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欢迎您来到这个温馨的社区.祝愿您在这里玩得开心.您的开心.就是绣阁最大的欣慰.请您用中文注册.并盼您常来看看.谢谢!
返回列表 查看2526 | 回复49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发帖
望着眼前的麻雀,牛枝花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这些小精灵。他知道麻雀失去自由的痛苦,他也知道自己很自私,很残忍,将自己的精神慰藉建筑在麻雀的痛苦之上,但是他别无选择,谁叫他如此喜欢家乡这些跳跃的小精灵呢?牛枝花将它们当成了维系自己与故乡情感的根。

  鸟笼里的麻雀都是田瓜瓜特意从乡下捉来的,因为麻雀是烈鸟,只有从刚出生的幼鸟养起才可以养活。田瓜瓜是牛枝花的专职司机,也是他的一个沾亲带故的远房亲戚,因为家里穷,小学只上了四年就辍学了。牛枝花照顾他,就让他给自己开车。

  “砰,砰砰砰……”正当牛枝花沉浸在遐想之中的时候,有人敲门。

  敲门的是田瓜瓜。他从门缝了探进头来,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脸上荡漾着喜悦。跟在田瓜瓜身后的是大块头保安赵三围,脸上露着卑恭的笑容,小心翼翼地喊了声牛总。

  看到田瓜瓜冒冒失失的样子,牛枝花有些不悦。要不是因为他是自己的亲戚,且对自己忠心耿耿,他早已将他骂个狗血淋头。

  牛枝花不冷不热地说,捡到金元宝啦。

  田瓜瓜习惯了牛枝花的这种态度,似乎熟视无睹。他将手里拎着的一串凉薯送给牛枝花。凉薯是牛枝花最喜欢的东西,这东西洁白脆嫩多汁,是乡下人最喜欢的玩意。田瓜瓜拿了一只凉薯,将皮剥了,递给牛枝花。牛枝花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嘎嘣嘎嘣嚼了起来,吃得津津有味。牛枝花虽然身价过亿,却依然保持着乡下人的某些本色。

  牛枝花继续盯着鸟笼里的麻雀看。他突然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知道为什么这些麻雀不快乐吗?”

  田瓜瓜一头雾水。赵三围趁机拍马屁说:“我知道为什么这些鸟儿不快乐。因为七只鸟里面,有一只是落单,公鸟和母鸟的比例失调啊,总有一只麻雀会失恋,或者变成抢人老婆的第三者,大家都在一个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关系确实不好处理嘛,不忧愁才怪呢。要是笼子里只有一公一母两只麻雀,它们肯定快乐得很。”

  牛枝花笑出了眼泪,说,你这个赵三围啊,我看让你当保安真是浪费了,应该让你当评论员。

  赵三围一听很高兴,认真地问:感谢牛总的提拔,那我什么时候上岗呢?

  赵三围没见过什么世面,也没读过什么书,以前在工地看守仓库,因为责任心强,被调到公司门卫室当保安。他以为评论员是公司内部类似于策划文员之类的什么高级岗位。

  田瓜瓜听他这么一说,笑得直跺脚,乐得不行。牛枝花跟着乐。

  “当官不带长,放屁也不响;打工不带员,累死也没钱。我们村里的人都这么说的。”赵三围认真地为自己辩解。

  牛枝花显摆自己的素养,对赵三围说:赵三围同志,如果你想当评论员也是可以的,但是必须先去看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赵三围没听懂牛枝花的话,又不敢追问,便低声问身旁的田瓜瓜《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什么东西。田瓜瓜低声告诉他那是炼钢的书。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a们最近看过这个帖子收起

0791
访问时间:2016-02-04 11:58
0791
访问时间:2014-12-01 11:43
0791
访问时间:2014-11-28 10:17
0791
访问时间:2014-11-26 14:07

TOP

赵三围便对牛枝花说,牛总,我们庄典是房地产公司,不需要炼钢啊,两不搭界,我看那书干什么?

  田瓜瓜假装启发他:房产公司建房子不用钢材啊?

