
    其实,早在莱特兄弟制造出第一架飞机之前,一些有识之士就已经萌发了将传统的海战向空中拓展的设想。1889年,当时的美国海军部副部长西奥多•罗斯福(于1901年—1909年出任美国第二十六任总统),对史密森学院教授塞姆尔•.兰格利所进行的航空气球试验极为关注,他接受了兰格利教授的建议,决定将载人气球用于海上作战。然而,这一具有创见性的设想竟然没有得到海军部其他领导人的认可,因为他们认为,载人气球的作战用途仅限于陆地,绝不可能使用于海上作战,因而对兰格利教授的研究和试验不给予任何资助与合作。1903年10月7日,兰格利制造的“航空站号”气球,在位于华盛顿波托马克河上的驳船上进行起飞试验时遭遇失败,气球坠入河中,海军走向“航空化”的第一次尝试就这样搁浅了。
    莱特兄弟的飞行试验成功之后,在美国总统罗斯福的敦促之下,陆军部终于于1908年开始着手对“莱特”式飞机进行改进,以便使之能够用于陆上作战。尽管这时的飞机各方面的性能还很不完善,但它在完成空中侦察、火炮校射等任务时的出色表现,已经使许多人开始意识到:飞机作为一种陆战武器,在未来战场上是具有强大的威力和远大的发展前途的。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嘿嘿,什么下乡啊,人家是来偷偷会小情人的,咋会搭咱们的车呢?我刚才出村的时候就看见他了,不想跟他说话,怕咱们当了人家的电灯泡。”计生办主任的语气里带着几分神秘。
    “不要胡说八道。”
    “我哪敢胡说八道啊,不信咱们现在去捉奸,保准捉住。”
    “你吃饱撑病了?瞎扯淡!我没有大哥大,你现在给傅书记打个电话,让他落实一下狗剩女儿免除学费的事情。唉……老傅怎么会这样。不过,随便议论领导干部绯闻可不好,咱们今天什么也没有看到,知道吗?”
    计生办主任点一点头不再说话,小车很快进了镇政府。王步凡回办公室,小李洗车去了。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9
    孔庙镇原定于四月二十六日召开全镇教育工作会议,强调安定团结,师德和育人问题。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镇财政困难,拖欠了教师一年的工资,教师们大都不安心本职工作,上访罢课事件时有发生,弄得马风心里很烦。
    四月二十五日,马风把王步凡叫到办公室里说,他来的时间短如果没有准备好,就把会期推迟一下。王步凡说不用,他对孔庙镇教师队伍的情况比较了解,到时候讲一讲就行。于是会期仍定在四月二十六日。
    王步凡见马风屋里坐着个他不认识的人,就和那人打了个招呼准备离开。马风说:“步凡,这位是马岭村的支部书记张德同志,来要求解决马岭村吃水难的问题,唉,这个事情真让人头疼,听说他近年来井倒是打了不少,就是打不出水,钱也花了不少,就是没有效果。头疼,真让人头疼啊。”
    张德说:“马书记,王镇长,你们还得想想办法啊,你们没有去过马岭村不知道那里的情况,现在村里人畜吃水都成问题,算我求你们了。”
    “那里吃水那么困难?”王步凡问。
    “可不是吗,要不然我也不会拼命地打井。”
    “打井有希望没有?”王步凡又问。
    “唉,应该说是有希望的,只是困难大一些。”张德说。
    马风接过话茬说:“我已经向安县长反映了这个情况,他不表态,镇里又没钱,我有啥办法啊?老张,你来的时候看见咱们镇政府的国旗没有?早该更换了,可是镇里现在连买国旗的钱都没有啊!这个事以后再说吧,你也要体谅我们的难处啊,先坚持坚持。”
    “马书记,你是不知道水窖里的水有多难吃,好多人都吃下病了。”
    “你们原来怎么吃水?”王步凡问。
    “原来吃龙泉沟的水,现在他们牛寨人不让吃了。”
    马风又接过话茬说:“牵涉到和邻邦县的关系,这个事情需要慢慢解决,急不得啊老张。”
    张德很无奈地说:“龙泉沟是祖祖辈辈的龙泉沟,也不是它牛寨一个村的龙泉沟啊!”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这些我都知道,慢慢来吧,问题总有解决的那一天。”马风漫不经心地说。
    “牛寨人吃上游,马岭人吃下游,祖祖辈辈都是如此,相安无事,现在出现这种情况很不应该。”
    “老张,为了争水你们和牛寨人闹,结下了世仇,两个村已经不通婚不来往了,问题总要慢慢解决,抽时间我去牛寨一趟,协调协调。”
    “那……你可要抓紧啊,我走了。”张德说罢离开了马风的办公室。
    王步凡离开时在心里对马风的话提出了质疑:镇政府既然这么困难,小车一天也没停地跑,修车费和油钱都是从哪里来的?买国旗没钱,那么镇干部大吃大喝就有钱了?瞎扯淡!忽然想起他的同学夏侯知就是马岭人,据说现在是个大老板,村里吃水这么困难,这些大老板们只顾自己赚钱,村里乡亲们的死活竟然不管不问,真是有点儿缺德丧良心。
    四月二十六日上午,准备在镇政府大院里召开全镇教职工会议,不料发生了意外。二十六日上午刚上班,全镇的教师都聚集在镇政府门口示威请愿,像有人组织似的高喊着要吃饭,要工资,不然就罢课。要不是派出所的人拦着,说不定早就冲进政府大院里了。王步凡来到大门口,见一群教师围着教育组长不放他走,有人用指头捣着他的头说:“我们发工资没钱,教育组盖大楼就有钱了?盖大楼你老白贪污了多少钱?他万励耘得了多少好处?”
    “再不发工资我们就到天野市去找市长评理,都是靠工资吃饭的,你们简直不让人活了。”
    “全镇教师的工资都没有发放,为什么教育组的人工资按月发放,这公平吗?合理吗?”
    王步凡来到马风的办公室,副镇长万励耘和财政所长已经在那里,三个人正在议论教师的工资问题。马风让王步凡坐下,然后很焦急地说:“步凡来得正好,咱们赶快研究一下教师工资的问题,我现在一见上访围攻镇政府的群众就头痛,轻也不是,重也不是。刚刚处理完计生办的事,教师们又闹事了,多事之秋,多事之秋啊!难道闰八月真的不吉利吗?老万,计划生育和教育卫生都是你抓的,怎么老出事呢?”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万励耘听马风这么一说,心里很不是滋味,显然马风的话有批评之意。近期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确实都出在他主抓的部门里,细想起来,要说自己没责任吧,自己主抓这块儿工作,说自己有责任吧,他又没有亲自去抓人,况且还是执行他马风的指示。教师工资已经拖欠了一年,是孔隙明的责任,能全推在他万励耘身上吗?这种事既不能反驳,又不需要解释,他只好一言不发地听任马风批评。
    财政所长也意识到拖欠教师工资的问题镇财政所是有责任的,马风没有批评他,也许是碍于面子,他是个老同志,快退休了。但这并不说明他就逃脱了干系。就自找台阶地说:“现在经济不景气,全县十六个乡镇能发下来工资的只有一两个,这是天南的大气候,也不是只有我们镇没有发工资。教师们也太不像话了,早晚还会少了他们的钱?”
    马风立即反驳,“早晚不少人家的钱?拖到什么时候?人家要吃饭要生活,你知道不知道?孔隙明当政时养鸡厂赔了一百万,去年镇里又贷款一百万,光这二百万的亏空啥时候才能填平?财政管理这么混乱,孔庙镇经济出现这种危机四伏的局面你财政所长是有责任的。”马风终于忍耐不住了,批评着财政所长,有时也看着万励耘的脸,因为万励耘平时和财政所长吃吃喝喝走得很近。
    财政所长听马风这么一说,红着脸不再说话,他也确实无话可说。
    王步凡这时才开始解释,“我看教师们也有苦衷,民以食为天嘛,去年欠了教师们半年工资,今年又欠了半年多,听说有的教师连续三个月都没有吃过白馒头,有的连一碗捞面条都吃不上,学生考了一百分,家长最大的奖励就是一根油条两个鸡蛋。老师们有点儿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刚才就有人喊着要去天野上访,如果不赶快想办法,一旦教师们再闹到天野市去,说不定咱们的乌纱帽都难保啊。”
    万励耘仍不说话,财政所长低着头不敢说话。
    “不行的话,再贷点款给教师们发三个月的工资吧,民以食为天啊。”马风无可奈何地说。
    “现在去哪里贷款?去年的贷款还没有还掉,银行里月月派人来催讨,现在谁也不敢贷款给咱们。”财政所长沉不住气了,哭丧着脸说。王步凡没有表态。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马风急了,说:“那你们说怎么办?难道让我马风卖老婆卖孩子去给教师发工资吗?”