  赵三围若有所思,又不得要领,依然有些糊涂。

  趁着牛枝花高兴的劲儿,田瓜瓜从口袋里掏出一款精美的三星手机,对牛枝花说:报告牛总,我捡到了一部手机!

  旁边的赵三围小声提醒说:是我们一起发现的。

  “赵三围,你明知田瓜瓜捡到手机,怎么不将手机交给派出所?”牛枝花打起官腔。他知道田瓜瓜不是拾金不昧的活雷锋。

  “花哥,千万不要交给警察呀!”田瓜瓜一激动,就忘记了叫牛总。有旁人在的时候必须叫牛总,这是牛枝花给田瓜瓜定的规矩。牛枝花白了田瓜瓜一眼,田瓜瓜才意识到,马上改口称牛总。

  “牛总,这个手机可大有来历啊!”赵三围赔着笑脸。

  听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牛枝花也对这个手机产生了兴趣。

  原来,这个手机是田瓜瓜和赵三围一起上街时捡到的。

  田瓜瓜打开手机,大屏幕上跳出一个成熟女人的靓照,这是一个成熟而又透着妩媚的女人,魅力十足,那眼神似是而非,两只丰满的乳房骄傲地挺着,容易使人产生遐想。牛枝花对这张脸孔似乎熟悉,但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田瓜瓜说肯定是网上下载的明星照,牛枝花便不去细想。

  这个手机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田瓜瓜打开手机的信息,点击里面的已发信息,屏幕立即跳出一条暧昧的信息:“今天主持开会有些分心,总是想起你。”收件人为“王市长”。

  牛枝花对这条短信不以为然。田瓜瓜说你别急,好戏在后头。田瓜瓜接着翻看已发信息:“你在欧洲考察还有几天?不许你在国外偷腥,否则我就不理你啦。”收件人是“李厅”。

  “牛总,你说这个李厅是人名?还是李厅长的简称?”田瓜瓜问。

  牛枝花没有回答,眼睛却盯着手机不放。

  田瓜瓜说这里面的内容很刺激,接着又翻阅了一条已发信息:“今晚你早点结束应酬,我在锦江宾馆等你,不见不散。”收件人是“王市长”。

  牛枝花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头皮有些发怵。

  田瓜瓜见牛枝花对手机表现出浓厚兴趣,便告诉牛枝花:机主是个女人,这个女人绝对不一般,从短信的内容来看,她和很多政府官员的关系暧昧。

  赵三围小心翼翼地告诉牛枝花,之前田瓜瓜见机主与多名官员有乱搞的嫌疑,便心生歹念,当机主打来电话索要手机时,田瓜瓜趁机敲诈了她。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牛枝花面无表情,不置可否,其实他对这部手机里的内容十分感兴趣,但却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慢条斯理地打开桌上一个精美的匣子,拿出一枝古巴的COHIBA,这种雪茄是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的最爱。赵三围见状,立即讨好地上去点火。

  牛枝花让赵三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说一遍。

  赵三围看了一下田瓜瓜,迟疑了一会,开始讲述——

  中午田瓜瓜和赵三围去公司旁边的一个馆子吃饭,在去吃饭的途中,田瓜瓜捡到了一个高档手机。当时手机是田瓜瓜捡到的,但是手机里的秘密是赵三围发现的。两人一商量,决定狠狠敲这个女的一笔。

  捡到手机没多久,那个女机主就打电话过来索要手机。

  那女的开始态度还挺好的,要求归还手机,田瓜瓜说要她给点劳务费,那女的也爽快地答应了,主动提出给五千元作为酬劳。田瓜瓜说五千元太少了。

  对方思考了一下,回答说,那手机我就不要了,给你得了。

  田瓜瓜说,手机你不要还不行,必须得拿回去,至于原因你自己应该明白吧。

  女人迟疑一阵后问,那你要多少钱?