    “要告状只好让教师们去告了,这是天南的大气候造成的,谁有啥办法?”万励耘不负责任地说着话显得悠闲自得。
    马风听万励耘说了这些不负责任的话,就发火了:“这算啥话?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上边批评下来你老万来顶着?你抓教育工作,你是有责任的。”他对万励耘的工作有看法,已经一忍再忍,一让再让,现在真有点儿忍不下去了,火暴脾气就发作了。
    “你马书记还没有办法解决教师工资难题,我一个副镇长又有啥办法?”万励耘喃喃地说。
    “是啊,我们有什么办法呢?”财政所长也在嘟囔。
    马风听万励耘这么一说更加恼火,怒视着财政所长当场宣布:“你这个财政所长今日起就停止工作,由镇纪委书记傅正奇牵头组成调查组,彻底清算孔庙镇三年来的经济开支问题,等问题查清之后再说。你可以回去了。老万你也去吧。”财政所长脸色苍白,从沙发上站起来时腿有些哆嗦,他稳了稳身子才走出马风的办公室。万励耘也跟了出去。王步凡从财政所长的表情上看出他肯定也有经济问题,不然不会吓成这个样子。
    马风目送着财政所长和万励耘,正好见纪委书记傅正奇从院中经过,就把他叫到办公室里来,吩咐他立即成立调查组,清查镇财政所三年来的账目,有必要时与县纪委和监察局联系,并且及时向县纪委书记匡扶仪汇报。傅正奇答应立即组织人马,下午进驻财政所,并请示调查组人员的搭配问题。还没等马风发话,王步凡插话说:“张沉是学财经的,是否可以把他考虑进去?”
    马风说:“张沉算一个,纪委再抽一个,三个人就可以了,这个事情要抓紧。”
    王步凡知道傅正奇平时与财政所长来往密切,彼此利用。靠这样一个人去查财政所的账目是根本查不清的,因此他推荐了张沉,当然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他对张沉的印象很好,有意历练他,为他以后的前途铺垫道路。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傅正奇走后,王步凡递给马风一支烟说:“教师上访罢课可不是件小事,我看这样行不行,计生办有钱,急着要盖办公大楼,而教育组没钱发工资,教师队伍就安定不了,不如让教育组把办公楼卖给计生办,两个单位换一下办公地点,这样就可以拿出一百万发放教师工资,解决一下燃眉之急,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马风觉得王步凡的话是个好主意,泛着青色的脸上也有了笑容。他拍拍王步凡的肩膀说:“你脑瓜子就是灵活,点子也多。你去把计生办主任和教育组长叫来,咱们现在就商量这个事,最好让老万也参加一下。”
    王步凡走出马风的办公室,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先给计生办主任打了个电话,说让他到马书记那里开会。然后到大门口大声说:“老师们,先让白老师到镇里开个会,研究一下发工资的事。”
    “王步凡你可别骗我们,你老婆也是教师,你可不能当汉奸,今天要不给说个结果,我们就不走了!”一个教师气冲冲地说。
    “请大家相信我,我王步凡也是教师出身,我能忘了根本?就是骗遍全中国也不能骗咱们自己的兄弟姐妹。请你们放了白老师吧,我们一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王步凡说得很真切。
    教师们见王步凡这么说,就放了教育组长。老白像被释放的囚犯,赶紧离开人群。这时计生办主任也赶来了,王步凡让他去请万励耘。等马风说到要教育组把办公楼卖给计生办时,教育组长说啥也不同意,还说了一大堆理由。马风一听就火了:“如果不同意,你老白就让位。你看看孔庙镇的教育已经乱成一锅粥了,难道你老白就没有一点儿责任?还有人反映你在盖大楼时收了贿赂呢,报纸上也批评了,难道你不知道?”马风性子急,这时已经不看白无尘的面子了。老白见马风发火,就不敢吭声,尤其是马风提到受贿问题更让他心虚胆寒。
    王步凡给老白递支烟缓和缓和气氛说:“老白,你今年已经五十岁了,最多也不过再干三五年,教育大楼是公家的财产,又不是个人的,认那么真干啥?教师们要真的到天野去告状,到那时你老白再落个撤职的下场,连最后一班岗也站不好那可就不划算了,就连白部长脸上也无光啊。”王步凡这么一说,老白觉得很有道理,自己已经五十岁了,为工作的事也犯不着得罪上下,就说:“那就按马书记说的办吧,我无条件服从,看主任有意见没有?”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返回列表 查看3828 | 回复122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温馨社区:“绣阁”祝大家:工作舒心,薪水合心,被窝暖心,朋友知心,爱人同心,一切顺心,事事称心,永远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