  田瓜瓜回答说,我只要二十万。

  对方气得挂了电话。

  可没多久,对方又打了过来,那女的沉默了一会,然后说:小伙子,你也辛苦了,我拿一万块给你喝茶吧。

  田瓜瓜不同意,坚持要二十万。

  那女人开始还心平气和的,最后答应给两万,可田瓜瓜死活不松口。

  那女的最后终于失去了风度和耐心,破口大骂,说田瓜瓜是法盲,捡到别人的东西就必须无偿归还,可他不仅不主动归还,还再三索要巨额酬金,这是赤裸裸的敲诈勒索。她对田瓜瓜说,如果你不把手机还给我,我就报警。然后就气呼呼挂了电话。

  田瓜瓜听说要报警,心里有些紧张。赵三围给田瓜瓜打气,吃定她不敢报警。

  估摸过了一刻钟,那女的又打来电话,威胁田瓜瓜说,给他最后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否则马上报警。

  在一旁侧耳倾听的赵三围一把抢过手机,对那女人说:你去报警呀,威胁谁呢?你手机里面和男人乱七八糟的事情,就算你老公对戴绿帽子不介意,我想纪委对你与男人们之间的那些事情应该会感兴趣的。或许你觉得这些短信对你没有什么作用,可它对那些和你交往的官老爷们作用大着呢,要不你去问一下那些当官的,看他们愿意出多少钱来赎回这个手机。

  对方果然被镇住了,沉默了很久,没有吱声,最后说了句“无耻”就挂了电话。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手机又响了,那女人说,最多给你们五万,不可能再加了,这是最后的底线,你们看着办吧。田瓜瓜听到可以给五万,兴奋得两眼充血,示意赵三围赶快答应。赵三围表情一样兴奋,却摇头不已,嘴上却死活咬死要二十万。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田瓜瓜看了手机上女人的照片,又听了女人甜美的声音,心里不免小鹿直窜,便一把从赵三围的手里夺过手机说:美女,五万也可以,但是有一个附件条件。女人问什么条件?田瓜瓜说,如果你愿意陪我们俩睡觉,那就五万也行,其他的十五万就算抵睡觉的钱了。

  女人听了,当时就气得直哆嗦,愤怒地说:无耻,从来没有见过你们这样无耻的东西,然后就掐了电话。

  没多久,女人又拨通手机,果断地说:就五万了,要还是不要,你们自己考虑好,明天上午我再打电话给你,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再确定交接的时间和地点。

  牛枝花听了赵三围的介绍,知道了事情的大致情况,便问田瓜瓜,那你们为何来找我?

  田瓜瓜回答说,这事涉及的人很多都是大人物,我们想这些官员的丑闻,也许对牛总和公司有用。赵三围也在一旁讨好地说,所以我和田哥特意将情况报告给牛总,也算是为公司作点贡献。

  牛枝花听了两人的解释,表情冷漠。两人感觉热脸贴到了冷屁股,有些尴尬。

  牛枝花问田瓜瓜是否知道机主是谁。田瓜瓜说不知道,只知道和很多当官的有一腿。

  突然,手机响了。

  田瓜瓜和赵三围表情有些紧张。田瓜瓜说还没到期限啊,怎么就打电话来了。

  “喂,你好!”牛枝花示意田瓜瓜将手机递给自己,然后接了电话。

  “你……好,这不是吕处长的号码吗?”一个男人听到牛枝花的声音一愣。

  “请问你找哪个吕处长啊?”牛枝花装糊涂。

  “市委接待处的吕处长啊。”男人小心地回答。

  “你是不是拨错了?”牛枝花说。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男人匆匆挂了电话,似乎有些心虚。

  没多久,又一个电话打进来。

  “喂,吕姐,下班后你去练瑜伽吗?”话筒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她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牛枝花回答。

  “哦,你……是?你是他……?那好吧。”女人一愣,见牛枝花没有回答的意思,识趣地挂了电话。

  接完电话,牛枝花立即给李北岳去了个电话。

  李北岳是牛枝花的表哥,两人的母亲是亲姊妹。两户人家没有离多远,属一个村,喊一嗓子就可以听得到,两人是穿着开裆裤一起玩大的死党,关系非同一般。李北岳现在是东海省著名的风水大师,是富豪和官员们的座上宾,与官场上的头头脑脑熟悉得很。牛枝花刚进城打拼时,李北岳还给他帮过不少忙,因为是发小,又是表亲,两人经常混在一起。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李大师,又在忙着给哪位领导看风水呢?我一个朋友的公司想去云水山庄召开业务表彰大会,听说你和市委接待处的人很熟悉。我朋友说市委接待处有位女处长很漂亮,你认识吗?”牛枝花试探着打听那个女处长的情况。

  “你说的是吕小姬啊,知道这个人啊。”李北岳回答。

  “李大师总说很忙,我说呢,原来与女领导打得火热啊,哥哥你要保重身体啊。”牛枝花开着玩笑。

  “老弟,你可别乱讲,这吕处长可是丽阳的名人,我可不敢惹,弄不好羊肉没吃到反倒惹身骚,我在她那里可排不上号。”李北岳口气有些谨慎。

  “是吗,这个吕处长这么厉害啊。你老人家不是经常教导我,有条件要大干快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吗?怎么轮到自己就打退堂鼓啦。”

  牛枝花与李北岳在电话里胡侃一通,没几句正经。

  牛枝花挂了电话,眼神逼视田瓜瓜和赵三围:“这手机真是你们捡到的吗?”

  “真是捡的,牛总,我向观音菩萨保证!”赵三围条件反射似的举起右手发誓。

  “保证个屁,知道手机是谁的吗?这女人是市委接待处的副处长!我说面熟呢,在一个什么会上我见过她。赶紧把手机还给人家。”牛枝花将手机递给田瓜瓜。

  田瓜瓜和赵三围站在办公桌前,却不肯动。牛枝花催他们快去。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田瓜瓜似乎不甘心煮熟的鸭子飞了,“这机主是个女处长,那就更不用怕了,她还担心她的那点风流韵事被我们公之于众呢!我见这女人与这么多当官的关系不一般,估计应该是个有钱的主,所以就开价二十万,反正这些人的钱都是贪污来的,不要白不要。”田瓜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荒唐,你们这是敲诈!知道吗?是要判刑的!”牛枝花哭笑不得。

  “牛总,你不要太紧张了,就算要了她的钱,她也不敢去告官的,只能吃个哑巴亏。很简单,她要是报警,纪委检察院一介入调查,她吃不了兜着走。”田瓜瓜似乎胸有成竹。

  “你们真是头脑简单,不懂官场的潜规则,这里面水很深,正是因为涉及的都是高级官员,这事就立不了案,人家到时将手机拿到手,再控告你们恶意敲诈,到时吃不了兜着走的是你们!”牛枝花吸了口雪茄。

  “牛总,你想到的,我们早已想到了,也防了一手。我们已经将手机短信的内容拍了照,已经警告那个女人,如果报警或者胡来,我们就将事情的经过和所拍摄的照片发到网络上曝光,看看到底谁怕谁?”赵三围在一旁解释道。

  听了赵三围的话,牛枝花突然觉得这个平时十分谦卑的保安很可怕,突然变得陌生起来。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两个家伙会如此阴毒。

  牛枝花再次拿过那台手机,翻看着里面的资料。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手机信息里有一个特殊的现象让牛枝花感到很纳闷。那就是收件人里有很多叫“老爷子”的人,分别被编成“老爷子1”“老爷子2”“老爷子3”等,这种手法显得有些诡异,机主大概是不想让人知道这些被称为老爷子的人是谁,这种暗语只有机主自己看得懂。

  牛枝花对手机里老爷子的问题很是不解,心存疑惑,越是这样,越是想破解这个问题。他点开机主发给“老爷子1”的信息,内容意想不到的暧昧:“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夜思老爷子。”

  牛枝花对这个吕处长开始刮目相看了,心想,这个身为副处长的女人,没想到也这么具有革命浪漫主义精神。

  突然,手机再次响起。牛枝花拿在手里,本不想接听,可拨电话的人很执著,电话一直响着。那声音叫得牛枝花有些烦躁,便按下了接听键。

  “宝贝,你在哪?我好想你……”拨电话的人不待牛枝花出声就不停地说着肉麻的话,那声音听上去应该是个中年男子。牛枝花没有吱声。对方以为是吕小姬故意逗他,仍然说着情话,听得牛枝花直起鸡皮疙瘩,感觉一股恶浪在心底翻滚着,想呕吐。对方说了一阵,见还是没人搭腔,大概意识到了什么,便匆匆挂了电话。

  茫茫宦海,女人犹如一条船,第一个男人坐上去,就决定了她的航向和航速。如果经济舱的乘客越多,她永远只是一只乌篷船;倘若登船的都是VIP男性高官,那她就成了一艘豪华游轮。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牛枝花觉得这个姓吕的女人就像一个巨大的谜团,深深地吸引着自己去破解。耐不住好奇,牛枝花接着又翻看了手机的电话簿,其中就有很多人是省里、市里的头头脑脑。突然,李大国的名字映入他的眼帘。

  牛枝花心底一惊。

  这个李大国是前任东海省政协副主席,以前是东海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大国虽然已经退位多年,却像个挥之不去的影子,仍然在影响着东海政坛。这个女人居然与他也有联系,看来这个女人的能量很大啊。

  李大国这个名字在手机里的出现,使得牛枝花的好奇心愈发强烈,他接着查看了电话簿。没想到还有几位副省长和省委常委的名字,牛枝花心里直扑通,心跳有些加快。这个女人惹不得,牛枝花打了个激灵。

  吕小姬的手机在不停地响着,那催命似的铃声让牛枝花感到胆颤心惊,头皮直发麻,他干脆将手机关了。

  关于李大国以及省里的那些高官,牛枝花料定不关心政治的田瓜瓜和赵三围并不知道其身份,便没有告诉他们,怕吓着这两小子,也怕他们乱嚼舌头坏事。

  查看了手机后,牛枝花越发觉得田瓜瓜和赵三围的敲诈可能会出大事。果真如此,他牛枝花苦心经营起来的事业也会受到牵连,弄不好要玩完。想到这里,牛枝花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当务之急,就是要解决好这个大问题。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牛枝花知道了这两个家伙的打算,意识到这是件很棘手的事情,万一处理不当,会给他与庄典公司惹上大麻烦。他最担心的是,万一赵三围为了那二十万和他撕破脸皮,到时局面就更不好控制。

  既然那女处长给了明天上午交还手机的通牒,牛枝花估计她自己也在思考对策,不会太早打电话给田瓜瓜。于是,牛枝花决定趁这段间隙时间,先摸清楚吕小姬的底细,再作计议。牛枝花让田瓜瓜和赵三围先将手机放在他办公室,明天一早再到自己办公室来处理手机事件,并叮嘱田瓜瓜和赵三围千万不要乱来。田瓜瓜和赵三围答应了。

  牛枝花再次给表哥李北岳打了个电话,邀请他一起共进晚餐。李北岳说晚上有饭局,一起吃不了饭,稍微晚一点一起喝茶倒是可以。牛枝花说那就一起喝晚茶吧。

  临下班的时候,秘书告诉牛枝花,说是晚上宴请丽阳市房产局的几个干部,需要牛枝花出席。牛枝花觉得客人无非是几个一般干部,说让公司分管的刘副总去陪吧。

  没多久,刘副总打来电话,说牛总你还是亲自去陪一下吧,哪怕是坐一下敬杯酒再走也好,你不参加,这些人觉得公司对他们这些非职务人员不重视,怕会有些不高兴。刘副总说,公司的一个项目需要找他们帮忙,这些人得罪不得。牛枝花才答应一起陪客。

  估计晚宴开始一阵后,牛枝花才从办公室出发,嘱咐秘书半小时后打他手机。来到宴会厅,几个客人正和公司联络部的日本美女小川优子聊得起劲。小川优子粉面含春,楚楚动人,像一个强大的磁场,牢牢吸引了客人的眼光。

  牛枝花连连说对不起,说了很多道歉的话,然后热情地和房产局的几位干部一一握手,说自己真是命苦,一天到晚比骡子还忙。

绣阁留言: 感谢您的支持!希望多在论坛逛逛,给我们社区捧捧场啊!

TOP

返回列表 查看2526 | 回复49 下一主题 ›› ‹‹ 上一主题

温馨社区:“绣阁”祝大家:工作舒心,薪水合心,被窝暖心,朋友知心,爱人同心,一切顺心,事事称心,永远开心!